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柳传志:产业报国是我毕生的信念

        在北京中关村的办公室里,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指着墙上的书法作品说:“产业报国是我毕生的信念。”这幅书法作品已经悬挂多年,由书法家沈鹏先生创作,既包含了公司的愿景,更包含了柳传志本人的理想——以产业报国为己任,每当企业或个人遇到困难,柳传志都会想起“产业报国”的“初心”。他说,自己的大半生与国家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爱国、奋斗将贯穿一生。

        与当今的年轻创业者不同,柳传志创立联想的时候,已经40岁。1944年出生的柳传志大学毕业后,曾经有过一段被下放到农场劳动锻炼的日子。他说,那时很苦闷,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回来,不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样。即使后来离开农场,到中国科学院工作,但仍有一种苦闷萦绕在他的心头。他发现,自己做出的科研成果,并不能顺利转化成科技产品,不能真正为中国经济发展做贡献。恰好,时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的周光召告诉柳传志,中科院鼓励科技人员“下海”自己办企业。

        柳传志回忆,鼓励科技人员“下海”,周光召一定想了很长时间。这条路能不能走得通,可能连周光召自己也不知道,这却成了柳传志心里的一杆大旗。回忆起当年抛下“铁饭碗”的经历,柳传志说,并非没有犹豫。但在1984年,40岁的柳传志更相信国家的未来,他要伴随国家前进的步伐,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柳传志“下海”了。但他并没想到,自己选择的电脑行业让他和联想集团站在了潮头。在那个年代,全国的企业已经很多,但用上电脑的企业还不多。就连联想公司自己,直到1993年,总部的会计还在用算盘,200多个会计,要把当月的收入、营业额算清楚,大概得推迟到一个月以后。

        “账都算不清楚,还怎么走向世界?”柳传志说,这恰恰给了联想很大的发展机遇——做中国自主品牌的电脑。在看到机遇的同时,也迎来了挑战。1994年前后,国家降低关税,取消批文,外国的电脑产品开始大举进入中国市场,联想也真正开始了与国际电脑品牌的竞争。“人家是巨型战舰,我们是一叶扁舟。”柳传志说。他记得,当时国际市场上,486电脑已经是主流,在美国和欧洲销售。当时国外只把386电脑卖给中国,而且价格远远高于美国市场上的价格。

        联想生产出了486电脑后,国外的电脑品牌商立刻把自己的486电脑带到中国销售,并且大幅降价。柳传志感叹说:“当你可能战胜他的时候,他就会把最好的东西拿出来跟你竞争。”

        柳传志说,很幸运自己和联想一起,为国家的前进尽了一点绵薄之力。如今的柳传志,已经是74岁的老人。联想的各项具体业务,他也早已交给了年轻人。柳传志说,虽然我们国家经历过各种各样的波折,遇到过各种各样的困难,甚至时至今日,他仍然像当年一样,相信国家会有光明的未来。

        据新华社

  • “李记”子女发现厚厚几沓捐款单

        3月27日,是88岁的安庆石化老工人许惠春去世“头七”的日子。老人生前每月有数千元退休金,本应生活无忧,可他平日却生活清苦,连主动买个猪蹄都成了家里的“新闻”。老人去世,没有留下一分钱存款。子女整理遗物时,却发现厚厚几沓捐款单,这才知道父亲隐名资助受灾群体、困难家庭的善行义举已经默默持续了近40年。许惠春的大儿子许海鑫说,从已整理的单据来看:从1981年起,老人开始年年捐款,多数年份捐款20元至1万元不等。仅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就有两笔大额捐款,每笔1万元。

        隐名捐款

        大家推测“李记”收入高

        这几十年,不时有电话打到安庆石化办公室,电话来自全国各地,却有着一个共同的诉求,寻找曾帮助过自己的“李记”,但最终都没能找到。

        1991年,安徽省颍上县遭遇特大洪水,其中寄自安庆石化、署名“李记”的多笔汇款引起媒体的关注。然而,经过多方寻找,整个安庆石化并没有“李记”这个人。“李记”隐名捐善款的事迹成了全厂上下的热门话题,“李记”也成为安庆石化第二届“讲奉献十件好事”颁奖大会上唯一缺席的获奖者。

        1998年夏天,安庆遇到百年不遇的洪水,安庆石化工会收到一封特殊的来信。信写在一张3000元定活两便的存单背后,只有短短的一行字:请将此款转给灾区,李记。“李记”的名字再一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当年,大家从受赠人处了解的捐款数额分析,推测‘李记’应该是收入高、家庭条件好的这一类人群。怎么也想不到,许惠春这名老工人就是‘李记’。”一些安庆石化的老工人回忆。

        没有存款

        老人买个猪蹄成新闻

        “我父亲是最普通的工人,退休前是八级木工。”许海鑫介绍,父亲祖籍无锡,生于1932年,14岁时只身一人前往上海做学徒,1951年成为国营职工,1956年响应国家号召支援大西北来到兰州玉门油矿工作。随后,转战安徽淮南、湖北等地。1974年来到安庆石化,直到1992年退休。

        许海鑫说,父亲省吃俭用,买菜永远买最便宜的,连吃剩下的菜汤都不舍得扔,还留着泡米饭吃。穿衣更是朴素,一年到头就几件工装。家里是用了几十年的老家具,连灯泡都换成最小瓦的。许海鑫弟兄仨看不下去,买菜买肉送去,但父亲板着脸,坚决不要子女花钱。给父亲买衣服,父亲扔在一旁从不穿上身,以此杜绝子女再次买衣服的念头。

        大儿媳丁女士说,老人爱吃肉,却不舍得买肉,每次去菜市场都是买猪皮回来炖着吃。有一次,家人发现许惠春主动买个猪蹄,这成了许家的新闻。一家人本来挺开心,以为老人年纪大了,不再心疼钱了,没想到老人“猪蹄子吃完,骨头舍不得扔,洗干净后又放到锅里煨汤”。

        小儿子许海石说,捐款单散放在各个箱子中。在已找到的捐款单中,年代最久的是1981年的一张捐款单。捐款单已经发黄,金额为20元。青海玉树地震时捐款3000元,甘肃舟曲泥石流时捐款3000元……家人找到的汇款单总额已超10万元。许家并不富裕,直到现在弟兄仨还骑着电动车。许惠春的老伴章美芳股骨头坏死,现在患有阿尔茨海默病长年卧床。许海鑫说:“我们家不富裕。我父亲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一捐就是1万元,要知道那时候万元户都不多。”看着父亲留下的一张张捐款单,弟兄仨忍不住掉泪:“我们之前抱怨过父亲,说怎么能把生活过得那么清苦,怎么这么抠、怎么连一分钱都不舍得花……”弟兄仨说误解了父亲,没想到平凡的父亲是在做着这样一件不平凡的事情。

        许海鑫说,这些沉甸甸的捐款单,就是父亲留给子女的最后一笔“财富”,他们会把良好家风传承下去。据人民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