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市网信办原副主任陈华获刑9年

        本报讯(记者张蕾)记者上午从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获悉,原北京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党组成员、副主任陈华,因犯贪污罪被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处有期徒刑8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0万元;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并处罚金20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9年,并处罚金60万元。

        陈华原系北京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党组成员、副主任。因涉嫌贪污,2018年4月8日陈华被北京市监察委员会查获归案。后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以贪污、受贿两项罪名对陈华提起公诉。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认定了陈华的若干犯罪事实。在贪污罪中判决认定,陈华于2007年至2018年间,利用担任北京市互联网宣传管理办公室网络新闻管理处副处长、处长、北京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网络信息服务管理处处长、北京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党组成员、副主任等职务便利,采取返还宣传推广费、虚构公务支出、报销个人费用等方式侵吞、骗取首都互联网协会公款共计人民币322万余元。

        在受贿罪中一审判决认定,2004年至2010年间,被告人陈华利用担任北京市委宣传部外宣办主任科员、网宣办网管处副处长、处长等职务便利,为天狮集团有限公司、国家电网有限公司、中国国电集团公司、李某等企业和个人在互联网信息管控等事项上提供帮助。2006年至2018年间,陈华非法收受上述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05万余元。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一审判决陈华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并处罚金20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1年,并处罚金70万元。责令被告人陈华退赔首都互联网协会人民币322万余元,追缴陈华违法所得人民币96万余元。在案扣押款物分别予以处理。

        一审判决做出后,陈华提出上诉,理由为其有自首、退赃情节,认为一审量刑过重。

        北京高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一致。北京高院认为,上诉人陈华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占有公共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贪污罪;陈华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巨大,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亦构成受贿罪,对陈华所犯贪污罪、受贿罪依法均应予惩处,并数罪并罚。

        经查,北京高院认定陈华具有自首情节。鉴于涉案赃款、赃物已全部退缴,可依法对其所犯贪污罪减轻处罚,对其所犯受贿罪从轻处罚。

        据此,北京高院于4月3日做出二审判决维持了一审判决中的第二项、第三项,撤销了一审判决的第一项。改判陈华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8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0万元;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并处罚金20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9年,并处罚金60万元。

  • 图新闻

        4月9日,气温骤降,北京市区生态环境局加大环境保护工作力度,强化监察监测,在进京口配合公安执法检查重型柴油车920辆,移交公安处罚90辆,处罚金额1.8万元。图为在阎村镇张庄村,环保工作人员雨中检查车辆,测尾气。阎彤 摄

  • 家属诉屠宰厂“刀具管理不力”

        本报讯(记者安然)前年夏天,两名肉贩在屠宰厂里因挑选猪肉的先后顺序发生殴斗,王某抄起屠宰厂里的刀具,将与他殴斗的邓某扎死。王某已于去年被北京三中院判处死缓。昨天上午,死者家属起诉屠宰厂一案在顺义法院开庭。邓某的家属说,屠宰厂没有对刀具进行严格管理,也因管理疏忽没有发现并阻拦王某持刀杀害邓某,应承担一定责任,故索赔各项损失47万余元。

        2017年7月14日,顺义区一家屠宰厂内,王某和邓某都要挑选品相更好的猪肉,双方先是发生口角,很快动手打了起来,身材更壮实的邓某将王某打翻在地,之后被人劝走。王某在地上躺了片刻,站起身,一言不发地走了。现场目击者回忆,他离开了半分钟,返回的时候手里多了一把刀,嘴里喊着“让你老欺负我”,手上的刀就对着邓某扎了过去,一连扎了很多下。

        王某随后逃离现场,次日在河北张家口的公安机关投案。据他本人的供述,他从地上爬起来以后,就想着要报复,在屠宰厂给猪肉盖章的地方,他发现桌子上有一把刀。“我见到这把刀,就产生拿刀扎他的想法。我接着到挑选猪肉的地方,发现邓某还在那儿挑猪肉,我就更生气了,就上去扎了他。”

        去年6月,北京市三中院做出的一审判决显示,王某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但是此案的赔偿问题并未得到解决。昨天,邓某的妻子和两个儿子将案发地屠宰厂告上法院。三名原告认为,三中院在判决书上,清楚地写明王某是从现场拿到的刀具,证人也证明杀人的刀是屠宰厂的刀,屠宰厂对刀具管理不当,且安防管理不当。“现场有监控,监控人员发现王某持刀向死者邓某跑来的时候,如果尽到了提醒义务,邓某也不会被刺。”

        被告屠宰厂表示不同意原告诉讼请求。其代理人说,邓某遇害的整个事件当中,屠宰厂并无任何违法行为。“被害人遇害身亡,直接且唯一的原因是邓某与王某二人之间的恩怨引发的,与屠宰厂无法律上的因果关系。”被告一方认为,王、邓二人最初的互殴,以及邓某被刺中之后,屠宰厂均积极进行了救助,虽未阻止悲剧发生,但已尽到合理的救助义务,主观上没有过错。同时,屠宰厂并非开放性的公共场所,企业与采购商之间,没有涉及到安全保障义务的法律明文。“这把刀确实是屠宰厂的,但屠宰厂干的就是生猪屠宰的工作,刀是主要的生产工具。”代理人表示,从王某在实施故意杀人时,偷取刀具并迅速实施杀人的行为来看,被告无法预知或阻止,在整个过程中,被告一方并无过错。

        最后,原告代理人追加行凶者王某为本案被告,并提交申请书,该案将择期继续开庭。

  • 逆行撞飞“的哥” 肇事者获缓刑

        本报讯(记者孙莹)去年夏天,西城区阜成门外大街发生的一起纠纷备受社会关注。一名奥迪车司机与出租车司机发生行车纠纷,出租车司机持械砸奥迪车玻璃,奥迪车司机掉头逆行将出租车司机撞飞。北京法院裁判文书网近日公布了这起案件的判决书,奥迪车司机刘某因犯故意伤害罪被西城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两个月,缓刑两年。

        这起纠纷发生在去年7月31日中午,至今,网上仍可以搜索到路人拍摄的视频。在阜成门外大街,一名奥迪车司机和出租车司机发生行车纠纷,出租车司机从后备箱中拿出一根管状器械,冲过去砸奥迪车的玻璃。奥迪车立即开走,现场一名女子情绪激动地叫喊:“我孩子在车里你砸车是吗!”很快,奥迪车逆行返回,撞向出租车司机。出租车司机被撞飞起,越过中间几辆车,落在几米外,坐在地上浑身是血。那名女子抱着个小女孩匆忙跑到路边,路边的目击者不禁埋怨:“别了一下的事非得搞大,再把孩子吓着。”女子回应:“我孩子在车里呢他砸我们车。”

        事发后,奥迪车司机刘某被警方刑事拘留,后被提起公诉。

        法院的判决书中显示,31岁的刘某是一家公司的销售经理。他驾车撞击出租车司机王某,造成王某右侧肱骨大结节骨折、两根肋骨骨折、双肺挫伤、胸腔积液、左侧眼眶内壁骨折、全身多发皮肤裂伤等伤情。经鉴定,王某所受损伤程度为轻伤二级。

        刘某撞人的动机在判决中并未体现,不过公诉机关和刘某的辩护人都提到,出租车司机王某有一定过错。

        法院认为,公诉机关指控刘某犯故意伤害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刘某在明知他人报警的情况下在现场等待,具有自首情节,当庭能够认罪、悔罪,且赔偿了被害人的经济损失并取得谅解,可依法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最终,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刘某有期徒刑一年两个月,缓刑两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