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公务员不必再挤“升官”独木桥

        贾亮

        近日,中办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这一规定,打开了公务员晋升通道,不仅让基层干部看到晋升的希望,更在于树立了一种导向,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干事创业、担当作为,激活了公务员队伍的“一池活水”。

        “辛辛苦苦几十年,到头来还是个股长……”在基层,“30年的股长”“20年的科长”比比皆是,被形象地称为“天花板现象”。碰到“天花板”,固然与年龄、学历、能力有关,但更多的是体制机制原因。一个几百万人口的大县,在行政上才是正处级,县一级委办局局长才是正科级,绝大多数公务员干一辈子都翻不过去科级的坎。

        “天花板”在挡住晋升之路的同时,也把一些基层公务员的干事热情磨灭了。比如有的干部年纪轻轻却暮气沉沉,升迁无望、前途无“亮”,就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有的为了突破“天花板”,不计成本“架天线”、不择手段“抱大腿”,严重败坏选人用人风气、污染了一部门或一地的政治生态。更有甚者,因升迁不得而心理失衡,遂把精力用在靠手中的权力“生钱”上,贪污受贿无所不用其极。多年来查处的腐败案件中,因为升迁行贿受贿的例子极多。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将“推行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列为重大改革任务。如今,改革结出硕果,基层公务员吃下了定心丸。不仅如此,“公务员担任的领导职务和职级可以互相转任、兼任;符合规定资格条件的,可以晋升领导职务或者职级”,更意味着忠诚干净担当、为民务实清廉的干部将有更大的作为空间,享受更好的待遇。

        晋升通道打开,入口更需从严。为体现正确的用人导向,根据规定,公务员晋升职级应当根据工作需要、德才表现、职责轻重、工作实绩和资历等因素综合考虑,不是达到最低任职年限就必须晋升,也不能简单按照任职年限论资排辈。规定中的五个基本条件有一个不具备,都无法晋升。比如平日里为官不为、浑浑噩噩者,能干事却也干了不少坏事者,这样的人过不了民意关,更过不了组织关。

        职级上去了,并不意味着一劳永逸,从此可以高枕无忧了。根据《规定》,公务员职级实行能上能下,对不能胜任职位职责要求的,年度考核被确定为不称职等次的,受到降职处理或者撤职处分的,法律法规和党内法规规定的其他情形的,应当按照规定降低职级。如果晋升后就止步不前或者手到处乱伸,即便你不是领导干部,职务不高职级高,广为人知的“断崖式降级”一样会降临到你头上。

  • “十全大补”

        各地中考生陆续迎来体育测试,一些家长为了孩子能拿高分,不惜重金请一对一私教。为了长分,补数学、语文、物理、化学、英语……还得补体育!课后成考生“大补”时间。但是,这样的“大补”,学生们真能消受得了吗?李嘉

  • 过期药有害,“神回复”更伤人

        郑山海

        今年2月底,湖南孕妇王女士在当地妇幼保健院拿了4盒共40袋德瑞欣维生素C颗粒,吃了两盒后发现,药已经过期近两个月。医院投诉科的工作人员承认医院发了过期药,但该院药剂科主任语出惊人:“过期药就类似于水果没有吃完……”他还把过期药比作剩菜:“我肯定吃剩菜,我相信所有中国人都吃过剩菜。”

        按照我国现行药品管理法的规定,超过有效期的药品,属于劣药。为了增强体质、保护胎儿,却吃到劣药,后怕程度可想而知。而药剂科主任不负责任的答复,更无异于火上浇油。

        的确,现在的药品成分都比较稳定,有效期的标注也是慎之又慎,大多数药品在正常的温度环境中,即便过了有效期,药效未必就马上下降,或产生多少变质的有害成分。但问题的关键显然在于:违规的时候不谈危害,而是对问题的腾挪转移。就如同醉驾的人说自己开得很稳,显然不能蒙混过关。药剂科主任作出这样的神答复,想必是以淡化事件为目的。医院发出过期药,肯定是一次不良事件或者医疗差错,如果公开承认错误,就意味着后续的追责不容回避。这个时候口不择言,创造出剩菜理论,潜台词就是,“一件芝麻粒大小的事,患者揪着不放,岂不是太矫情了吗?”其实,承认错误、接受处理,是最行之有效的方法。创造出一些欲盖弥彰的言论,只会将事情变得更加复杂。

