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三界碑”处看长城变迁

        ▌柴福善

        说起长城北京段的东起点,就不得不提到在驴友圈里颇为有名的“三界碑”,以及由“三界碑”而衍生出来的“一脚踏三省”景区。

        咱们国家有不少三省交界点,所处的位置各有特色。比如皖鲁苏的三省交界点是一口井,被称为“三省井”,井台侧壁分书三省名,井上后来添了一小亭。喝一口这井里的水,等于饮了三省之水。滇川贵的三省交界点是一处河道,称为三江口。大部分三省交界点都竖有三棱柱的界碑,三面分别镌刻着三省的全称或简称。京津冀的三省交界处,就立有三棱柱的界碑,这个“三界碑”的特别之处在于它立于明长城的敌楼基座之上。

        平谷明长城为明长城北京段最东端,蜿蜒于东北部群山间,东起河北省兴隆县、天津市蓟县和北京市平谷区交界处的金海湖镇红石门村大松木顶。这里有座敌楼,多年风雨蚕食仅剩楼座。就在楼座上,树立着北京、天津、河北“三界碑”。北京地区靠近“三界碑”的就是红石门村,该村四面环山,植被覆盖率高,借着村北山顶明长城和“三界碑”的资源,开发出“一脚踏三省”景区。“三界碑”海拔600多米,从这里可以看到山下北京方向的水库、天津方向的小山村、河北方向的山路,还可以看到蜿蜒远去的长城残墙。

        生活在“三界碑”附近的居民有喜有忧,以前他们打电话时,一不小心就被收了“漫游费”。京津冀协同发展后,漫游费取消了,用起电话来也放心了。站在“三界碑”处,甚至可以望见有“京东第一大集”之称的靠山大集。已有600多年历史的靠山大集名声在外,特殊的地理位置吸引了京津冀三地的商贩和顾客。

        这一期的“长城春秋”,就从“三界碑”所处的敌楼开始,为读者介绍平谷区长城的特点。

        “三界碑”处

        长城多为“干碴边”

        平谷境内长城为北齐始修,沿用至隋唐,至明代进一步重修、加固和完善。近年在桃棚、魏家湾一带,发现了一段明以前的长城,专家基本认为北齐长城。

        作为南北朝时期的割据政权,北齐虽然仅存在28年,但其确实大规模修筑了长城。《中国长城沿革考》记载:“天保三年(公元552年),自西河总奏戍筑长城,东至海,前后所筑东西凡三千余里,六十一戍。其要害置州镇,凡二十五所。”《北史·斛律羡传》亦有记载,那时修筑的长城,应该经过平谷,而且周边邻县也发现了北齐长城遗址。

        平谷境内的明长城为蓟镇长城的一部分,全长48.52公里,属蓟镇马兰路、墙子路管辖。明《四镇三关志》等典籍记载:明洪武、永乐年间建关隘,嘉靖三十年建造边城,嘉靖三十六、三十八、四十四年、隆庆元年进行修缮,隆庆三年至万历元年建造空心敌台。此外,现存碑刻分别记录万历、天启、崇祯年间修造边墙和营寨的情况。

        “三界碑”就是平谷明长城的起点。从“三界碑”处仔细观察天津段的长城,全部是用干垒的方式筑成。这种全为毛石垒砌为简易石墙、没有使用包浆的长城,当地称“干碴边”。从“三界碑”放眼西望北京段的长城,将军关至三界碑段长城不是用城砖砌的,用的是当地的山石料,因此损毁很严重。近年当地已经整修过了,原本残存的城墙、长城墙体之上的乱石基本上见不到了,原来用石块砌成的长城已经用白灰进行填缝勾边,所以北京段的长城通体看上去都是白色的,十分醒目地逶迤于山脊之上。

        长城自“三界碑”所处的敌楼起始进入北京,沿区界向西北至黄松峪乡,经南独乐河镇,向北经山东庄镇、熊儿寨乡、镇罗营镇等6个乡镇19个村,至镇罗营镇北水峪挂弓顶,出平谷境,进入密云、兴隆境内。从历史照片上来看,长城平谷段在一整片的青峰翠峦中,以古朴雄浑之势无限向西北方延伸,在崇山峻岭之巅蜿蜒曲折,腾挪伏跃,勾勒着群山的轮廓,一眼望不到尽头。

