即时新闻

  • 汾酒上市目标逼近

        上周,山西汾酒连续发布两则收购公告,一则公告显示,拟现金收购山西杏花村义泉涌酒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义泉涌公司”)部分资产,交易金额为9945.04万元;另一则公告显示,拟现金收购山西杏花村汾酒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汾酒集团”)部分资产,交易金额为891.03万元。

        种种迹象均表明,李秋喜治下山西汾酒混改的决心包括汾酒集团整体上市的目标正在逐步呈现。

        关联交易标的均系母公司资产

        3月6日,山西汾酒发布收购公告,拟现金收购义泉涌公司部分资产,交易金额为9945.04万元。

        公开资料显示,义泉涌酒业主要股东就是汾酒集团,经营范围主要包括白酒的生产、销售等。公司主要资产包括存货、投资性房地产、房屋建筑物、土地使用权,其中存货主要为原材料及库存商品。其中库存商品主要为企业待销售的酒,具体为65度大曲酒、大曲块、50度彩杏花村、42度杏花春酒、53度红花玉酒(印象系列)、53度红花玉酒(荣耀清典)等,存放于义泉涌公司库房内。

        据了解,山西汾酒与义泉涌公司在山西省汾阳市签署资产转让协议,为进一步提升山西汾酒市场竞争力和盈利能力,进一步扩大酒曲产量,提升白酒产能,扩展销售渠道,同时减少山西汾酒的同业竞争,山西汾酒拟支付现金9945.04万元收购义泉涌公司部分资产。本次交易义泉涌公司拟将其部分资产转让给山西汾酒,标的资产包括山西杏花村金安商贸有限责任公司80%股权、吕梁汾玉商贸有限公司31%股权及部分资产。

        由于山西汾酒和义泉涌公司共同受汾酒集团控制,本次交易构成关联交易。作为交易对方,根据公告可知,截至2018年9月30日,义泉涌公司资产总额为32450.59万元,净资产为17569.17万元,营业收入为22446.04万元,利润总额为-326.50万元,净利润为-489.75万元。

        同样是在3月6日,山西汾酒还披露了另外一项资产收购交易,公司拟以891.03万元收购汾酒集团部分资产,标的资产类型主要是房屋建筑物、构筑物及机器设备等固定资产,标的资产均位于义泉涌公司白玉酒厂厂区内。

        根据公告可知,截至2018年9月30日,汾酒集团资产总额为1870345.12万元,净资产为1190879.54万元,营业收入为1063920.79万元,利润总额为187988.10万元,净利润为131392.89万元。山西汾酒表示,本次交易完成后,标的资产纳入山西汾酒体系,有利于山西汾酒收购义泉涌公司资产的完整性和独立性,减少关联交易。

        整体上市目标临近

        这不是山西汾酒近期第一次收购母公司资产。2018年11月,山西汾酒全资子公司以9282.75万元收购关联方山西杏花村国际贸易有限责任公司的部分资产;当年12月,山西汾酒以12232.1万元收购关联方山西杏花村汾酒集团酒业发展区销售有限责任公司51%股权。和山西汾酒一样,山西杏花村国际贸易有限责任公司和山西杏花村汾酒集团酒业发展区销售有限责任公司共同受汾酒集团控制。

        上述一系列资产整合背后,有一项大背景不容忽视。那就是,2017年汾酒集团曾与山西省国资委签下了“三年再造一个新汾酒”的“军令状”,2019年将是这一计划完成的关键之年。

        2017年2月,山西省政府积极推动国资改革,汾酒集团与山西省国资委签订了2017年至2019年的三年任期经营目标责任书,具体包括:2017年、2018年、2019年收入(酒类)增长目标为30%、30%和20%;三年利润(酒类)增长目标为25%、25%、25%;按酒类收入排名,汾酒行业地位不低于第七名;三年内完成汾酒集团整体上市。汾酒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李秋喜甚至公开宣布,“如因自身原因完不成目标任务,将引咎辞职。”

        此后,汾酒在体制改革方面,逐步完成引进战投、股权激励以及剥离“企业办社会”等举措,持续进行集团整体上市工作。2018年2月,汾酒引入战略投资者华润创业控股子公司华创鑫睿;6月,汾酒集团先后剥离旗下两项辅业资产,即山西男篮和汾酒商务中心项目。2019年1月初,山西汾酒又推出股权激励方案。在该方案中,山西汾酒提出了新的营收目标,分别以2017年业绩为基数,计划在2019年、2020年和2021年分别实现营业收入增长率不低于90%、120%和150%。2017年汾酒营业收入为60.37亿元,这意味着其需要在2021年实现150亿元的营收。

        2017年拉开混改大幕

        汾酒是我国清香型白酒的典型代表。资料显示,汾酒集团是以白酒生产销售为主,集贸易、旅游、餐饮等为一体的国家大型一档企业,集团下属5个全资子公司,11个控股子公司,2个分公司,1个隶属单位;其中,山西汾酒为汾酒集团核心子公司,于1993年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为中国白酒第一股、山西第一股。

        不过长期以来,汾酒集团同其他许多国有企业一样,发展动力不足、内生活力不强、市场开拓不够。2014年,汾酒开始尝试混改之路,2015年公司业绩成效初显,2016年持续恢复,2017年正式开启国企改革的序幕。

        在不久前披露的业绩预告中,山西汾酒预计2018年实现净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增加4.72亿元到5.66亿元,同比增加50%—60%。对于业绩的增长,山西汾酒表示,主要是因为2018年公司在不断深化改革进程中,持续优化经销商结构、区域布局,持续推进模式创新、人才建设、管理提升,推行“强激励、硬约束”激励考核机制,营销团队规模质量双向提升。

        数据显示,2018年山西汾酒前三季度营收分别为32.4亿元、50.4亿元和69.2亿元,同比增长分别为48.56%、47.38%和42.41%。其净利润分别为7.10亿元、9.4亿元和12.7亿元,同比增长分别为51.82%、55.76%和56.89%。

        实现复兴还需提升影响力

        山西汾酒面临的一大问题是,市场过于区域化,过于宽松的生存环境不利于企业的改革和创新。在2017年山西汾酒股东大会上,李秋喜曾提出在稳固山西省内市场的基础上,大力拓展省外市场,将省内和省外收入比从2017年的6比4,逐步优化到2018年的5比5,2019年的4比6,在2020年则达到3比7。报告显示,山西汾酒2016年、2017年及2018年上半年的省内和省外营收占比分别为55.63%和43.28%、59.17%和39.91%、56.94%和42.21%。从上述数据可以看出,该公司省外市场长期徘徊在40%左右。

        山西汾酒要重回昔日“汾老大”的地位,还需要提高自身的品牌影响力和品牌附加值,提升消费者对清香型白酒的认可度。

        如何实现汾酒复兴?李秋喜在纪念山西汾酒上市25周年改革发展论坛上指出:“实现汾酒复兴,我想回归到新的三大历史任务上。三大任务分别是:深化体制机制改革创新、复合型发展和核心竞争力逐步提高。”

        本报记者 余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