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爱情没有标准算法

        王子蔚

        对于如今的中国青年来说,“找对象”和“工作”“买房”并列生活的三座大山。同样的,澳大利亚青年也面临着找对象难、谈恋爱不易的困扰。在3月22日在朝阳大悦城“单向空间”举办的中澳作家对谈活动《恋爱小说与爱情算法》中,“比尔·盖茨”最喜欢的小说《罗茜计划》的作者、澳大利亚作家格雷姆·辛浦生,与豆瓣阅读的三位作家酸菜仙儿、闻珺里、邓安庆一起聊聊恋爱小说的写作和爱情这个永恒的话题。格雷姆·辛浦生此次是受澳大利亚驻华使馆之邀,来中国参加3月20日至27日“第十二届澳大利亚文学周”。

        在这几位中澳作家的小说里,主人公都面临着恋爱或者婚姻的巨大考验。《罗茜计划》里,39岁的遗传学教授唐,大龄秃头版 Sheldon,智商无上限,情商无下限。他想要一位妻子,但是社恐的他相亲总是失败。于是他精心制作了一份调查问卷,在线上相亲网站和线下相亲活动的入口处长期发放。他相信,基于大数据、自我分析和女性样本分析的调查问卷,一定可以带领他直通真爱。

        酸菜仙儿的《我的相亲路上满是珍禽异兽》里,29岁的家具销售员吴映真正跋涉在相亲之路上。和唐不一样,她不相信有什么一站式找到真命天子的办法,所以她相亲无数,把自己完全交给了命运的随机性,并准备着孤独终老。她越是佛系,生活越是报她以奇葩,她的每一位相亲对象都槽点无数,却又特点鲜明,宛如她最喜欢的《动物世界》里一种又一种动物。

        邓安庆的《望花》里,大学刚毕业的热血青年张云松,因为陌生的职场、复杂的人际和微薄的薪水深感挫败。他在出差时认识了在小镇酒厂工作的赵娟。小镇姑娘的质朴、温柔和对大城市的向往让他心动,可她是一位理想爱人呢,还是只是一根救命稻草?

        闻珺里的《喜欢就买单》里,年过不惑的雷帐,曾经纵横情场,在想要安定的年纪遇到条件匹配的夏致。婚姻生活刚刚起步,90后女生麦当娜的出现却带来轩然大波。雷帐觉得自己和麦当娜只是个“失误”,他还是想和夏致过日子,但是麦当娜怀孕了,事态渐渐失控。虽然国籍、年纪、职业、经历完全不同,但他们四个人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找个合适的人共度余生怎么这么难。

        他们为什么会写爱情小说呢?爱情小说的写作让他们得到了什么?《罗茜计划》和《我的相亲路上满是珍禽异兽》其实属于爱情小说里更细的一个分类:相亲小说。经典文学《傲慢与偏见》其实也可以算是这个类型的作品。

  • 人设和人生

        《人设》

        李尚龙

        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我们每天在社交圈里扮演着别人,却对真实的自己越来越陌生。百万畅销书作家、青年导演、编剧,考虫网联合创始人李尚龙2019全新小说《人设》探讨“人设”与人性的话题。独立女性、好男人、学霸,因为互联网,我们见证了太多人的假面。人设崩塌,一个频频在当今娱乐圈里、生活里发生的现象,已成为与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的话题。因为当编剧的缘故,我总会见到一些明星,看到他们不为人知的一面。有阳光少年连吃几口肉都要受到限制,有私下里喜欢哲学的喜剧演员。“我逐渐明白了,让人看到的外在生活,叫人设;不被人了解的内在生活,叫人生。”原来计划写的是一个关于明星和公众人物的短篇小说,但写着写着,就收不住了。因为李尚龙发现,其实每个人都有人设,每个普通人也有属于自己的面具,因为场合不一样,面对的人也不一样。但脱掉面具后,我们,还是不是自己?面具戴久了,它是不是成了自己的一部分?人设和人的关系应该是什么样子的?真正的自己又应该是谁?作者通过小说表达了一种观点,不被人设限制真实的自己,未来的多样性,在自己的手上。

  • 翻译《小王子》没那么简单

        《小王子》

        [法]埃克苏佩里著 安东尼译

        湖南文艺出版社

        《小王子》是法国作家圣·埃克苏佩里于1942年写成的经典儿童文学短篇小说。青年作家安东尼翻译的《小王子》上周末出版,这是他第一部翻译作品,翻译经典不容易,在阅读安东尼翻译的版本后(以下简称安版),笔者与安东尼聊了聊“挑战经典”这件事。