        出现过期药,医院除了及时道歉外,应该反思在盘库和预防药品过期登记的相关流程上是不是存在漏洞,诚实告知患者具体是哪方面出了问题,并从药品机理上做好安抚工作,对药品过期可能出现的不良反应作出必要评估,让当事人真正踏实下来。

  • 电视机逼人看广告谈何智能

        张丽

        国产智能电视机已经走进很多家庭,提供比传统电视多得多的娱乐体验。但很多用户反映,每次开机时不得不忍受几十秒的广告。而且,这段广告还没法跳过或者关闭,显得特别不“智能”。当然,这个让消费者不爽的强制看广告的过程,对厂家来说很“智能”——因为可以挣来不少广告费,是重要的盈利渠道。

        值得注意的是,很多消费者在购买智能电视时,事先并不知道每次开机都要面对不能跳过、不能关闭、不能快进的广告。忍无可忍的消费者想找厂家给取消,才发现事情没那么容易,可谓“请神容易送神难”。

        对于无法消除的开机广告,有厂商给出的解决方案特别传统——关小点声。但这是声音大小的问题吗?这分明是在委婉地告诉消费者“忍着吧您”。有的生产商更是强词夺理——为了让用户避免开机等待时看单调的屏幕。强制播放已经涉嫌骚扰,如此解释更是对用户的蔑视。在以往类似的投诉中,就有不少用户明确表示,宁可看蓝屏,也不要看那些花里胡哨的商业广告。智能电视可以播放开机广告,但前提是用户有看不看的选择权。花钱买了电视机,在开机过程中没有跳过或者关闭广告的自主权,是何道理?这种电视机是“智能”,还是设置了“智障”?

        《广告法》第44条明文规定:利用互联网发布、发送广告,不得影响用户正常使用网络。在互联网页面以弹出等形式发布的广告,应当显著标明关闭标志,确保一键关闭。那么,智能电视的开机广告到底算不算“利用互联网发布、发送广告”的范畴?有些厂家声称开机广告播放属于没联网的时段,大钻“灰色地带”的空子,鉴于此,消费者盼望市场监管机构、互联网管理部门出台相关的解释,明确法律的边界,保护用户权益。毕竟今后家用电器的智能化水平越来越高,如果不能现在就立好规矩,查处不把法律放在眼里的商家,那么,消费者被骚扰的日子还在后头。

        所谓智能,是让电视机功能更强大,让消费者使用更便捷,而不是在开机广告上耍心眼,给消费者未看电视节目先添堵。

  • 点到为止

        侯江

        别误入歧途

        近日,玉渊潭樱花节吸引了不少游客前往观赏。园内人头攒动,园外则是一位难求,什么“位”,停车位!有假停车员现身,指挥急于入园的车主把车停进自己的黑停车场,一天能赚一两千元黑钱。接到举报后,派出所迅速出警。据警官介绍,公园附近有充足的停车位,只是很多群众不知道,或者不想多走那几步路。另外,公园周边地铁公交都很方便。看来,绿色出行的理念有待进一步深入人心。否则,假停车员上哪儿去赚黑钱?

        别另辟蹊径

        近日,位于昌平区南口镇的关沟两侧的山桃花和杏花进入始花期,市郊铁路S2线从居庸关长城山脚下的“居庸花海”中蜿蜒而过,年年都有不少人专程前往欣赏“开往春天的列车”。为了保障游客的人身安全,同时能更好地欣赏列车穿越花海的美景,一条在山坡上修建的“花海栈道”将于4月20日完工。“花海栈道”观赏点入口,就在高速公路出口旁。既然有了花海栈道,就请那些总想另辟蹊径的人们,别闯祸了,好好赏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