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这两年你们在雄安过得好吗?

        雄安新区2周年

        又一年春到雄安,又是一年奋斗的好时节。两年前的4月1日,雄安新区成立设立的消息发布——千年大计、国家大事,这片土地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瞩目。两年过去了,顶层设计已经完成,这片方兴未艾的土地上,更多的变化正要发生,而无数追梦人正迎着这股东风,在奋斗的舞台上谱写自己青春的乐章。

        90后“原住民”

        雄安是我的家乡  希望亲手出一份力

        出生于1992年的仇纪朋可以说是见证雄安新区变化、也融入到雄安新区建设的第一批90后。仇纪朋出生于容城县仇小王村,2013年大学毕业后在北京工作,2015年回到了保定创业。2017年4月1日,当全国的眼光都关注到雄安身上的时候,身为雄安“土著”的仇纪朋觉得,自己要为家乡建设出一份力。可是做些什么呢?“新区成立之初,为了治理污染,本地的许多企业相继关停或外迁。我有些家人或朋友也因此失去了工作岗位。大家都对新区充满了美好期待,但又因找不到工作而迷茫。当地没有劳务市场,国内主要面向白领的智联招聘等平台也不适合雄安此时的用工需求,建立一个针对当地居民招聘平台的想法就这样诞生了。”

        想法一成型,仇纪朋就赶紧开始联系身边的朋友们,发现大家都准备为新区做些事情。他阐述了自己的想法后,立即得到了大家的支持。仇纪朋写代码,有在新浪、前程无忧等公司做宣传经历的刘磊负责宣传,在中央美术学院进修过的王亚霄进行网页设计……公司的前期筹备就这样开始了。“当时我们每个人都身兼数职,一个人当好几个人用,启动资金少,没有赢利点,基本是入不敷出……但还好在最困难的时候得到了天使投资,最终‘Hi新区’才得以正式上线。”

        针对刚刚成立的新区需要大量建设技工和基本服务类职业的状况,“Hi新区”是为新区“原住民”提供线上、线下招聘+职业教育+输出就业的新模式招聘平台。针对有务工需求的人,通过微信小程序的“一键找工作”板块,简单填写几个问题,就会有工作人员专门为其进行职业推荐;对于入驻新区的企业,通过“一键招人才”板块就可以登记自己的招聘需求,“Hi新区”后台工作人员在求职者与求职方之间进行匹配,保证双方都能以最高的效率找到最合适的位置。“大部分本地工人拥有的技能还是当初企业的技能,新区建设所需要的电工、焊工、架子工等都不懂,通过平台线上的微课堂板块和与线下的职业培训学校合作,拿到技工证后,当地工人的就业途径就更宽了。”

        截止到2018年12月底,“Hi新区”平台关注量已达24145人。合作企业39家,岗位需求346个,收集简历1269份,安排面试886次,实际上岗346人。技能培训方面,初领证达到1773人,复审人员77人,换证人员49人,共计参加考试人数1899人。

        现在已经是两个创业公司老板的仇纪朋不得不在保定和容城两地奔波,但在新区创业的朴素初心让他乐在其中:“我是容城人,雄安是我的家乡,我希望她变得更好,如果这其中有我亲手出的一份力,那怎么都说不上累的。”

        慕名而来的创业者

        赌一个十年之约  我一定会留在这里

        在2017年4月1日以前,方轩的人生都是按部就班、顺遂而无甚起伏的——兰州出生长大,哈尔滨读大学,毕业后去到苏州一家外资企业工作,在闲适又安逸的苏州定居,过上了很多同龄人羡慕不已的生活。但这样的生活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吗?在29岁的春天,方轩开始犹豫了。

        2017年4月1日,如往常一样,方轩在洗脸刷牙时用手机听起了广播,也是这时,雄安新区成立的消息钻进了他的耳朵:“雄安新区是继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之后又一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是千年大计、国家大事……”方轩心里燃起了一簇火苗。正巧爸爸也发了一条关于雄安新区成立的朋友圈,在跟爸爸交流时,父亲的一句话更给了他前进的勇气——“要不你去试试吧?”就这样半开玩笑的,方轩心里的种子慢慢落地生根了。端午节过后,因为工作调动,方轩来了北京,离雄安新区更近了。来京以后基本每个周末,他都要跟妻子、朋友开车来雄安新区转转,每来一次,心中的想法就坚定些。终于在2018年1月份,方轩和妻子决定辞掉工作,来雄安为心中的梦想打拼。“我还记得离开北京的那天,交接工作后加班,之后回家收拾行李,9点出发,10点半到雄安,再搬行李到新家,折腾到了半夜一点半,很累,但非常开心。其实晚一天再来也没什么,但是心里就是有鼓劲儿在催着我,仿佛一秒都不能等了。”

