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脏乱差”如何变成“美佳净”

        春意渐浓,鲜花满巷,告别了脏乱差和违建,西城百姓家门口的胡同干净宽敞了,“颜值”也越来越高。从今年开始,西城区15个街道30条街巷共同加入到“西城最美街巷”的评选中,杨梅竹斜街、前门西河沿、南柳巷、里仁东街……曾经让居民游人皱眉头的胡同成了春日踏青的好去处。

        南柳巷

        3次入户 违建消失了

        北起琉璃厂西街,南至前孙公园胡同,南柳巷是西城区的一条古街巷。下午两点多,睡醒了午觉的王家良老人照例拿着手机,打南柳巷往东椿树胡同溜达。沿途只要一抬头,就能看到粉白的桃花、紫色的丁香和红色的海棠争相开放。走到东椿树胡同尚小云铜像前,王大爷看到几个年轻游客在此驻足,便主动上前搭话:“我帮你们拍张合影吧,看我们的胡同多漂亮。”

        南柳巷的古朴静谧和东椿树胡同的花团锦簇勾勒出了胡同之美。就在去年年初,南柳巷还是另一番景象:上世纪90年代遗留的小煤棚挤占着电线杆之间的空隙,居民私自搭建的违建更是一个接一个。王大爷说,这些违建大多延伸出4平方米左右,很多挤占着便道,让路面宽度仅剩两米。椿树街道城管执法队的陈世英告诉记者,南柳巷是老北京平房集中地区,这里违建多,拆除比较难。自从去年7月份街道针对南柳巷展开集中整治,他和队员们就和这些违建较上了劲儿:“别看面积小,问题可不小,尤其是小厨房,特容易引起火灾。”

        家住南柳巷9号院的高女士一家三口蜗居在7平方米的平房内。为了拓展自家空间,高女士无奈加入了“4平方米”扩建队。“您是老党员,拆除违建得带头啊,希望您配合我们工作。”陈世英走进高女士家,开场白过后,眉头不禁皱了起来。他看到7平方米的空间里只有一个上下铺,连个放椅子的地方都没有。“您瞧,我们家就这情况,不是成心和政策对着干。”高女士无奈地说。从高女士家出来,陈世英挠头了:“违建必须拆除,街坊们的实际情况也不能视而不见,怎么才能妥善解决呢?”

        当天,陈世英找到南柳巷的街巷长孙宁商量对策。“高大姐是党员,思想觉悟没问题,只要解决了她家的实际困难,思想工作做通了,就能够起到带头作用。”听了孙宁的建议,几天后,陈世英又来到高女士家:“今天我们来是给您解决困难的,怎么拆咱们好商量。”拉家常的几句话,让高女士对陈世英的态度也随和了许多。“社区正在帮大伙想办法,提供活动室或空闲办公室,让确有急需的居民暂时存放物品,还准备联系公共浴池给老街坊们打折,您家的问题不就解决了么?”听陈世英这么一说,高女士的双眉舒展了:“要是这样我带头拆!”

        又过了两天,高女士主动拨通了陈世英的电话:“小陈,我已经拆完了,你来看看,哪儿不符合规定,咱们再拆。”放下电话,陈世英第三次来到高女士家,小小的违建消失了,陈世英的心里像开了一扇门:“有您带头,拆违工作就好做了。”3个多月后,胡同32处违建中的27处拆除完毕,剩余5处也正在推进当中,重新粉刷的胡同外立面呈深灰色,和电线杆之间的花池、景观小品形成色彩对比。王家良说,现在,每当他看到游客打此经过,都会热情地招呼:“这是南柳巷,我帮您拍张照吧。”

        前门西河沿

        垃圾不落地 街面“白净”了

        “老刘,过两天到社区来拿种子,把丝瓜辣椒都种上。”昨天下午,家住前门西河沿的那保平急急忙忙找来刘虹、蔡建庚等几位老邻居,沿着胡同巡视起百余个大小不一的花箱。红色的海棠花格外显眼,黄色的凤仙花透出香气。春日的下午,一街两巷十几位老人,巡视的、看花的“各司其职”。看到花箱里的花朵还未完全盛放,被誉为胡同“花把式”的刘虹转身回家抄起水壶,挨个儿浇水:“这不,天一暖和,老街坊和游人们都愿意来这儿,看看胡同春景。”

        别看如今花团锦簇,就在去年,前门西河沿还是垃圾满地、架空线屡见不鲜。为了让街巷环境更美,大栅栏街道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在前门西河沿推行“垃圾不落地”,撤走原有的老式垃圾桶,取而代之的是居民自觉分类,定时投放,定时收取。与此同时,以那保平为代表的“绿色风尚”垃圾分类志愿服务队也应运而生。

        撤桶之前,老街坊们养成了站在门口“练投篮”的习惯,每天早起,很多老人和上班族拎着一袋垃圾就朝门口的垃圾桶里扔:“命中率不高,经常扔外面,加上风一刮,街面上纸屑和果皮随处可见。”那保平说,居民们多年形成的习惯让这条距离大栅栏步行街仅百米之遥的西河沿门可罗雀:“很多游人打这儿过的时候都加快脚步,觉得街面脏乱。”

        想要提高街巷颜值,就得从改变扔垃圾的习惯开始。那保平和其他19名志愿者没少费工夫:“整个胡同2000多户,我们挨家挨户分发垃圾袋、家用小垃圾桶,跟大伙讲如何分类、如何投放。”遇到特别消极的,那保平他们就主动帮着分,光是塑料手套,每位志愿者就随身带着两副。从去年7月份开始,20位老人把700米的胡同分为了四片,每天早上7点半,他们准时出现在自己负责的大院门口,随着哨声,逐门逐户验收垃圾,早晚各一次,直到保洁员把一个个分好类的垃圾袋全部收走,老人们才各自回家。

        冬天太阳出来得晚,为了不耽误收垃圾,那保平用手机设置了四个闹钟,每隔5分钟响一次,确保自己能准时到岗。老人们的努力换来了居民们的认可。如今,前门西河沿的街面上再也看不见果皮和纸屑了,街巷两侧摆放着不少景观小品、花卉绿植。街面的颜值提升了,坐着三轮前来游玩的年轻人也多了。“体验了大栅栏商业街的热闹与繁华,再来这里看看美丽的西河沿,一动一静当中,老北京胡同的韵味就品出来了。”几位居民异口同声。

        马上就访

        重点推进鼓楼地安门天桥等片区提升

        胡同“颜值”的升高体现了“背街小巷”整治工作的不断深入。北京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委西城分局局长倪峰对此表示,今年,西城区将继续围绕中轴线和长安街沿线等重点区域,科学组织、精细施工,提升居民生活品质。同时,西城还将在街区整理和胡同整治方面持续发力:“推进鼓楼西大街、阜成门内大街等片区更新,推动旧鼓楼大街、地安门内外大街、太仆寺街、小六部口、天桥南大街等片区提升,将是下一步工作的重点。”此外,西城区还将持续拆除违法建设,补充完善公共服务设施,增加公共绿地。完善责任规划师制度,更加注重与群众互动,在每个街道都建成一个街区整理展示中心,精心打理每一个街区。本报记者 张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