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美国女数学家获“阿贝尔奖”

        挪威科学与文学院19日宣布,把2019年度阿贝尔奖授予美国数学家卡伦·于伦贝克。阿贝尔奖是国际顶级数学奖项之一,2003年开始颁发,今年首次由一名女性获得。

        意义

        最具权威性的国际数学大奖 

        阿贝尔是19世纪的挪威数学家,很多以他名字命名的发现被载入教科书。挪威政府2002年借阿贝尔诞辰200周年之际设立这一奖项,次年起每年颁一次奖,以弥补诺贝尔奖不设数学奖的缺憾。

        阿贝尔奖和菲尔兹奖同为最具权威性的国际数学大奖。后者由国际数学联合会主办,在每四年一次的国际数学家大会颁授。

        女性榜样 “极大改变数学研究图景”

        阿贝尔委员会主席汉斯·蒙特·卡斯在一份声明中说,于伦贝克获奖缘于“她在几何分析和规范场论领域的奠基性工作,极大地改变数学研究图景……她的理论革新我们对最小曲面的认识,如肥皂泡形成的曲面,以及对适用于更大范围、更高维度的最小化问题的理解。”挪威科学与文学院解释,于伦贝克的贡献在于“开发应用于全球分析的工具和方法,现在为每一名几何学家和分析师所用”。

        于伦贝克现年76岁,美国俄亥俄州克利夫兰市出生,她在密歇根大学获得学士学位,随后在布兰代斯大学获得硕士和博士学位。她曾在美国伊利诺伊大学、芝加哥大学和得克萨斯大学等高校任职,2014年在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校区退休,并获得荣誉教授称号。现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任高级研究项目访问学者,同时在美国著名独立基础科学研究机构高级研究所任客座副教授。

        她是迄今唯一获得阿贝尔奖的女性,除了荣誉,还将得到600万挪威克朗(约合70.3万美元)奖金,金额与诺贝尔奖相当。

        在普林斯顿大学发布的声明中,她说:“我意识到,我是数学界年轻女性的榜样。不过,做榜样人物挺难,因为你其实真正需要向学生们展示的是人尽管那么不完美、依然能够取得成功……我也许是厉害的数学家,因而闻名,但我身上仍深具人性(弱点)。”

        凤毛麟角 推动学术界实现两性平等

        于伦贝克一向倡导、推动学术界实现两性平等。在数学等基础学科研究领域,男性仍是绝对主角,能摘得阿贝尔奖这类顶级奖项的女性学者凤毛麟角。

        以诺贝尔奖为例,1901年至2018年共计颁出607项物理、化学、生理学或医学奖,女性获奖者仅19人。其中,人称“居里夫人”的玛丽·居里两次获奖,一项物理奖、一项化学奖。诺贝尔不设数学奖。在数学界,与阿贝尔奖齐名的另一项国际大奖“菲尔兹奖”迄今仅有一名女性获奖者:伊朗人玛丽亚姆·米尔扎哈尼。她2014年获奖,2017年去世。

        阿贝尔委员会成员、任教于普林斯顿大学的美籍华裔女数学家张圣容说,在数学研究领域,“女性是相对后来者,所以需要耗费相当时间才能达到‘顶级奖项获得者’级别”。她接受法新社记者采访时说:“要让数学界认可并接受女性具有和男性不分伯仲的数学天赋,需要某种‘群聚效应’,仅仅少数几个特别杰出的人崭露头角(不够)。”

        不过,她觉得“变化正在到来”。除了于伦贝克,法国女数学家克莱尔·瓦赞获得2017年度“邵逸夫奖”。

        据新华社 视觉中国供图 

  • 丹麦女议员带娃参会遭到“嫌弃”

        一名丹麦女议员19日借助社交媒体“诉苦”:她当天带着宝宝参加议会会议时,议长对宝宝下“逐客令”。这一消息在丹麦这个重视妇女权利的北欧国家引发争议。

        不受欢迎

        把宝宝带离议会大厅

        梅特·阿比尔高现年30岁,保守人民党议员。这一中右翼党派是丹麦执政联盟成员。按照她的说法,她当天带着5个月大的女儿参加议会会议,议长皮娅·凯斯高经由一名助理传话:“议会大厅不欢迎你带孩子进来。”

        凯斯高现年72岁,曾任右翼党派丹麦人民党党首。那名助理随后要求阿比尔高把宝宝带离议会大厅。阿比尔高把孩子交给另一名议员助理照顾,返回大厅参加表决。提起这件事,阿比尔高满腹委屈,在社交媒体“脸书”写道,她见过其他同事带着孩子参加会议,一切顺利,她因而没有事先征求议长同意。

        阿比尔高说,宝宝当时“情绪良好,嘴里咬着安抚奶嘴”。只是,没有想到,她第一次带孩子参加会议就遭到“区别对待”。另外,她原本可以全额带薪休产假一年,而她选择放弃休假,产后返回工作岗位。

        回答媒体提问时,凯斯高说,出现在议会大厅的应该是议员,“而不是婴儿或儿童”。另外,应该就这一事宜发布明确规定。凯斯高的发言人告诉丹麦一家报纸,凯斯高认为宝宝“干扰会议”,她只是行使议长职责。

        遭到质疑

        女议员遭遇引发关注

        路透社报道,丹麦在促进性别平等、保护女性权利方面可谓“标杆”,女性生育福利十分“丰厚”。阿比尔高的遭遇在网络上引起关注。她在“脸书”的帖子数个小时内获得超过600条回复。一名网民质疑,议会应该“代表妈妈、爸爸和孩子”,为什么容不下“妈妈、爸爸和孩子”?

        放眼全球,带宝宝参加议会或在议会场合哺乳的女性政界人士不罕见。新西兰总理杰辛达·阿德恩去年9月带着三个月大的女儿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参加一场会议。这是女性政府领导人首次带着宝宝参加联合国大会。

        冰岛议员温努尔·布劳·孔劳兹多蒂尔2016年10月在议会就移民问题发表演讲的同时,给怀里6周大的宝宝哺乳。同年1月,西班牙议员卡罗琳娜·贝斯坎萨参加议会会议时怀抱5个月大的儿子哺乳。媒体当时报道,贝斯坎萨这一举动意在凸显“上班族”妈妈在职业生涯中遇到的困难和挑战。据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