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夸夸群可以减压不能依赖

        贾亮

        ·契合年轻人社交和尊重需求·应该选择更健康的排解方式

        最近,“夸夸群”火了,不少年轻人都建立了自己的夸夸群。在群里,不管你说什么,都会收到其他群成员的夸奖。“没有规则,各种夸,直接夸,随意夸”。例如,有人提出“学习了一下午,求夸”,便会有群友夸赞称,“能抵制住外界的诱惑而认真学习,说明您是一个自制力很高的好孩子”。除了在年轻人中流行,还有电商平台商家推出“夸人服务”,购买服务后,便会被拉进一个群里,群里人会从长相、性格等各个方面夸赞购买服务的人。

        “这些夸,都是假的!”同在一个学校可彼此不认识就夸来夸去,不明就里就送上溢美之词,如此无原则的夸奖,当然是假的。受过高等教育的青年们其实心知肚明。可为什么明知是假,还乐此不疲地彼此互夸呢?

        对夸夸群不屑的人,说这不过是年轻人无聊,凑在一起恶搞,以发泄用不完的精力;貌似客观的人,说这是吹吹拍拍的不良社会风气对年轻人的侵蚀,夸夸群不过是一个“拍马屁”的演习基地;痛心疾首的人,则视之为对阿Q精神胜利法的迷恋,发现了年轻人“三观”不正的兆头,并一如既往地推到“人性”身上。

        言重了!正如报道中一些被夸者所说,他们知道夸夸群的性质,也知道那些夸赞的含金量,更不会信以为真并因此沾沾自喜、忘乎所以。所以,要相信年轻人具有基本的鉴别力和判断力,而不要动不动就上纲上线、无情打击。

        事实上,上述对夸夸群现象的误解,恰恰在于没有真正了解并尊重年轻人的感情和心理——他们渴望被夸奖、需要被鼓励。孩子在成长过程中,并不是一直无忧无虑,还未上学就被提前拉上起跑线,一入学就感受到无处不在的竞争压力,总觉得“别人家的孩子”能享受到老师和家长的赞许,大多数都只有“向人家学习”的份儿。好不容易挤过高考独木桥,才发现象牙塔里依然要靠成绩说话。青年们还在成长期间,他们受到来自学业、就业、恋爱方方面面的压力,确实需要一种轻松的方式宣泄。通过陌生人的夸赞调整心情,不失为一个排解压力的好方法。

        可以说,夸夸群是年轻人自我创建的一种心理互助形式,契合了年轻人的社交和尊重需求。据一位夸夸群群主介绍,建群的初衷就是传递快乐,“心理健康教育一直是我们关心的问题,也希望通过夸夸群让大家得以放松”。不过,正如心理专家所言,这种方式虽然能让人获得一定的心理满足,但年轻人遇到压力时应该选择更健康的排解方式。因为到头来,夸夸群中的人会发现,这样的夸奖与批评都解决不了真正的问题。社会各界应当因势利导,提供更专业的心理疏导,特别是对那些有心理问题的人及时发现、及时干预,让他们正确认识压力、批评、夸奖,使更多人顶住压力愈挫愈勇、受到批评不丧失信心、得到表扬而不迷失自我。

  • 助学金不是助烟酒金

        王琦

        3月11日,山东省教育厅发布《山东省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认定办法》征求意见稿。意见稿规定,有抽烟、酗酒、生活奢侈浪费等不良嗜好的学生不能被认定为家庭经济困难学生。新规在网上引发争议,反对者认为,以“抽烟、喝酒”论贫富有些不近人情,限制了嗜好自由的个性化,过于苛刻。

        抽烟、喝酒看似个人爱好,实则不容小觑,会对身体造成损害。2014年,教育部就曾发布通知,禁止在中小学、幼儿园内吸烟,严格限制在高等学校内吸烟,鼓励引导有吸烟习惯的师生戒烟。近年来,针对高校学生饮酒成为普遍现象,陕西、云南等地的高校纷纷发布规定,禁止学生在校内喝酒。“抽烟酗酒不认定为贫困生”,是对学生身心健康的呵护,旨在通过政策的引导作用,帮助学生戒掉抽烟、酗酒的不良嗜好。

