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北京代表团审议“两高”工作报告

        昨天下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北京代表团召开全体会议,集中审议外商投资法草案修改稿,审议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市委书记蔡奇代表,市委副书记、市长陈吉宁代表,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李伟代表参加审议。

        杨万明代表说,去年以来,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在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的有力监督下,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忠实履行宪法法律赋予的职责,切实维护国家政治安全,确保社会大局稳定,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保障人民安居乐业,在全面依法治国进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刘伟代表说,“两高”报告充分体现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体现了习近平总书记对政法工作的重要讲话精神,体现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过去一年,“两高”工作政治站位高,牢牢把握正确政治方向;服务大局,主动务实、精准有效;体现司法为民、破解难题;体现主动担当、彰显公平正义;体现司法改革不断向纵深发展。建议司法机关将非诉讼纠纷解决机制挺在前面,大力推进矛盾纠纷的多元化解,适当扩大公益诉讼的范围,适当增加北京市各级法院的法官员额。

        寇昉、敬大力、阎建国、陈雍、戴天方、刘加军、徐滔、陈立人、李俊丰、高子程、张礼斌、秦飞等代表也在全体会议上发言。

        今天上午,北京团继续分组审议“两高”报告。全国人大代表、北京科学学研究中心副主任伊彤在审议“两高”报告时表示,建议能尽快出台正当防卫司法解释,加大面向未成年人的普法宣讲。 “相信大多数人跟我一样,是司法方面的非专业人士,但‘两高’报告通俗易懂、实实在在,而且其中不乏令人拍案喝彩的金句。”伊彤表示,“两高”报告内容全面、逻辑清晰、文字精炼,全篇贯穿了以人民为中心、为人民司法的主旋律。让伊彤印象深刻的是,最高法的工作报告总结了推进基本解决执行难的情况,形成了综合治理工作格局,执行模式发生深刻变革,执行工作更加规范有序,如期实现了“基本解决执行难”这个阶段性目标,解决了一批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最高检报告在公益诉讼、未成年人保护等方面用墨较多,特别是未成年人保护工作,体现了最高检对未成年人司法保护的高度关注。同时,伊彤还强调说,“两院在零距离接受监督方面表现出色,可以说是想方设法地为人大代表监督履职创造条件、提供服务,让我感触特别深。” 伊彤建议,应尽快出台关于正当防卫的司法解释;检察院系统应处理好因转隶引发的机构内部调整和人事安排;加大面向未成年人的普法宣讲,增强其守法意识和自我保护意识,并希望对未成年人实施暴力犯罪的多样化处置问题予以关注。

        全国人大代表、清华大学医学院教授、生物芯片北京国家工程研究中心主任程京院士上午表示,“伤医”行为要坚决避免,要加强全社会对医务工作者的理解。

        程京提出,有时,社会对于医院医生所采取的医疗救治手段误解是很深的,因此应当加强宣传,解决“医患矛盾”的问题。以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为例,为了让社会对医院增强了解,让公众知道医院在医生出诊、手术等过程中,医生到底都做了什么,在医院中安装了监控摄像头,并和电视台配合,将医务工作者抢救、行医的过程全程同步播出。通过摄像头可以看到,病人的家属在不明原因的情况下冲击急救室,甚至殴打医生。虽然事后病人家属又给医生道歉,但是这种险些发生的伤医行为,差一点导致仍留在急救室内的亲人延误治疗。

        伤医事件屡屡发生,导致一些学生在选择专业的时候,开始回避学医。“这是很糟糕的事情,如果很优秀的学生不愿意去学医,后果将非常严重。而且一些学生即使选择了学医,但是毕业后,却没有选择行医的工作。”程京表示,目前在加快社会文明进程的同时,伤医行为要坚决避免从法律角度一再发生,要加强全社会对医务工作者的理解和对他们工作的支持与配合。

        本报记者 王皓 范俊生 叶晓彦 张楠

  • 提出大数据推动执行难建议 被全国人大列入“重点督办”

        “今年的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明确提出加强大数据、云计算在执行工作中的运用,我坚信,司法系统通过大数据执行案件的水平将再上新台阶。”在昨天下午举行的北京团全体会议上,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市信利律师事务所首席合伙人阎建国在审议“两高”报告时感叹道。去年两会,阎建国就提出了《关于运用大数据推动解决执行难的建议》并被全国人大列为重点督办建议。一年来,他亲身经历了建议办理全过程,并看到了实实在在的进展和成效,这让他更坚定了作为全国人大代表的履职决心。

