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北京代表团继续审议“两高”报告

        昨天,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北京代表团召开分组会议,审议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市委书记蔡奇代表,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李伟代表参加。

        邱勇代表说,“两高”报告站位高,内容丰富、重点突出,集中反映了法检机关在主动服务国家大局、深入推动依法治国方面取得的实质性进展。随着国家实施“走出去”战略、“一带一路”建设深入推进,创新和知识产权越来越受重视,我国未来可能会面临越来越多的国际纠纷。建议尽快出台措施,加强知识产权法律人才和国际司法人才队伍建设。建议最高检着力跟进检察建议书落实情况,维护检察监督的权威性。

        厉莉代表说,建议最高检做强公益诉讼的诉前会议机制,对非法集资案件准确区分,尤其是注意区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和集资诈骗罪罪名,加强对非法集资案件的打击力度,加强对虚假诉讼的惩治力度。建议最高法能够考虑在北京设立金融法院,让金融案件的审判更加专业化;加强对府院协同工作机制的调研;探索司法内在价值的量化评价方式,通过大数据等新技术构建可量化、可评价的模式。

        雷军代表说,“两高”报告令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不约而同提到了张文中案。最高人民法院去年加大涉产权刑事诉讼案件的清理力度,依法纠正了一批涉产权冤错案件,并发布了两批13个典型案例,向全社会传递了党中央依法保护产权和企业家人身财产安全的强烈信号,稳定了社会的预期。建议进一步梳理民营企业涉产权案件,防止将经济纠纷当成经济案件处理;同时建议法检机关采用互联网、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手段,提高电信诈骗、小额网贷纠纷等案件的办案效率。

        李勇代表说,建议法院系统认真总结基本解决执行难阶段性成果,切实建立健全解决执行难长效机制,并通过化解执行难推动我国社会诚信体系建设。建议检察院系统用好检察长兼任中小学法治副校长机制,推动构建法治宣传教育进校园大格局,提升校园法治教育与安全建设水平。

        最高人民检察院党组成员、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最高检纪检监察组组长苏德良到会听取意见。

        京报集团记者

        祁梦竹 王皓 范俊生

  • 我把孩子们的建议带上会

        在本次大会上,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市第三十一中学校长张礼斌向大会提交了一份与公共自行车和共享单车监管相关的建议。“这是孩子们希望我帮忙带上会的。”张礼斌坦言,自从当上了人大代表,找他反映问题的人一下子多了起来,他深感责任重大。

        开幕第一天

        收到孩子们的建议

        北京创新学院开展了一项名为“雏鹰建言”的活动,“我这次上会之前,负责这项工作的同志就跟我说起了这个事,说学校的孩子们做了一些调研,希望我把他们的建言带上会。”果然,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开幕的当天,张礼斌的邮箱里,就收到了“小雏鹰”们发来的邮件。

        “小雏鹰”调研发现,现在社会上既有政府提供的公共自行车,又有企业投放到市场上的共享单车。但是由于部分共享单车企业经营管理出现了问题,导致一些共享单车企业很快退出了市场。于是,在一些地区、一些时段,开始出现了公共自行车短缺的情况。

        “小雏鹰”建议政府有关部门能够出台相关政策,在全国范围内规范公共自行车的管理。同时,希望政府有关部门能够进行调研论证,制定公共自行车发展的规划。建议政府今后在发展公共自行车服务的过程中,引入社会资本,引入互联网技术,使原来有桩的公共自行车和无桩的共享单车能够和谐共存。特别是希望能将已退出市场但仍闲置在市面上的共享单车重新加以利用,以节约成本、避免浪费。

        “孩子们的想法还是很有意思的,”张礼斌立刻着手将孩子们的建议加以修改,最终形成建议提交给大会。

        自从当上人大代表

        找我反映问题的人多了

        张礼斌说,去年在会上提了促进教育均衡发展的建议,在大会闭幕之后,教育部很快就联系到他,给予了答复。

        张礼斌发现,自从当上了全国人大代表,找他反映问题的人多了。“有学生、有家长、有学校的老师,还有社会上的人,熟人或者陌生人都有。有直接到学校找到我的,还有给我写信的。”张礼斌表示,对于自己不太了解的情况,他都会去做进一步的调研,将群众反映的个体意见,与这个地区、这个领域群众的整体意愿结合起来思考,还要和国家大局、人民的根本利益结合起来思考,这样才能将建议带到两会上。

