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杨扬:北京冬奥会将让青少年受益

        全国政协委员、现任北京冬奥组委运动员委员会主席杨扬是我国首位冬奥会金牌得主,她在本届政协会上的提案包括青少年体育教育方面的内容。“2022年北京冬奥会将推广冰雪运动在中国的普及,完成‘三亿人上冰雪’的壮举和承诺,更要让我们的青少年受益,这更是可持续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可贵的奥运遗产。”杨扬说。

        ■ 推动冰雪运动发展

        从2008年至今,杨扬参加过两届人大、一届政协。“每届会议我都有两到三个提案、建议或者议案,但今年这次应该是最自信的一次,因为很多内容都是我自己的工作心得,以及现实生活中遇到的各类问题,甚至有切身之痛。”杨扬说。那究竟是什么提案,让杨扬这么自信?“两个提案,一个是‘关于重视初中、高中、大学体育赛事建设,完善学校体育发展’提案,一个是‘关于鼓励、支持退役运动员创办青少年体育俱乐部’的提案。”杨扬说。

        说到2022年北京冬奥会会给国家和百姓带来什么影响,杨扬表示:“体育在中国社会不同发展阶段承载着不同使命,比如2008年北京奥运会让世界进一步认识了中国,而我们的全民健身事业也在奥运会的促进下得到很大的发展。那么,2022年北京冬奥会势必会极大地推动冰雪运动在中国的发展。冰雪运动产业链很长,冬季运动和专业装备,以及和旅游、休闲度假等相互关联,而且可以说密切结合。冬奥会来到中国,除了可以快速推动中国冬季运动项目发展之外,也会促进中国体育产业和全民健身事业的进一步发展,让民众通过运动得到健康的身体。何况北京申办冬奥会时,曾向世界承诺,将带动‘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中国的冰雪产业发展开始驶入‘快车道’,预计未来3年仍将持续增长。”

        ■ 看重后奥运时代发展

        一直以来,国际奥委会都很看重后冬奥时代发展,对此杨扬说:“我们在申办成功之后就有了两个遗产,首先就是首钢转型,首钢将老厂房变成了冰雪公园,成为聚焦点,给首钢集团提供了快速发展的机遇。其次,就是场馆再利用,2008年北京奥运会场馆,有的现在已经成为2022年北京冬奥会场馆。新场馆利用前景也不错,比如延庆那边的雪车雪橇项目场馆。双奥不是简单创造了历史,而是在奥运遗产方面做出了很好的结合。而且,未来张家口崇礼变化会很大,青年人有更多的活动空间,崇礼会成为北京以及周边的旅游休闲目的地,也给经济带来了转型。”

        ■ 更深层次的可持续发展

        杨扬更看重深层次的可持续发展,因此她在这次全国政协会议上提出了关于青少年体育建设的提案。杨扬说:“不能等2022年北京冬奥会落幕了,许多冰雪运动深度开展,以及关于青少年体育运动的发展就变得缓慢,反而是应该利用这次北京冬奥会的契机,大力深层次发展青少年体育。学校是孩子们最重要的学习和生活场所,我们学校体育开展潜力还很大。应该利用这次机会,建立从小学到中学,再到大学的体育文化建设体系,让孩子健康阳光地成长,同时也为国家培养大量高素质的体育人才,同样也给不少孩子提供各种职业可能。同时,我也希望许多优秀的退役运动员能够被利用起来,建设青少年体育俱乐部,或者走进校园,这样会让孩子从小就能接触到最优秀、最规范的体育运动教学。其实,这样做的最终目的,就是让孩子养成健康正确的生活方式,让孩子变得更加阳光乐观,塑造人生。”

        而要想更好地推进可持续发展战略,自然就需要专业的体育管理人才。对此,杨扬说:“现在已经有不少国际体育单项联合会推荐的专家在北京冬奥组委工作了,这些专家都经历过多届冬奥会,对项目的组织、场地标准等各个方面都非常熟悉,给我们带来很好的指导。目前在北京冬奥组委还有10多名中国已经退役的优秀运动员参与工作,他们将出任未来许多冰雪项目主管,他们曾经都是世界冠军,拥有很丰富的相关经验,而且对项目十分了解。未来这些人就是我们的冰雪项目经营人才财富,这一点很重要。”本报记者 孔宁  

  • 短道速滑适合中国人

        今天,中国短道速滑前世界冠军王春露带您深度走进短道速滑这个运动项目。

        1988年短道速滑在卡尔加里冬奥会被首次列为冬奥会表演项目,1992年阿尔贝维尔冬奥会才成为正式比赛项目。短道速滑比赛场地的大小为30×60米,跑道每圈的长度为111.12米,短道速滑比赛采用淘汰制,以预赛、次赛、半决赛、决赛的比赛方式进行,预赛站位通过抽签决定,之后进行的比赛站位由上一场比赛的成绩决定,排名第一则站一道。比赛途中,在不违反规则的前提下运动员可以随时超越对手,允许一定程度上的身体接触,但是推挤其他选手或阻碍前进路线的行为将被视为犯规,违规被取消资格的选手将无法进入下一轮的比赛。

        “短道速滑是从速度滑冰衍生出来的项目,上世纪80年代引进到了我国,它快速刺激,拥有诸多不可预测性,当然也有不少争议,这些都让短道速滑项目极具观赏性,这也是人们喜欢它的原因。”当然,王春露表示,讲究技巧、体能和战术相结合的项目适合中国人。

        “最早支持短道速滑项目力度最大的是前中国登山协会主席史占春。从上世纪80年代到现在,短道速滑项目时间并不长,但从冬奥会历程来看,时间也不短了,我们也积累了一定的经验。中国短道速滑第一个世界冠军是郭洪茹,她拿到的是女子3000米世界冠军,李金燕在全国比赛中还打破了世界纪录。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杨扬取得冬奥会金牌零的突破,为中国队做出突出贡献。短道速滑后来正式成为我国体育重点发展项目,通过开拓者们的开创,中国短道速滑队取得了一定的辉煌,这与前辈们传承的体育精神分不开。第一批运动员打江山,像郭洪茹、李金燕、乔静、李琰等,后来张艳梅、王秀兰等是第二批,我和杨扬、杨阳那一批应该是第三批运动员。现在回头看,为中国短道速滑做出突出贡献的教练员不能被忘记,比如辛庆山教练培养了那么多优秀运动员,我和杨扬都是他的弟子,他麾下的运动员一共取得了100多枚金牌,杨扬拿到59枚金牌,我是25枚,杨阳是21枚,李佳军23枚,那个年代不应被忘记。中国短道速滑有今天的成绩,是经过几十年的摸索取得的,而且我们也针对自身特点总结出了规律。我们当初也走过弯路,而今天孩子们的成绩,也是吸取了我们总结出的经验教训,他们是受益者。”王春露说。

        对于现在冬奥会短道速滑比赛项目,王春露解读道:“冬奥会短道速滑项目有500米、1000米、1500米、接力,男女一共有8枚金牌。国际滑联也一直在推广短道速滑,让它有更多的受众群体,从现在看已经做到了,它的观赏性很强,比赛非常精彩。短道速滑对运动员要求很高,考验的是运动员瞬间技术运用,运动员要保持速度和体力,又要判断对手,还要寻找突破点超越对手,综合因素比较多,脑子要灵活,反应要快,心理素质要好。”本报记者 孔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