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社区老人早春乐活图

        时下正是春风送暖,细心的市民发现在不少背风向阳的地方,金灿灿的迎春花已经星星点点绽放了。老年人也开始追随春的脚步踏出家门,社区活动也渐渐丰富起来,一幅幅社区老人的早春乐活图正在徐徐展开。

        夕阳红为老服务队

        “小老人”服务“老老人”

        电推子、剪刀、木梳、毛刷、海绵,有时还需要一面小镜子,出门前,牛秀杰总要在斜挎包里检查这几样东西。当背起这个包,家人就知道她一准儿又去社区做志愿服务了。3月5日是第56个学雷锋日,上午9点,比约定时间早了半个小时,牛秀杰已经跨入了景东社区居委会的大门,小院里几位老熟人已经“就位”了。

        “老姐姐您来啦!这把椅子归您!”王福仁站起身来,早春的阳光正好洒在他脸上,满面红光,倍儿有精神,他一早就帮牛秀杰把需要用的椅子从屋里搬了出来。“一会淑云来帮我,再搬一把吧!”“得嘞!”说着王福仁转身进了屋。牛秀杰提到的王淑云,经常和她一起帮人理发。在一旁的小板凳上,放着一大块磨刀石,牛秀杰进来前,王福仁正在帮人磨刀。

        这三个人都是景东社区“夕阳红为老服务队”的志愿者。“提起志愿者,人们首先想到的是那些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可在我们社区,最活跃的是这些低龄老人,他们平均年龄超过65岁,可还常常把‘为老人服务’挂在嘴边儿。”社区书记贾伟说,老年人会发愁各种生活琐事,比如没有磨刀的地方、水龙头、电灯坏了不会修、理发不方便……居家养老绕不开公共服务,因为这支服务队的成立,让社区养老有了新的打开方式。“‘小老人’服务‘老老人’的模式,不仅让低龄老人找到了价值,也在潜移默化中改变着高龄老人的精神面貌。”

        66岁的王福仁是这支队伍的队长,同时担负着社区的安保工作。服务队虽然在2017年4月才成立,可早在10年前就已经有了群众基础,那时候王福仁还在“单打独斗”。早些年,家住北河沿81号院将近90岁的孟老太太家下水道堵了,脏物不仅漫过地面,还顺着家门流到了门外,邻居见状赶紧给王福仁打了电话。

        王福仁赶到时地上一片狼藉,请来的保洁都不愿打扫。他换了身衣服穿上水靴,用了一个多小时才清理干净。“不怕脏不怕累,还特拼命。”邻居都这样说他。2010年冬天,大学夹道22号院传来水管爆裂的消息。零下十几摄氏度的天气,王福仁趴在水井边,手伸进冰凉的清水中关阀门。“这都是小事儿,跟80岁的比,我还年轻,我不伸手谁伸手。”王福仁说。久而久之,他的热心肠家喻户晓。

        不过,一个大雪天,王福仁因为扫雪任务婉拒一位老人的请求,结果让这位老人多花了不少钱,当老人跟他提起这事时,他还觉得不好意思,同时他也意识到,个人的力量实在太小了,必须成立一个组织,一起为大家服务。2017年,在社区党委的支持下,夕阳红为老服务队成立了。王福仁拉来73岁的牛秀杰负责理发,拉来67岁的李金福、李荫跟他一起负责维修,拉来75岁的李艾负责宣传。现在队伍注册成员8人,他们发挥余热为社区老人提供必要的技术服务。

        社区活动队

        让老居民有了新面貌

        景山街道皇城根北社区的活动室里,每天都充满了欢声笑语,从周二到周五,来自6个社区团体的百余名老人,分时段来到这里参加活动,唱歌、跳舞、编织、剪裁……活动种类繁多,热闹极了。

        昨天下午,记者走进活动室,赶上爱心编织队的老人们正在学编织。老人们说,编织队人数最多时,一个屋子能达30多人。65岁的张兰香是编织队里的“巧手”。她退休前,工作和编织并不沾边,编织只是她的个人爱好。退休后,她这双“巧手”被社区“挖掘”了出来。她说,参加社区爱心编织队已有多年,老姐妹们每天在一块玩,编织还能锻炼手脑,退休后能有这样一个活动场所,她感到很高兴。

        今年61岁的李秀莲是社区文体委员助理,当年成立这支编织队,正是她的建议。李秀莲说,过去社区老年人的文化生活相对单调,她根据大伙儿的提议,组织起了这支编织队。从最开始的几个人来参加活动,到后来居民们口口相传,编织队越来越热闹。现在编织队的成员,除了本社区的居民,一些远在大兴、通州的老人也慕名而来。

