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鼓励企业办学 放开职业资格评价

        “企业能否办学,职业资格等级如何评价、职业标准如何确定……”全国政协会议工会界别小组的委员以“提高产业工人的整体素质”为主题展开讨论。在听取委员的建议和呼声后,参加小组讨论的人社部职业能力建设司司长张立新回应:国家鼓励和支持企业办学,并放开让企业进行职业资格评价。国家认可评价结果,并享受与过去职业资格同等待遇。

        委员建议  人才培养应与企业需求对接

        “3分钟左右的间隔,300多公里的时速,一辆列车上万个部件……”全国政协委员、政协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提案委员会委员王志国表示,在高铁发展的今天,新技术大量应用,无论从驾驶、检修等各方面都要求集聚数量巨大,且有一定技术水平的高技能人才。随着铁路系统的大学、中专、技校移交社会后,社会化的通用型课程设置造成技术人才培养与企业发展需求产生一定的差异。对此,相关部门应研究解决,让专业学校人才培养与企业的需求对接,缩小或消除差异,满足企业发展的要求。

        全国政协委员林淑仪认为,当前,人才技能的发展转型很快,人才培训方式多样,有企业办的,工会办的,也有私人办的。这些五花八门的培训造成培训标准不一,亟待确定。职业培训应该由人社部对接形成统一标准,让全国认可。在这个过程中,人社部应根据不同形式,让培训人才跟上经济转型和结构调整需求。

        部委回应  自主职业资格评价正在试点

        张立新司长表示,人才使用的主体在企业,由此人才培养培训的主体也应该在企业。所以,国家政策鼓励和支持企业办学。下一步,还要提倡规模以上企业积极设立职工培训中心,对本企业职工进行培训。

        目前,政府拿出财政资金对企业的支持涵盖了企业各个层级,所有职工都能得到国家职业技术培训的鼓励。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从失业保险基金结余中拿出1000亿元,用于1500万人次以上的职工技能提升和转岗转业培训。在职工培训上,政府要发挥引导和激励作用,鼓励企业发挥主体作用,让市场充分发挥决定性作用。

        张立新表示,由于职业资格评定是以政府为主执行,与市场的需求存在一定的差异。为此,相关部门共同加大了职业资格评价的改革力度。其中一个重要改革就是让企业进行职业资格评价,国家对评价结果予以认可,并享受与过去同等的职业资格待遇。目前已放权18家国企进行自主评价。下一步,还将发放证书,兑现同等待遇。

        张立新表示,职业标准认定、职工培训、职业教育办学都要遵循基本的职业标准,应该由企业在生产一线中开发出来,通过行业认可,上升到国家标准,并指导全国。加强职业培训的基础性工作,通过培训制定,转化成人才培养的标准后,逐步开发成职业工种的培训教材。本报记者 龙露

  • 加强保安行业监管 完善职业发展路径

        作为来自基层的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市保安服务总公司海淀分公司企业管理部主任、纠察大队大队长、特勤保安大队大队长李勇一直关注保安行业的发展问题。他认为当前保安行业正值转型期,但保安员流失率高、工资低等问题制约了行业发展,他建议在加强行业监管的同时,应完善保安员职业发展路径。

        李勇认为,我国的保安行业现在正处于一个高速发展期和转型期,“可是大家对保安行业的认可度并没有提升,大多数保安员对自己的职业认可度也不高。”究其原因,首先就是行业自律和监管不足,比如现在保安市场的低价无序竞争就是行业自律问题。目前保安市场需求旺盛,竞争激烈,一些保安公司为了抢占市场恶意压价,“有些保安公司把价格压得很低,服务费低,保安员工资就低,自然不愿意干,流动性大,服务质量跟不上,服务差,社会对保安员工作的认同感就低,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了恶性循环。”李勇建议,相关部门应当严把保安公司的准入关,加强监管力度。

        关于保安员的职业发展路径,李勇认为,前几年出台的保安员国家职业标准、技能标准等规定,完善了职业定义、专业技能要求等,但保安员在职业晋升道路上仍有阻碍。目前保安员分为五级,“但很多地方还没有相应等级鉴定,另外级别跟工资也没有挂钩,让保安员没有职业技能晋升的动力。”去年李勇就提出了保安员职业化的建议,让他欣喜的是,公安部门已经对他的建议进行了回复,表示相关部门正在组织修订相关标准,完善保安员职业技能标准。

        本报记者 叶晓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