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王蒙:少年失眠 老来善睡

        ▌陈梦溪

        昨日,作家王蒙与朝阳医院睡眠中心主任郭兮恒二人合作出版了新书《睡不着觉?》,以作家与专家的对话形式完成,既是一本关于睡眠的科学趣史,也是一部哲学小品。

        郭兮恒第一次见到王蒙,觉得他“精气神儿可真不像八十多岁的人”,一看就是睡眠充足、心态好。而王蒙见医生不为看病,他“少年失眠、后来喜睡、善睡、嘚瑟睡”,有很多关于睡眠的个人经验,也有不少关于失眠的见解,正好与睡眠医学领域的专家探讨经验背后的学问。

        许多年前有一次,王蒙一大早起来就跟老伴嘀咕:“茉莉花茶太厉害了,喝多了,我这一晚上都没睡着,一分钟都没睡着。”谁知道老伴说:“您一分钟都没睡着?您可别逗了,您还打呼噜呢!”王蒙大惑不解,开玩笑说是不是夜里家里进贼,把他的睡眠偷走了。

        睡着的时间和对睡着的感受是两个概念。王蒙所说的是对睡眠的感受,这样的感受经常会误导医生对患者睡眠时间以及状态的判断。有些人总感觉自己整晚都没睡着,也经常会因此感到焦虑,就会想:我昨晚一夜都没睡,今天我怎么工作啊?怎么学习啊?于是很容易像王蒙这样,把对睡眠的错误感受转变成一种紧张的情绪。

        郭兮恒在临床遇到许多失眠病人都有这种困惑:明明觉得自己一晚没睡着,可是睡眠脑电图监测显示,其实睡了好几个小时。怎么回事呢?“‘睡觉’跟‘睡觉的感觉’是两回事儿,有的人就容易对睡觉的感觉出现错误的判断。”郭兮恒解释,在临床当中恰恰是有些所谓失眠的病人,总认为自己睡得不够,总认为睡得不多,甚至是认为自己没有睡,其实很多都是错觉——他们的实际睡眠时间比他们的感受要长得多。

        年纪轻轻就失眠?

        1948年,王蒙14岁,考上了河北高中,就是现在的地安门中学,开始尝试集体宿舍生活。一宿舍12个小伙子,“一会儿这个开始磨牙,一会儿那个开始说梦话,还有打呼噜的、放屁的……”折腾得王蒙几宿都没睡着,面色很难看。老师担心他是肺结核,让他去医院检查。王蒙跟医生说自己失眠了,医生把他轰出去:“你才多大啊你就失眠?!去去去,别在这瞎耽误工夫,去好好查查该查的。”

        自此,王蒙就开始关注起了睡眠,睡不好太难受了!“我最重要的养生经验可以说是:以睡为纲,身心健康,以睡为大,睡不着也不怕。”年轻时睡不好的王蒙,身体、气色都不好,区委书记都指着他说:“这孩子活不长。”“当时看我身体状况,那区委书记估计我都活不过30岁。”王蒙一听可吓坏了,“30岁就死了,您别价呀,这忒冤了,来这人世一趟,30岁就走了?打那以后,我对睡眠、对健康,没有不在意的地方。”

        王蒙少时的这种情况用专业医学术语解释叫“由环境变化引起的睡眠障碍”,可那时医院哪有睡眠科室呀,没医生帮他分析这些。依郭兮恒分析,虽然有些人在嘈杂的环境中也能呼呼大睡,但还有相当一部分人对睡眠环境要求是比较高的,而且老年人对睡眠环境的要求往往会更加苛刻。

        对此,王蒙的经验是:千万别给自己心理暗示,不允许自己说“今天环境不好,我没法睡”,这种语言必须革除;相反,要自我安慰“能睡一会儿是一会儿,靠着旮旯儿也得睡”。

        一次,王蒙开会到夜里两点,骑自行车回家路上就睡着了,只睡了几秒钟,差点摔在路边。“我就想告诉那些苦于失眠的人,一定要相信在这个世界上,睡觉是件很简单的事。”后来王蒙还得过疼痛难忍的“缠腰龙”——带状疱疹,没法躺下睡觉,就斜靠在椅子上睡,慢慢练就了怎么都能睡的功夫。

        失眠是个伪概念?

