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别用老套餐绊住携号转网的腿

        侯江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2019年要在全国实行携号转网,即手机用户对一家运营商不满意,可以带着手机号码选择另一家。为此,工信部日前发布《关于2019年信息通信行业行风建设暨纠风工作的指导意见》,强调要深化“携号转网”业务规范办理,不得擅自增设办理条件、人为设置障碍,不得利用“携号转网”实施恶性竞争行为。

        不少经年来觉得自己“进错了门”的消费者,兴奋地准备行使自己用脚投票的权利。携号转网技术已经不成问题。问题在于,三大运营商以什么心态迎接这场变革,以什么样的措施给消费者提供最好的服务。据最新报道,部分用户在办理携号转网过程中,还是遇到闹心事。

        携号转网试点,其实已经长达9个年头,并没有达到市场的预期,问题主要集中在手续繁杂、条件多、门槛高。在工信部规定的申请条件之外,运营商不约而同设置了一些额外条件,其中最主要的就是携转号码不能参与任何合约活动或绑定业务,如宽带绑定、吉祥号段、家庭业务、集团业务、主副卡业务、多人保底送宽带、号随我行、购机活动……合约活动想提前解约,需要交数额不等的违约金。另外,转网后的服务也无法令人满意:不能线上申请、交费难,在办理转出的过程中手机可能无法正常使用、有可能收不到短信和验证码等等。

        携号转网试点过程中的问题,也许并不一定是运营商故意为难消费者。比如,部分用户参与了优惠活动未到期中途转网,原运营商必然要重新核算成本与利润。以前针对用户提供的优惠计划及相应服务,也有可能要有技术上的调整。但是,之所以受到用户吐槽,是不是运营商还停留在“我的地盘我做主”的思维里,没能真正听懂用户的诉求?是不是被“增加收益”的框架束缚,没能尽早去规划未来市场的海阔天空?

        携号转网实现后的中国移动通讯市场,必将迎来更加优质、个性化服务的竞争局面。对消费者来说,可以有更多选择空间、得到更实惠和更好的服务;对运营商来说,要面对更加多元的用户群体,是更巨大的商机。在优质服务中无缝切换,看似是消费者受益,又何尝不是运营商前所未有的机遇。

        李克强总理在3月15日的记者会上强调,运营商必须做到可以携号转网,这也是在倒逼运营商清理不明不白的套餐,改善企业服务。对于运营商来说,与其捆住用户的腿,不如赢得用户的心。

  • 盲区

        一些二手电商平台乱象丛生,假货、问题商品充斥,诈骗纷争不断,消费维权困难,成监管死角,亟待规范整治。李嘉

  • 追逐“流浪大师”是病态传播

        杨于泽

        最近上海浦东一名叫沈巍的流浪汉成了“网红”。身穿破烂且满是污垢的皮衣,黑白头发打结,经常蹲在地铁和路灯下看《尚书》《论语》,针对许多问题分析得头头是道,网络上称之为“流浪大师”。来自各地的网络视频拍摄者,每天守在周边围堵他。

        但沈巍对人们强加的“网红”身份不以为然,甚至感到厌恶。沈巍证实,有关他系复旦毕业和妻女车祸过世的信息都是谣言,他只是上海一所普通大学的毕业生。之所以在街头流浪了二十多年,是因为与家人及邻居的理念不同,不愿意回家,甘愿做流浪汉。

        “流浪大师”读书不少,讲历史引经据典,深入浅出,很多人把他捧为“世外高人”。但可以肯定的是,“流浪大师”洗去一身污垢,衣着得体地走上讲台,成为一位历史老师,大家会追捧他吗?很多人口口声声“现代焦虑”“成功学焦虑”,以“流浪大师”为榜样,但这样穷极无聊地去追捧一个“网红”,哪里有半点焦虑的样子?