        建议法治副校长

        由一人拓展至一个团队

        如何帮助孩子们进一步丰富法律知识,进一步增强法律意识?张礼斌提出,法检两院进校园担任“法治副校长”这件事已经在北京延续很多年了,建议将好的做法和经验固化,将法治副校长由一个人担任拓展到一个团队。

        张礼斌表示,法治副校长主要由检察官、法官、公安民警等兼任,这些年来,法治副校长的工作也由过去单纯讲法制课,逐渐向依法治校、平安校园创建等方面进行拓展。今年,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张军兼任了北京二中的法治副校长,去年“六一”的时候,他还与首师大附中和八十中的师生针对青少年法律保护等话题进行了座谈。据了解,全国四级检院的1700多名一把手兼任了中小学校的法治副校长。全国各地检察机关还将未成年人司法保护作为公众开放日的固定科目,让学生走进检察机关,学法、懂法,从小埋下法治的种子。

        张礼斌建议,中小学设立法治副校长经过多年的实践,积累了很多经验和好的做法。现在到了认真总结、梳理提升的阶段。希望法检机关会同有关部门,能够将好的做法和经验加以固化,提升为法治副校长制度,将法治副校长由一个人担任扩展到一个团队。

        本报记者 张楠   

  • 调研乡村路 走遍十余村

        在今年的“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李俊丰带来一条关于设立农村公路路长制的建议,作为北京首发公路养护工程有限公司第三养护管理中心的一名养护工人,他在工作过程中发现,部分农村公路病害严重,于是利用几个月的时间开展调研,用脚“丈量”了北京周边十余个村的乡村公路,提交了这份沉甸甸的代表建议。

        李俊丰的日常工作就是在高速公路上巡查,一会儿变身“清道夫”,将高速公路上发现的垃圾、异物清理干净;一会儿又变身“公路医生”,用双眼发现道路病害,及时修复和处置。目的只有一个,就是确保道路安全。只要走在路上,李俊丰就会犯起“职业病”,双眼总是盯着路面看,有坑洼、破损的路面,他就会格外留心。

        作为人大代表,他决定将这一情况写进自己的建议。写建议就要有充分的调研,于是,李俊丰利用休息时间开始了长达数月的调研。平日巡查经过农村公路的时候,他都会停下来仔细查看,把路面破损的情况用手机拍照记录下来;回家的路上,他有时候也会绕路开进路边的村镇,停下车走上几公里,仔细查看路面情况,有时候还会和村民聊上几句,了解路面不能及时修补的原因。

        经过几个月的调研,李俊丰走访了北京大兴、房山等地的十几个村的农村公路。他发现农村公路最普遍的问题,就是路面被重型机车轧坏,年久失修,导致路况越来越差。“那些大车出出进进难免会对道路造成伤害,要及时发现及时处理才行。”李俊丰说,“如果能及时发现道路病害,其实是可以大大降低维修成本的。路面如果只破了一个几厘米的小口子,及早发现及时修补,可能只需要很少的费用,但如果过了较长时间还没发现,再赶上下雨下雪的,小伤口就有可能很快变成大创面,那维修费用也会相应高出不少。”

        李俊丰说,道路养护系统有专门的段长来养护高速公路,一人一段,可以实现全覆盖。但实际情况是农村公路实现全覆盖存在困难。他走访发现,农村道路并不是没人管,只是有的地方一个人至少要管十几条,人少路多根本无法实现全覆盖。因此,李俊丰建议,全国的农村公路设置统一标准的路长制度,设置公示牌,公示监督电话,确保每一条农村公路都有人监督有人管,及时发现路面病害,形成人人监督、人人参与、人人管理的氛围,让所有的农村都能“走”上幸福道路。

        本报记者 张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