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1949北平和平解放与释放张学良悬案

        (上接34版)

        惜言如金

        终其一生的好汉性格

        那么,释张跟当时的北平和平解放事件有无内在联系呢?很难说有,但也难断然说无。

        我们别忘了以下事实即:一,张学良能够听广播。广播信息最迅捷,而北平解放这样一个历史大事件不可能在广播里没有反映。二,张学良也可以看报纸。报纸也会关注并报道时事大新闻。

        北平和平解放和蒋家王朝的最后覆灭息息相关。而北平,又跟他的成长甚或一生有血肉相连。

        世人知晓张学良,多因为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其实,张学良之闻名于世,并非始于西安事变。他自少年时就风发扬厉、充满故事。他一生中最值得回顾的、最风光的日子其实是在北平,那是他永远的忆念和永远的梦。从直奉战争到东北易帜再到入主燕京,少年张学良在北平曾经是何等的风发扬厉!更兼他在此创造基业、仅于而立之年即荣膺海陆空军副总司令,权力几乎成为仅次于蒋介石的军界炙手可热的人物。北平的政经人情、北平的风花雪月,在被囚禁的几千个日日夜夜里,是怎样深情地嵌入他的梦魂,又是怎样噬啮着他的雄心!

        但是,对张学良来说,获释只能是泡影。这里似还有更深层的原因,那就是陈仪“案中案”。

        陈仪原是蒋介石的亲信,曾被派往台湾和浙江主政。他在台湾主政时正是张学良刚被押往台北之时。可是张学良到台湾不久就发生了“二·二八”事件。这一事件也让蒋介石十分警觉。他开始怀疑共产党和张学良旧部参与并发起了此事件,甚至怀疑他们要抢劫张学良。为此,他秘密指令看管张学良的特务头子刘乙光在紧急时刻可以枪杀张学良。

        张学良和很多人都对此事知晓,随着回忆录和报刊发表,这件事在今天已不是新闻。陈仪当时在此事中扮演的角色似不明朗。但是此后陈仪在北平和平解放后开始向左转,令蒋介石非常震怒。剪除陈仪,他不只是迁怒,更把张学良看成了眼下的威胁。这些也使得,终其一生他都没想过要释放张学良。

        张学良在蒋介石和国民党死硬派眼里的最大罪名是“亲共”。他亲共吗?究其一生我们没有发现铁的证据。但是在其口述回忆和传记中,不论是他个人还是史家都不否认他曾经跟共产党有过千丝万缕的联系。

        据张学良自己说,“我就是共产党”!但那表白里更多的是意气宣泄。史料里的确有他1936年提出要加入共产党的说法,但当时不是加入中共而是向共产国际申请。

        据其口述历史,他认为当时中国面临巨大外敌,中国人首要任务是御侮,是强大是团结不内斗。他当时听命蒋介石去剿共时发现共产党有信仰有凝聚力,这使他对此产生好感。此外,他渴盼中国强大。他发现苏俄信仰了共产党,马上从落后破败成了强国。中国共产党被国民党重兵围剿却能挣扎生存甚至打胜仗,使他开始服膺共产党,更希望在国难当头能跟共产党合作共同抗日。这就促成了他的西安事变之举。

        至于围绕着“西安事变”众人所做的种种猜测,究其一生,张学良都没有承认或辩驳。他甚至愿意将一生的委屈和秘密带到天国,也不愿意在西安事变中所有的政敌和朋友都罹逝后,由自己单独解释历史或泄露史实。

        能言而不言,惜言如金。张学良到最后仍然是这么个好汉性格,决不服输也绝不落井下石。

        宋美龄张学良往来信札

        亲爱的汉卿,

        一接到你关于重新登记国民党籍的那封信以后,我旋即转给了相关的委员会。我一直等到此刻才能回复你的信,因为几天前我才得到他们的回复。这里我将他们的复件同此信一道寄你。我没有打开他们给你的信,但是我从获知的口风中晓得相关委员会已经开始重视你重新登记的意愿并将对此事进一步进行办理。

        我希望你一切都好。我最近几个礼拜罹患重感冒,一直身感疲劳。但现在我好多了。要过年了,随此信我送你一些礼物,望你笑纳。

        我经常想念着你,并为你的福祉祈祷。希望中国的新年给我们大家都带来好运气!希望明年的这时候我们能够回到大陆过年。

        送上我个人的祝福!

        你诚挚的,

        蒋宋美龄

        1951, 2, 3

        夫人钧鉴:

        均谕附改造委员会函及新年赏品,兹俱已拜领。良以罪身,屡蒙  厚遇,感戴之余,诚愧惭无地,只有铭之五衷,图报他日。钧座欠安,想吉人天相,谨祝勿药早占。今岁更始以来,诸象光明,征兆回春大陆,但祝人事图强,勿负时光。胜利之柄则操在自我也。谨此驰复

        春禧  并乞叱名代向

        总座前叩安

        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