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到喜爱的树前
    趁它们还健在

        ▌弗拉基米尔·科利别里(俄罗斯)文并图 陈淑贤 译

        新年过后天气渐渐转暖,我们鼓起勇气登上阿穆尔河堤岸。那里生长着一棵我们喜爱的树——爆竹柳。当柳树还很小的时候,我们就格外注意它,关心它,眼看着它从幼苗成长为大树。它位于林间小路旁,远离其他的柳树,因此从远处就能够看到它。现在它已经枝繁叶茂,从树干上长出茁壮的树枝向四面八方伸展,树干被压弯,树根上出现一个不大的树窟窿。

        有一天,我和妻子玛丽娜又到那里去观赏爆竹柳,我抢先几步走到树前,把写好的“电报”塞到树窟窿里,上面写着:请你们常来看看我,不然我会非常寂寞!寒风凛冽,柳树树枝、附近的灌木丛、干枯的艾蒿、贴在地面上的茅草都披上了毛绒绒的外衣。白雪晶莹,天空清澄,甚至不是蓝色,尽管万里无云,而是淡白色,放眼望去白雪皑皑。枯萎的艾蒿保持着夏天的气味,折断几只花序,用手指揉搓几下,立刻散发出奇特的、浓烈的香气,甚至能够浸透到衣服上面。这不是散步,而是令人心旷神怡的亲近大自然。是冬天馈赠的礼物!来到喜爱的大树面前,趁它还健在,多多看望看望它吧!

        ❋

        进入2月下旬,阳光普照,春寒料峭,不过似已散发出春天的“气息”。虽然还不明显,但感觉到季节正在变化:春天即将到来。依稀可见春回大地:覆盖白雪的大地开始融化,光芒刺眼,不得不眯缝起眼睛,山峰呈现出淡淡的蓝色,麻雀活跃起来了,喜鹊也开始叽叽喳喳吵个不停。这些征兆无异表明:春天来了!

        ❋

        2月22日。早晨霞光灿烂,天空碧蓝。昨天积雪融化得很快,道路非常泥泞。今天气温曾下降,后来又回升了。在这样的天气,山峰蓝莹莹的。我很想出去走一走、看一看。春天一向使我激动,激活我渴望远行的欲望。然而这种远行不是到城市,那里只是远行当中的驿站,在通向活生生的大自然的路途中不得不停歇的中转站。

        ❋

        我参照野外写生画稿作画,眼前的景色仿佛是昨天,而不是一年以前——北方的春天历历在目。命运之神把我带到距离尼尔坎100公里位于朱格朱尔山脊上的一个养鹿场。当时是3月下旬,一连几夜气温都在零下25摄氏度。河面上的冰层发出断裂的响声,冰下溢出的水长达几百米结成厚厚的冰锥。黎明前冻结的冰层上面铺满白霜,仿佛刚刚下了一场大雪似的。柔软、蓬松的霜覆盖着每一株小草、每一根树枝,很像镶嵌着精美的花边似的。太阳从银白的森林后面露出笑脸,把冬天神奇的美洒向人间:一切都被照得闪闪发亮。立刻明显的暖和起来,而中午时甚至可以脱下短外衣。在前一天选定的喜爱的地方,把短外衣摊在倒木上,坐下开始画画。眼前,是不太宽的尼亚班德河,河面上的积雪光滑平坦,河的这一岸生长着树枝褪成褐红色的云杉林,密实得像一面墙,河的对岸是幼小的钻天柳树丛林,树枝已经泛红——春天的标志,而远处的灌木幼树林看上去很像秋天的小叶槭树火红火红一片。岸上的落叶松和白杨分别投下的蓝色阴影在河面上相互交错。眺望远方山峰的白色圆顶亮晶晶的,山巅之上是一望无际的碧空。

        雪在融化,雪水从倒木上像小蛇一样向下流淌,雪块从云杉的树枝上散落,树枝长时间地颤动。匍匐树的树枝从积雪下面钻出来,很像从羽绒被里伸出的手。寂静中听到雪向下散落的响声。北国之春的美妙瞬间!春天的降临如此急骤、如此刻不容缓,春天,一下子就来了,很突然,尽管早就期盼春回大地了。

        ❋

        4月22日早晨阿穆尔河上的冰层依然如故,到了中午冰面出现裂痕,从阿穆尔河支流涌出大量很厚的冰块,一块挤着一块,在花岗石的堤岸旁边重重叠叠。这是苏醒了的乌苏里江唤醒了阿穆尔河支流,浮冰开始奔腾而下,有了人们所说的:淌冰排。万物复苏,松树的针叶泛出微绿、青草从土里钻出。微风吹拂着杨树和榆树的树冠,仿佛温柔地抚摸着它们似的。

        ❋作家介绍

        弗拉基米尔·伊万诺维奇·科利别里(1917—2011),俄罗斯作家、画家,1937年考入斯维尔德洛夫斯克中等艺术学校,但没有结束学业,1936年—1946年在部队服役,多次受过各种奖励,代表作有《密林:寻找人参的奇迹》、《夏日旅行日记:关于阿穆尔河沿岸城市、人们、风光的故事》、《森林的花纹:关于阿穆尔河沿岸大自然的随笔、特写和故事》、《大自然遐想》、《阿穆尔河沿岸日历》等。

        文章与图片均由作家继承人授权使用。本报独家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