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三界碑”处看长城变迁

        上接34版

        明代平谷驻有8座兵营

        长城内外,建有各种城堡,明代称为营寨,即各种兵营,与长城构成掎角之势,形成完整的防御体系。平谷境内共有将军石营、峨嵋山营、熊儿谷营、镇虏营及黑水湾寨、峨嵋山寨、鱼子山寨、熊儿谷寨8座营寨。

        峨嵋山营位于南独乐河镇峨嵋山村北。明《四镇三关志》载:“峨嵋山营,城堡一座,永乐年(公元1403-1424年)建。”从北至南依次分为上、中、下三营,上营为石筑营墙,东、南、西三面设有砖券门楼,南门上镶嵌“峨嵋山营”石质匾额。建筑毁于抗战时期,仅存北部残墙,长120米,宽5米,高5米。中营、下营没有营墙,下营西南有校军场一处。

        镇虏营位于镇罗营镇,与密云接壤。明《四镇三关志》载:“镇虏营,城堡一座,原为猪圈头营,永乐年(公元1403-1424年)建。”清《畿辅通志》载:“镇罗关,在墙子岭关南。县东六十里,有二城,东为新城,西为旧城。北去墙子峪三十里,有把总戍守。其东南接蓟州之将军关。镇虏营下关及寨五:鱼子山寨、熊儿谷寨、南水谷关、北水谷关、灰石口寨,俱洪武年建(《四镇三关志》)。”镇虏营分上营、下营,应该是先建下营,两营东西城门贯通,中间相隔近百米长马道。西边的下营设东西二门。西门上镶嵌“镇虏营”石质匾额,东门上镶嵌“北边雄镇”石质匾额。西门外有30亩衙门地、校军场等。

        鱼子山寨位于山东庄镇鱼子山村西北。据《四镇三关志》载:“鱼子山寨,洪武年(公元1368-1398年)建,通步缓。”建有围墙,以山石垒砌,南北设门,北门无存,仅存南门楼。南门楼为一座过街楼,已经多次重修。下为券拱门,南北贯通,以供出入,南侧上书“崇光门”3个楷体大字。上为单层楼屋,面阔一间,硬山顶,上覆筒瓦,调大脊。过去楼内供奉关公坐像,泥塑,故称老爷庙。抗战时期,平(谷)密(云)兴(隆)联合县县委书记李子光等常在此开会研究工作,故当地又称“子光楼”。

        熊儿谷寨位于熊儿寨村委会北。《四镇三关志》载:“熊儿谷寨,洪武年(公元1368-1398年)建,正关河口,通单骑,冲,余缓。”近年修建的花峪水库就是过去的河口,即关口处,明代长城由南往北蜿蜒而去。熊儿谷寨石筑寨墙,设北门、南门及西门,东面临山,当地人称“石头城”。这些门没有城门楼,就是山里人家一样的简陋稍门。

        熊儿谷寨往西不远处是九里山。当地人相传,此处驻守的军队大约30来人,头领是把总,并说把总就是武举以下的人做的官,而把总就住城北部中间位置。据说那里过去有一座火神庙,老着火,就给拆了,然后盖成把总办公之所了。

        清代职责改为守护东陵

        随着朝代更替,明朝被推翻,清朝建立,过去的边关重镇失去了旧有的军事作用。不过,平谷境内的营寨和城堡却被继续利用,其职责变为守护清东陵及东陵“后龙之地”。清光绪二十年(公元1886年)《遵化通志》专设《陵寝志》,记载雾灵山为东陵后龙之地,遵化、蓟州、密云、平谷各州县皆为“附近陵寝禁地”。自清顺治十八年(公元1661年)始在遵化马兰峪修建东陵起,至民国四年(公元1915年)开禁,“后龙之地”封禁了254年。

        《遵化通志》“营制”记载:“马兰镇,总兵一员……以守护陵寝。”“驻遵化州马兰关,辖本标左右营,并余丁营,兼辖遵化、蓟州、曹家路、墙子路、黄花山等营”。“右营驻本标,守护风水围墙迤西。守备一员,辖本营,并余丁营暨黄崖关、青山岭、将军关等三汛。”“将军关汛,把总一员,守兵五十五名。”又记载:“墙子路营,驻密云县境墙子路,守护风水后龙地。都司一员……辖本营,并镇罗关、杨家堡二汛。”“镇罗关汛,把总一员,外委一员,额外外委二名,马兵三名,守兵一百名,营马五匹”。

        清代兵制,凡千总、把总、外委所统率的绿营兵均称“汛”,其驻防巡逻的地区称作“汛地”。清时将军关为右营所辖,守护陵寝;镇罗关为墙子路营所辖,守护陵寝的“后龙之地”。并可见其驻兵之大概。

        这些关隘、营寨多已无存,名字或作为地名或作为乡村名却保存下来,如彰作、黄松峪、南水峪、北水峪、峨嵋山、镇罗营、黑水湾、熊儿寨等,至今还在使用。

        平谷境内的长城,作为明前长城和明代万里长城的一部分,早已成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和世界文化遗产,称得上“长城边关征战地,今为胜迹壮河山”。可惜的是,虽然长城平谷段是明长城进入北京段的起点,但是平谷段从未对外开放,原因是由于年代久远,平谷的长城损毁非常严重,大部分墙体坍塌、乱石堆砌、杂草丛生、轮廓不清,不适合野外攀爬。“十三五”期间,北京将打造北部的长城文化带。作为长城文化带四个组团之一,平谷红石门至将军关长城段的文物保护成为平谷区的一项重点工作。平谷区还计划将红石门长城打造成红石门景区,未来这一从未对外开放过长城的区县,也有望向市民开放重点长城段。

        本文图片摄影:柴福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