        平谷明长城大致为东南至西北走向,城墙依山势而建,多处以险为障,以崖代墙。由于年代久远,墙体损毁严重,一般高3至5米、宽1至4米不等。墙体、墩台、垛口均呈梯形结构,上小下大,收分明显,增加了长城的坚固性。而关隘、敌楼以条石作基,大城砖垒砌,其余皆以当地山石垒筑,即“干碴边”。如镇罗营玻璃台段边墙采用当地花岗岩,这在其他地区很少见。南水峪关口北侧半山处,保存着当年修长城的采石场,面积约几百平方米,可以看到已经凿好及正在开凿的大条石或开采的石料,还有裸露的大块花岗岩。石头垒砌的边墙以石灰抹缝,墙芯以碎石块和黄土夯筑,上面平铺石片。马道以石块砌平,缓处为漫坡,陡处以条石砌筑台阶,在墙体内侧较陡处用大石块垒成梯阶,以便士卒马匹行走。

        在古代,修造长城往往采用分段包修的方式,七八十丈、百八十丈的一段城墙,大致需数千官军,还会有诸多民夫。就是修造一座敌台,也颇为不易,如平谷区的“补修榆树岭敌台”刻石所记:“真定民兵营,奉文秋防补修。本年春防,原派墙子路镇虏关地方榆树岭二等敌台一座。底阔周围一十四丈,收顶一十三丈,高连垛口三丈五尺,俱用行凿细石坐基……方砖墁顶,上盖望房三间,券门一座,门窗俱全。督率兵士,于本年七月二十六日兴工起,至十月初六日止,遵依合式修完,坚固堪垂□义。管垒砌把总李大器,管工旗牌杜峰,石匠赵崇德,泥水匠孟□祯。万历四十四年(公元1616年)十月初六日立。”由正七品把总“管垒砌”,下约有战兵440人,且不说是否有民夫,修造两个多月,可见施工之艰辛。

        五座关口扼守京东北

        为便于防御,在长城沿线的两山之间、山河之间,往往要修筑诸多关口,并派遣重兵把守。这些关口平时是长城沿线商旅与百姓进出的通道,战时则是进攻和防守的重点。明长城平谷段沿线共建有彰作里关、将军关、黄松谷关、南水谷关、北水谷关5座关隘,今多毁弃,甚至已遗迹无存。

        将军关是明代万里长城进入北京段东端的第一座重要关口,位于平谷东北部,东与天津蓟县接壤,北与河北兴隆毗邻。历史上为咽喉要道,系兵家必争之地。明《四镇三关志》载:“永乐年建正关水口,东西墩空,大段头山墩空,通众骑,极冲,迤西通步缓。”民国三十三年《蓟县志》载:“将军石在将军关村北之阳,石高三丈六尺,兀然矗立,形基壮伟,上刻‘将军石’三大字,为明成化参将王杞书,关遂亦以此石之名名之。”1959年4月平谷县第一次文物普查登记表亦记,“将军石为一高约6米、直径约3米的大岩石,南面嵌有两块石匾,均刻‘将军石’三字,一为明成化时刻,一为明万历时刻”。

        将军关大部建筑毁于战火,就连将军石上的匾额,也毁于“文革”,唯巨石屹立。现存关城基址,东西长120米,南北宽80米。关城内从防御角度设计的“丁”字街,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还保持原有布局,现多已无存了。城楼东侧有敌台遗址,基础为大块条石垒砌,上为砖筑,内侧建一石券门,可拾级而上。上有回廊式铺房,基础保存完好。券门左右墙体砌10个“U”形凹槽,间隔2.9米,以异形砖拼砌,上深下浅,极为平滑。这些凹槽不是面向关外,而是设在面向关城一面,其用途或说上下运送东西的溜道,或说雷石口,或说排水设施,尚无定论。2002年,对将军关遗址抢险修缮,整治周边环境和修整登山步道。修缮中,发现部分墙体、敌台中间以石头垒筑,外以单层或多层城砖包砌。可见此段长城曾多次修缮。同时,清理出石雷、铁炮、炮弹、铁镐、铁铲、铁箭头及明崇祯七年分修边墙城志等文物。在其他段长城,如黄松谷关还发现铜炮等重要文物。

        南水谷关,位于镇罗营镇张家台村东南,据《四镇三关志》载:“南水谷关,洪武年建,正关河口,平漫,通众骑极,余通步缓。”此处关口地势平缓,宽60米。原有关城一座,现存关城基址清晰,长约800米,宽120米,为石砌土墙,北有校军场。

        在南水谷关、北水谷关西边,当初还有一座猪圈头关,后改为镇虏关,清时改作镇罗关,所守的应是南水谷、北水谷两个小关口。如《畿辅通志》所记:“关之北三里曰北水谷,南八里曰南水谷。成化中,各因山增设二关。”这“关之北”之关,即是猪圈头关。或因此关守卫南北水谷二关,且在二关之上,才有“上关”之称。今关上村东两山间,旧有南北向一道城墙,长约二里来地,村人称作横城子。横城子北头山上,有一座方城,称作北城。横城子东边约二里来地,还有一座上关城,今遗址尚存。

        (下转35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