        同时,根据《高校、高等职业学校国家助学金管理暂行办法》,国家助学金的基本申请条件包括积极上进、生活俭朴等。每天烟不离手、酒不离口,显然不是一种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一包烟、一瓶酒,动辄十几元、几十元,在家庭条件本就不宽裕的情况下,将钱花在这些不该花的地方,也不是生活俭朴的表现。因此,有抽烟、酗酒等不良嗜好的学生,不符合助学金的基本申请条件,就不应认定为贫困生。

        还应看到,“抽烟酗酒不认定为贫困生”不是对于贫困生的权利绑架,而是贫困生资助政策的内在要求。国家设立助学金的初衷,是体现党和政府对家庭经济困难学生的关怀,帮助他们顺利完成学业。诚然,享受助学金是贫困生的权利,而非有关部门的施舍,学生个人有权自由支配,但也不能恣意妄为、任性胡来。助学金不是“助烟金”、“助酒金”,如果学生拿着国家给的钱去吞云吐雾、花天酒地,这当然不是我们建立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资助政策体系的初衷。

  • 免票门槛能否降到60岁

        刘孙恒

        今年“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崔荣华建议,加快实施对60岁以上的老年人实行免景区门票政策,在全国范围内对60岁以上的老年人凭身份证免景区门票。关于“60岁以上老人免门票”的建议,近些年再三被提及。

        伴随社会发展,生活水平的普遍提高,当下老年群体的经济能力、身体素质、独立能力等各个方面都有大幅增强。他们有着强烈的精神文化需求,热爱旅游,也有足够的能力自我满足、自我实现,就看公共服务能不能有效供给。

        以此观之,“60岁以上老人免门票”的提议显然值得认真考虑。对于给老年人免门票,现阶段通行的做法是60岁到70岁的半价,70岁以上的老年人才有资格享受免费服务。但此番规定的弊端亦显而易见,老年人70岁以后身体发病率更高,纵使有心,身体也支撑不了,政策给予老年人的获得感、幸福感偏低。

        反之,如果把免费的门槛降到60岁,可以直接让更多的老年人从中受益,进一步提高老年人的生活质量,满足老年人出游的需求。当老年人的出行意愿得到最大程度的释放,无疑也能促进养老和旅游两大产业的发展。毕竟,老年人出游与年轻人不一样,他们对于旅游服务的要求更高、更精细化,对于旅游产品的要求也更加特殊,自然也就要求市场匹配与老年人需求相适应的服务与产品。

  • “老样子”

        近日,广州一从事IT业的小伙被诊断出脊柱严重退行性变。医生称脊柱老化呈现年轻化趋势。不仅脊柱,很多传统上的“老年病”都有向年轻群体蔓延的势头,值得高度警惕。李嘉  

  • 点到为止

        张丽

        努力加餐饭

        近日,浙江工商大学一食堂推出凭运动步数吃饭打折活动,走的越多折扣越大,1万步打8.5折,4万步以上打5.5折。食堂经理表示,考虑到学生过年吃得多运动少不利健康,通过步数打折活动鼓励同学们加强运动。用意挺好的,不过怎么防止用“摇步器”刷步数是个难题。另外选择游泳、打球这样不适合带着手机或者计步器运动的同学岂非很吃亏?

        必须认真看

        3月12日下午,医疗大号春雨医生在微博上发布《全国莆田系医院一览》,并向网友征集“漏网之鱼”。该微博迅速受到关注,有不少网友补充信息。不过也有人指出该名单至少落后5年。还有网友跟帖称,如今莆田系医院都在转型,之前一锤子买卖模式已经被他们抛弃了。如果有妙手仁心,莆田系也可以是好医院;如果掉钱眼里,什么医院都能变坏。

        可以强制装

        据统计,目前我国儿童安全座椅的使用率仅为1%,一线城市儿童安全座椅的使用率不足5%。其关键原因是社会大众安全意识低,特别是对儿童乘车安全的认识还处于萌芽阶段。世界上已有90多个国家通过立法强制使用儿童安全座椅。多年来,业内人士以及相关媒体等频频呼吁通过国家层面立法,来推动儿童安全座椅的强制使用。

        限就限到底

        上海出台新规,牙刷、牙膏、洗护用品、拖鞋等酒店“六小件”或将取消。从提倡低碳环保、绿色生活的角度说,绝对是件好事。由于担心降低竞争力,有的酒店提出有偿使用方案。这不由得让人想到限塑令。限塑令实施十年变成“卖塑令”,“六小件”如果有偿使用,恐怕会重蹈“限塑令”覆辙,最终环保成效会大打折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