        视频拍摄者、主播都在津津有味地展示着“流浪大师”的衣着、头发。这样追“网红”,已经成了病态。有人平常不看历史,却不远千里赶来看“大师”,一副虔心受教的样子;有人好像很关心“流浪大师”的境遇,却未经授权运用他的肖像、公开人家的隐私,一点不尊重人。

        在很多人眼里,“流浪大师”不过是一个新型“网红”。相比于抖音、快手那些千篇一律的“网红脸”,“流浪大师”是流量消费的特色菜,风格另类,在“海草舞”的世界里脱颖而出。谁能拍到“流浪大师”,传到快手、抖音、微博等平台,至少可以涨粉到1000以上。

        放眼现在追“网红”的发展趋势,一个奇怪的噱头就能引起病态传播。那些疯狂追“网红”的人到底在追什么?他们像嗑了药一样,陷入了集体癫狂。

  • 不要让手机绑架你的睡眠

        贾亮

        今天是世界睡眠日,不知您昨晚是否睡了个好觉。各研究机构陆续发布国人睡眠报告,数据或有差异,但都得出了中国人普遍睡眠质量不高的结果,也发现了越来越多“80后”、“90后”正成为失眠大军主力的严酷现实。原因除了工作强度高、生活压力大等传统因素外,电子产品特别是手机的过度依赖,也广泛被研究者注意和证实。

        不少人看到媒体报道中一位化名潇潇的女生的经历,直言看到了夜半子时的自己。“午夜12点半,潇潇躺在床上刷着微博,虽然窗外已经夜深人静,但是她还是没有办法入睡,她想看看手机上的无聊内容,帮自己入睡,但是越看越精神。”只要不刷微博就会觉得空虚,拿着手机才“有安全感”;好不容易等到电视剧更新,一边看一边还骂拍得烂;为了同一件商品对比完各大电商,耗费一两个小时只为省下几块钱;守着一个游戏一边想打完这关就睡觉却又一次次开启了下一关……是不是情节雷同,有没有感同身受?

        睡眠时间少、质量差严重影响身心健康,这一点既是中医一直坚持的理念,也为西医的科学数据证实,更是每个人都能切身体会到的。可睡觉千好万好比不上一个手机好,不睡觉容易导致这症那症斗不过“手机依赖症”,为了什么轻奢重奢到头来发现睡觉成了最大的奢侈品。于是出现了一种吊诡现象,或大半夜抱着手机为自己挑选有助睡眠的产品,继而用着有助睡眠的产品继续夜半刷手机,“或许有用”又“好像没用”……

        过度依赖手机,被手机绑架,严重挤占睡眠时间的现象,不同领域的专家给出了不同的解释。无论是选择在虚拟的空间里麻醉自己以逃避现实,还是为了放松一下缓解精神压力,抑或是在难得的静谧中体验真实的自己,最后发现一个手机压根解决不了什么问题,除了海量的无效信息和网络垃圾,只剩下日复一日的萎靡和逐渐透支的身体。即便你是在品鸡汤、打鸡血,可什么都是过犹不及。头头是道却于人无益的道理都是假道理,大言炎炎成功必备却控制不了自己放不下一部手机的能力都是伪能力。

        有网友直接将手机比作“毒品”,虽有些夸张,但也很形象。只不过戒掉手机瘾,可没有戒毒特效药,也没有强制戒毒所。说来说去,战胜手机还得靠自己。不妨从今夜开始,让“手”和“机”分离,为睡眠抢回失去的时间。

  • 点到为止

        侯江

        好阿姨,好老师

        在杭州电子科技大学工作的宿管阿姨汤杏芬,过去6年里,创作出6部中长篇小说,累计200万字,在网上赢得拥趸无数。此外,做完美食后,她习惯拍照发在朋友圈,学生看到后便提出跟她学习做美食。近日,汤杏芬选取20名学生,开了第一节美食课。让她没想到的是,竟然还有陌生人专程从外地赶来找她学做菜。阿姨说:“只要统筹好了时间,这些事都能同时做好。”韩愈老先生说得好:是故无贵无贱,无长无少,道之所存,师之所存也。

        好父母,好老师

        江苏省新沂市时集镇西洪村的刘万中夫妇,都是地道的农民。夫妇俩觉得“孩子多上点学,才会有出息”。如今,大女儿和老三都是清华大学博士,老二是江南大学在读博士,现被学校派到英国深造。在上大学前,姐弟三人的学费,就是家里几亩地和每年养的几头猪。如今,每次回家,三个博士总是第一时间拿起农具就进猪舍、下农田。姐弟仨还利用所学,帮父母开办生态养殖场。古人云:有其父必有其子。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也是一生的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