        方轩在容城县经营着一家创意咖啡馆,说起这个咖啡馆的创办,也是一次随性的决定。“一天下午,我跟朋友来新区‘踩点’,当想要坐下来交流交流时,却发现整个县城都没有一个能让我们坐下来说话的地方,在车里拗得脖子疼时,我们索性决定,不然就开个咖啡厅吧!”为这个看起来像是“一拍大腿”做出的决定,方轩付出了百分百的努力,从租场地、设计、装修,都是方轩夫妇和朋友亲力亲为的,“在大城市里,室内设计和装修已经是非常成熟的产业了,可是这里不行,有些东西我们给了图纸工人都不知道怎么做……印象最深的一次是门锁装了三天都没装好,怕店里的东西被搬走,我在咖啡厅地上睡了三天。”说起那段每天睁眼就是困难的日子,方轩已经有了过来人的从容。由于想赶在世界杯当天开业,时间实在太紧张,开业前一天半夜三点多方轩和团队才研究好菜单……就这样跌跌撞撞的,远邦咖啡厅如期开业了,容城县的人们在世界杯期间有了喝东西看球的地点,咖啡厅的生意非常不错。

        2018年9月,咖啡厅的生意慢慢步上正轨,方轩决定把咖啡厅主要交给妻子打理,而自己的工作重心转移到创业服务上来。为了这份新的事业,方轩写好又撕掉了五六份企划书,终于在11月成立了雄安辅良商务服务中心。“辅良取的是‘辅君良臣’的意思,创立这个平台跟我自己在雄安的创业经历有关,我在雄安见了很多来创业的人,大家初来乍到都是两眼一抹黑,通过这个平台,我们可以给创业者提供精装办公空间、工商、法律服务;也可以把各方资源整合起来,通过合作达到共赢。”目前辅良旗下已经加盟了14家企业,孵化了两个创业团队。

        转眼来到雄安已经一年多了,被问到放弃原来稳定的工作是否后悔时,方轩回答:“这个问题我每天也会问自己一遍。累到不行的时候也会想,如果没来是不是更好?但是一想到原来一眼就望到头的工作,对我来说才是真正的恐怖。未知的生活能让我更激动。前几天我跟一群在雄安创业的朋友聚会时赌了一个十年之约,当时我说,十年之后,不管成功与否,我都一定要留在雄安。这两年我看到很多雄安的创业者来了又走,但是我一定会坚持下去。”

        没赶上深圳  不想错过雄安

        来雄安创业之前,潘利峰在杭州一家公司上班。就读于中国科技大学信息工程专业,毕业后潘利峰很轻松地进了杭州一家大公司,一干就是五年,还不到而立之年的他可以拿到将近50万的年薪。但长期昼夜颠倒的工作时间、空中飞人的工作状态让他感到有些吃不消。

        2017年的春天,因为公司要在燕郊设立一处机房,潘利峰被派到了燕郊工作,也是这个契机让他与即将成立的新区有了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当年4月1日,雄安新区成立的消息宣布,潘利峰身边的许多朋友都说要去雄安看看,潘利峰便跟着他们一起,这样一来二去,认识了很多来雄安创业的人,看着兴致勃勃的“淘金者”,他动心了:“为什么我不自己也来做点东西呢?”2017年7月份,潘利峰在雄县的一家酒店住了11天后,终于下定了要来雄安发展的决心。

        在当地朋友的介绍下,他与雄县政府合作,负责熙颐易达孵化器下属的一个科技公司的运营,在雄安创业的朋友们如果需要技术支持他也会给予帮助。潘利峰坦言:“现在根本不赚钱,但说实话我每天都非常开心,因为在这里我能遇到很多像我一样的创业青年,大家每天坐下聊天就能碰撞出无数的好点子,雄安新区可以说是一张白纸,不管是巨头公司的‘大佬’还是初出茅庐的职场小白,她的包容性让我们所有创业者都能无障碍地坐下交流,每天过得都很充实。”

        离开风景优美的老家安徽芜湖和当时定居的新一线城市杭州,毅然来到方兴未艾的雄安新区,家人最开始是犹豫的,但潘利峰的话说服了他们:“对我们这代人来说,深圳特区设立的时候我们还没出生,浦东新区设立的时候我们还没踏入社会,我一直有没能参与到国家大计中的遗憾。而如今雄安新区成立了,我怎么能不来呢?”

        本报记者 车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