        同样办得红红火火的,还有璟韵舞蹈队、圆梦皇北合唱团、俏皇北舞蹈队等另外几支活动队。老年人的文化生活,也因此越来越丰富。这些社区团体不仅起到了老有所乐的目的,更让老人们体会到了老有所为。比如,编织队每年冬季都会为社区、街道乃至区里的空巢老人编织围脖、毛线帽子,送去爱心。

        当然,成立社区团体光靠居民们意愿是不够的。据了解,很多街道都致力于破解这个难题,即“群众的不专业,专业的不群众。”社区团体的活动需要相对专业的老师进行指导,以皇北社区为例,所有社区团体的指导老师也都是辖区的居民,他们不仅有一技之长,还热心社区工作。  

        本报记者曲经纬 景一鸣  

  • “退保理财”应“三问”

        为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深入推进银行业和保险业消费者权益保护工作,根据中国银保监会统一部署,3月11日至3月15日,北京银保监局组织北京银行业和保险业开展“3·15”消费者教育宣传周活动,通过印制统一海报,编发典型案例和风险提示,拍摄视频短片、微电影等多种形式,向首都消费者普及金融知识,切实提高消费者对金融产品和服务的认知能力,提升消费者风险识别和自我保护能力。

        ■ 案情简介

        原保险销售从业人员孔某从保险公司离职后进入一家投资公司工作。为完成业绩考核,孔某联系了曾经通过自己购买保险的几十位消费者,称消费者购买的保险收益低,存在漏洞,进而鼓动消费者将保险退保后购买其所销售的“基金”。部分消费者被孔某打动,纷纷向保险公司要求退保。为了加快退保进程及降低退保损失,孔某还建议消费者拨打12378银行保险消费者投诉维权热线投诉保险公司。最终,十余名消费者利用退保资金购买了孔某销售的“基金”产品。其后,因投资项目发生问题,该公司无法兑付收益及偿还本金,投资人遭受重大损失。

        ■ 案例分析

        部分保险公司离职人员到第三方理财公司工作后,为了业绩提成,常常诱导甚至欺骗保险消费者退保购买非保险金融产品导致消费者蒙受巨大损失。该行为通常具有三个特点:

        1.利用自己曾经的保险从业人员身份。保险销售从业人员在执业过程中,往往会积累一定客户资源,掌握大量客户信息,获得许多消费者的信任。在其离职进入第三方理财公司后,一些原保险销售从业人员会利用曾经身份的便利,向自己服务过的消费者推销一些非法的非保险金融产品。许多消费者出于对这些人员的信任,没有认真了解产品的具体情况就匆匆作出了购买决定。

        2.隐瞒非保险金融产品的高风险。许多销售人员在推销非保险金融产品时,往往会以经营此类产品的公司实力雄厚、背景强大等理由打动消费者。部分人员甚至将非保险金融产品混同于保险产品,以保险公司信誉为背书来打消消费者的顾虑,而实际上这些非保险金融产品往往未经相关金融监管机关核准或备案,经营风险极高。

        3.夸大非保险金融产品的收益。销售人员往往用远高于市场同类产品的收益为噱头诱导消费者购买该产品。一些消费者在单纯对比保险产品与非保险金融产品收益后,便草率退保购买,最终遭受重大损失。

        ■ 风险提示

        北京银保监局提示您,退保购买非保险金融产品应“三问”:

        首先,退保前要问自己是否了解“退保”的高成本。正常退保消费者需要承担退保损失,且保险的主要功能是提供风险保障,一旦退保,保险相应的功能也无从发挥。如果销售人员鼓动“退保”,消费者应当充分考虑为之付出的高额成本。

        其次,对高收益动心时要问自己是否了解非保险金融产品的高风险。销售人员推销此类产品大都以“高收益”为噱头,但此类产品经营机构大都缺乏有效的风险防控措施,产品也非有关部门审批或备案的正规产品,风险极高,有的甚至构成金融诈骗或非法集资。在购买此类产品时,消费者应当充分考虑自身的需求和风险承受能力,以免蒙受巨大损失。

        最后,决定购买前要问自己是否了解非保险金融产品的具体信息。消费者应仔细阅读所购产品的合同条款,并通过多渠道收集信息,全面了解产品性质、是否经过监管机关备案或核准、发行机构情况、募集资金投资领域等。此外,还要注意留存销售人员介绍产品时的有关资料,以便自身权益受到侵害时提供证据,主张相关权利。

        北京秉正银行业消费者权益保护促进中心 咨询投诉电话:010-886899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