        王蒙对失眠的反思很有趣,在他看来,“失眠”是严重的、神经兮兮的、毒素超标的词。这个词给人造成一种错觉:这可是个大问题。实际上,人不可能总是睡得香甜,一段时间因为各种原因造成“睡眠障碍”是很正常的。换句话说,是“失眠”这个词语,而不是这件事,“造成了人生的歪曲、痛苦与麻烦”。

        王蒙以前的秘书对付失眠有个妙招——不承认什么失眠不失眠,只承认有时睡得好些深些,有时睡得差些浅些,把失眠在一定程度上看成是睡眠的一种形式。尽管王蒙觉得这个想法有点牵强,但颇有心理治疗、心理暗示的作用。“我现在也有睡不好的时候,但是我睡不好的时候,就在那儿歇着。”王蒙说,睡觉的本质是休息,一时睡不着,但躺着、眯着,都是休息。

        这种想法很有趣,不过现在比较流行的一种说法认为,只有“深度睡眠”才是有效的睡眠,所谓的“眯着”并不能使大脑得到真正的休息。

        用医学来分类,失眠分为“原发性失眠”和“继发性失眠”,很多人的失眠是暂时的,可能由于身体其他部位的不舒服或疾病等导致。失眠很多时候并不是一种病,而是其他问题所表现出的症状。郭兮恒认为失眠不能草率下结论,更不能全都靠吃安眠药解决,而是要先找出“病根儿”。

        失眠大都是焦虑?

        目前的研究表明,精神和心理问题是引起失眠症的首要因素,在失眠病人的发病原因中占60%以上。现代社会压力大、节奏快、竞争激烈,许多中年人的失眠是因为焦虑、思虑多或过于亢奋导致的。城市里睡不着的人群确实比农村多,白领人群中睡不着的比蓝领人群中的多,追求完美的、比较优秀的人有睡眠障碍的也偏多,女性失眠的患者要比男性的多。

        为什么每次躺在床上都很难静下心来?郭兮恒用现代医学研究解释:人在清醒的时候交感神经兴奋,睡觉时迷走神经兴奋。有的人上床后交感神经还兴奋,强烈地抑制了迷走神经兴奋状态,使人难以平静下来。

        郭兮恒多年治疗失眠的经验告诉他,影响睡眠的第一情感因素就是焦虑,表现为左思右想、忧心忡忡。很多找郭兮恒看病的睡眠障碍的病人,进诊室先拿出十几张CT,各大三甲医院同一个部位的检查,这种病人一眼就知道存在焦虑的倾向。郭兮恒接待过各种焦虑的患者,严重失眠的患者可能会发展成严重的焦虑,最后成为严重抑郁或者双向情感障碍,有人甚至产生暴力、发生犯罪行为。

        “世上最恶劣的就是嫉妒心、害人心,他有他的条件,你嫉妒也没用。一个人应该有意识地心斋,闲暇的时候干点儿自己有兴趣的事,不羡慕发财的人,告诉自己你该得的你也得到了。他一个月赚300万,你一个月赚3000,但你也没吃亏啊。”王蒙觉得想睡好首先要心态好,“先睡心,再睡眼”,心不静很难入睡,“庄子、孟子强调静,水静的时候你可以把水面当成镜子,但是水动的时候你永远看不到水里的自己什么样。”

        做到心如止水并不容易,郭兮恒的个人体会是“转换思维内容”,白天医院里出的事儿再大都不想,回家和爱人聊点别的。王蒙也有类似的经验:晚上跟老伴正说着闲话呢就睡着了。第二天说起这事,老伴儿问他:“你为什么不听人讲话就睡着了?”王蒙灵机一动说:“是因为你说的我都同意!怎么说得这么对呀!想的跟我都一样,我还搭什么话茬儿啊?真是知我者莫过我老伴也!”

        要不要吃安眠药?

        王蒙有好多睡眠不好的朋友,却无论如何也不吃安眠药,因为他们认为吃药会让人变笨,还会伤元气,更怕吃药成瘾。同时,他周围也有不少人吃安眠药吃了一辈子。比如作家茅盾从上大学时就开始吃安眠药。季羡林老先生更厉害,季老还健在的时候,谁去拜访他,他就对谁说:“你们凡是睡得不好的,就回去吃安眠药,我也是吃了七十多年了,一天都没断过,但我活了90多岁。”王蒙感慨,您看他老人家有那么大的学术成就,也没有像人们怕的那样,原来是天才,吃完安眠药变成傻子啊。王蒙虽平日不吃安眠药,但每次出国需要调时差时,他都会痛快服下安眠药,倒头大睡。一次去古巴参加会议,他不小心因为多吃了一次安眠药,还闹出个“乌龙”。

        “安眠药就是用来帮助失眠患者快速入睡的,特点是起效快,药劲消得也快。药物从嘴里到胃里,再到吸收后发挥作用。”在郭兮恒看来,安眠药要因人而异、因病而异,根据医生的处方服用,既不必恐惧用药,因有些许副作用就坚决抵制,也不能盲目依赖,热衷接受药物治疗:“入睡困难的用短效药,维持睡眠困难的用中长效药。还要考虑每位病人的年龄和身体状况。”安眠药在专业医生的指导下也可以长期服用。

        读过这篇文章且有相关困扰的读者,笔者建议去医院进一步咨询专业医师,为身心健康获得科学指导。

        视觉中国 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