        信用联合惩戒机制发挥威力

        作为一名执业律师,每年两会期间,阎建国都会根据自己的工作经历、调研情况,详读“两高”报告,并提出自己的建议和意见。阎建国说,自己曾经经历过法院执行难的案件,通过调研,他发现,除了当事人确实丧失履行能力,不具备执行条件,查人找物难是客观上阻碍执行效率提升的一个重要原因。“当事人的财产形式多种多样,依靠法院执行部门实地查找,效率低、难度大。”阎建国在工作实践中发现,涉及当事人人员信息、财产登记管理部门的相关机构建立执行联动机制,对于查询当事人财产可以发挥重要作用,“这也充分证明了解决执行难是一个社会综合治理问题,需要一个完善的机制。”阎建国说,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当事人诚信的丧失和对司法权威的漠视,他认为只有建立信息共享的诚信监管机制,让失信被执行人一处失信、处处受限,才能对失信人形成一种威慑、警示和制裁,同时对守信人形成支持和保护。

        于是,在去年的两会上,他提出《关于运用大数据推动解决执行难的建议》。他建议相关部门建立落实失信惩戒等执行威慑机制,建立失信被执行人信息共享机制,依托法院失信被执行人信息公布与查询平台,通过与相关联动部门信息系统的链接,实现执行联通成员单位间信息互通共享。

        去年,全国人大将20项、192件代表建议列为重点督办建议,阎建国提出的建议被列入其中,这也说明全国人大对代表的建议和意见高度重视。在建议办理过程中,阎建国积极履职,参与多场调研、走访、座谈等活动。在贵州,他参加人大代表视察贵州法院活动,深入了解地方法院执行工作情况和相关制度落实情况;在最高人民法院,他参加了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关于深入推进律师参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座谈会,研究探讨如何发挥律师在解决执行难问题中的作用;参加最高人民法院特约监督员座谈会、全国法院高级法院院长座谈会,全面了解最高人民法院为破解执行难做的努力与面临的困难和问题。

        通过办理中的深入沟通交流,作为全国人大代表,阎建国切身感受到办理工作的进展与成效。截至去年年底,最高人民法院与公安部、民政部等16家单位和3900多家银行业金融机构联网,可以查询被执行人全国范围内的不动产、存款等16类25项信息,基本实现对被执行人主要财产形式和相关信息的有效覆盖,基本实现对被执行人主要财产形式“一网打尽”。与此同时,最高人民法院还与国家发改委等60家单位加强合作,落实11类150项惩戒措施,彰显信用联合惩戒机制威力,让失信被执行人“一处失信、处处受限”,在基本解决执行难方面卓有成效。

        建议出台关于正当防卫司法解释

        阎建国说,通过办理工作中的互动,他不仅对法院工作有了更多的了解,也为他更好地履职,提出新的建议,积累了新的素材。“作为一名法律职业工作者,在代表建议的提、办过程中,代表与最高人民法院形成了良性的互动,这种互动源于建议,又不限于建议,这种办理方式和办理机制,拓宽了代表履职的平台,增强了共同职业价值追求下的凝聚力,充分体现了最高人民法院对代表的尊重,对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尊重。”阎建国说,切实解决执行难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需要行之有效的长效机制。未来,他会继续跟踪推动相关机制的完善落实,特别是在失信被执行人行为限制种类方式的增加与完善、网络查封扣划的全面实现等方面希望有更多的进展。

        今年,阎建国对“两高”报告又提出了建议。在最高法院工作上,他建议倡导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充分发挥人民法院诉讼服务中心立案前的调解机制和诉前保全机制。“法院的精力多用于诉前调解,能对化解社会矛盾、化解法院案多人少等难题有积极作用。”阎建国建议扩大行政诉讼案件集中管辖试点的省份,目前只有山西、河南、甘肃等,他建议再扩大部分省份,且尽快出台异地管辖审理的司法解释。另外,他还建议出台关于正当防卫的司法解释,“现在公众对正当防卫谈论较多,能及时作出司法解释非常重要,路见不平还是需要一声吼,社会需要有公平正义,我相信这对我们国家整体的公信力也会有很大提高。”此外,阎建国还对最高检察院的工作提出建议。他建议加大检务公开力度和大数据信息化建设;建议扩大环境公益类案件的受理范围,让祖国天更蓝、水更清;建议提高检察意见书的刚性,充分发挥检察意见书的重要性和作用,让发出的每一封检察意见书掷地有声;建议高检、公安部、高法共同尽快出台正当防卫的司法解释,法绝不能向不法让步。本报记者 叶晓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