        《小王子》并不是一部简单的儿童文学作品,在它风靡世界的几十年来,多位国内名家译者也都翻译了不同版本,其中不乏经典翻译版本,也留下了许多精妙的句子和词语。

        安东尼同时具有作家、厨师、设计师等多重身份,开创了治愈系的先河。其灵动温暖、充满生活智慧的文字,被周迅等艺人大力推荐,其中《红——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1》被改编为电影登上大银幕。

        安版与此前大众熟知的译本最大的不同在于将“小王子‘驯养’了狐狸”的“你愿意驯养我吗”,变成了“你愿意养我吗?”“驯养”一词可以说是《小王子》整篇故事的核心,对此安东尼的解释是“驯”这个字有“训练、驯服、驯化之意,并不是平等的关系。“我读过最多的翻译,是把tame翻译成驯养或者驯服。总觉得哪里不对,不知道为什么,这两个词总让我想到马戏团。”安东尼说,“请你养我吧”这句话在请求的同时,也赋予了权利。当然,究竟哪个词汇更准确,更打动人心,需要读者阅读后去评判。

        安东尼感到最“心虚”的其实来自语言,他常年生活在澳大利亚墨尔本,熟悉英语,但对法语并不熟练,而小王子的原文是法语写成。安版翻译是从英文版译来,并不是基于原文的翻译,而是“二次翻译”。为此他请教过一些从事翻译的朋友,也查找了几十个英文译本,力求弥补这一翻译专业上的先天缺陷。

  • 书写东北的长河史诗

        《大河风流》

        朱东惠

        作家出版社

        近日,辽宁作家朱东惠的《大河风流》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小说分为三部,约180万字,曾由单田芳先生改编为评书作品。作品描绘了大辽河畔以冯氏家族为主的几个家族四代人不平凡的人生之路与发生的传奇故事,缩演了从上世纪初到现今百年里中华民族的春秋大义、沧桑巨变、风云幻化。小说人物鲜明,主人公的际遇成长与悲欢离合,映衬了国家的命运、民族的衰兴、民众的甘苦、世事的炎凉、人心的幽明,显现了光明与黑暗、先进与落后、文明与愚昧、磊落与无耻、无私与贪婪的缠斗和转化,折射了文化的光辉、人性的复杂。

        在近日举行的《大河风流》研讨会上,批评家李云雷指出,这部作品令人联想起文学史上书写东北的一些经典作品,如萧军的《八月的乡村》。但经过了七八十年,视野又有很大不同,当年侧重写战士的勇敢,突出反抗的精神,而《大河风流》在汲取这些作品长处基础上又有了全新历史视角,以长篇史诗性的写法来表现一个地域的历史。此外,小说继承了中国传统的美学,注重故事和人物,特别是有大量诗词描写,这一点在现代作品中十分少见,带来有如读古典小说一般的审美体验。

  • “香”是一种雅事

        《香谱》

        陈敬 著 伍茂源 编著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香之为用从上古”,香料被人类使用的记载始于三千年前。历代文人骚客与“香”素有不解之缘,他们通过诗词歌赋、绘画创作将香料与日常生活紧密联系。经过几千年风风雨雨,“香”在社会生活中演变成一种独特的文化,成为中华精粹中的翘楚。《香谱》共四卷,内容包括香之品、香之异、香之事、香之法等,是记载香料源流、工艺,香文化发展的浩博之作,完美呈现古代文人雅士的生活状态。《香谱》以《四库全书》所收《陈氏香谱》为底本,内容蔚为大观,去粗取精,集历代香典之大成,是了解中国香文化首选之作,是现代中华经典辑佚的必藏之作,是今人滋养心智、调养身体的案头必备,提升生活格调必读之书。

  • 科学与人性的冒险

        《共同的生命线:

        人类基因组计划的传奇故事》

        (英)约翰·苏尔斯顿,

        (英)乔治娜·费里   著

        中信出版集团

        人类基因组是全人类的共同财产,对它的研究不仅是令人着迷的科学,也将在未来不断推动医学发展。人类基因组研究成果,与我们的每个人都息息相关。《共同的生命线:人类基因组计划的传奇故事》是2002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的震撼之作。一部分是作者阐述自己是如何由一个天生便对科学充满好奇的学生成长为线虫研究领域的翘楚,因此而获得诺贝尔奖这一殊荣,却在当时转向人类基因组研究的心路历程;一部分是从科学、社会和伦理等多角度,客观地描述了“国际人基因组计划”从酝酿、提出、讨论、实施直至完成过程中的很多鲜为人知的故事。

        正义和良知是人类文明的守望者,坚持正义和良知却需要莫大的勇气。以约翰·苏尔斯顿为代表的科学家抵制住巨大的利益诱惑,在舆论质疑和政治冲突中坚守和抗争,赢得了一场残酷竞争的阶段性胜利。不同于其他诺贝尔奖得主作品,该书不仅是一段真实的历史记录,而且处处燃烧着热情与正义之火,让我们体会到久违的震撼和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