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闪电”石万顺:救人也“救”了自己

        3月16日晚,房山蓝天救援队接到了一名男子疑似登山失联的信息,截至昨天,救援已持续24天4夜,567人次、301车次参与搜救,但人还未找到,救援也仍在继续。

        在这次漫长又煎熬的搜救中,53岁的队员石万顺总是冲在最前面,除去在单位值班的时间,他有20个白天和两个晚上在山里度过,“身体累,心更累,家属不放弃,我们也不忍心撤退。”

        石万顺言语背后,是对救援的坚持和对失联男子家人的理解,很难想象,在加入蓝天救援队之前,石万顺是一个爱打架斗殴、吃喝玩乐的“混子”。

        “闪电”总是冲在最前面

        “这么多天了,我们都很累。”房山蓝天救援队队长“晓苑漫步”告诉记者,因为缺乏有价值的线索,救援队员只能围绕金陵一带,一点点扩大搜索范围,进行“大海捞针”般地寻找。 

        “我们也不十分确定失联男子就是进山了,但是根据山下最后拍到他的监控录像,这人很有可能进了山没出来。”“晓苑漫步”说,“他有可能从别的地方下山了,也有可能选择一个隐蔽的地方自杀,这都会非常难找。”

        “晓苑漫步”说,这种长时间的搜救特别折磨人,需要队员们坚持,“我不在的时候,‘闪电’担任前方指挥,遇到险路断崖,他总是冲在最前面,在荆棘里来回钻,不落下一个可疑的角落。”

        “晓苑漫步”提到的“闪电”就是队员石万顺。除了去单位值班的时间,石万顺进山找人的天数已达20天2夜,然而,比身体疲劳更难忍受的是目前没有方向地寻找,“身体累,心更累,但失联男子的家属都还在进山寻找,我们救援队撤了,谁来帮助他们啊。”

        石万顺说,这次搜救是他参加的最久的一次救援,“希望能有奇迹发生吧,哪怕找到尸体,也算给他家人一个交代,他上有80多岁的老母亲,下有上高二的儿子,一家人整天流泪,我看着难受。”

        “奇迹”“眼泪”“难受”……这些词语在三年前,石万顺是无法体会到的,用他自己的话说,那时候的他喜欢打架斗殴、吃喝玩乐,心像石头一样硬。

        “混子”打人被判缓刑

        虽然网名叫“闪电”,但石万顺说起话来慢悠悠,走起路来晃悠悠,眼角也被岁月拉了下来,挂上了一丝笑意——今年53岁的石万顺看起来有点“憨”,但在“话当年”里,他可不是一个“善茬”。

        石万顺出生在房山的大山里,初中没上完就辍了学,成了放羊娃。正因此,他熟悉大山,也爱往山里钻,这也为他后来加入蓝天救援队埋下了伏笔。

        20岁出头,石万顺和村里一帮游手好闲的年轻人混在了一起,“我脾气不好,打架斗殴是常事,村里大队没少找过我家,街坊邻居看见我都躲着,背地里都叫我‘滚刀肉’。”

        “什么手艺也不会,就开黑摩的吧,我就在地铁口、商场门口趴活。”结婚后,石万顺只能靠开摩的赚点钱,但是赚一块钱自己能花两块钱,“全都和朋友吃喝玩乐了。”

        石万顺以为自己这辈子就这样地过完,直到2006年的5月3日,石万顺自得其乐的日子到了头。石万顺清楚地记得这一天,因为开黑摩的,他被城管协管员查到,脾气火爆的他把协管员打伤。

        “当时就没想那么多,不就是打架吗,没想到后果会这么严重。”直到被羁押在看守所,石万顺才意识到,自己犯罪了。石万顺积极赔偿对方医药费,得到了对方的谅解,最终,法院判了石万顺缓刑,然而,犯罪记录却成了他无法抹去的印记。

        爬山看到一个QQ号

        生活还得继续。缓刑期一过,石万顺开始找工作。“到处碰壁,正式单位都要求我开一份无犯罪证明,我怎么开得出来啊。”

        石万顺只能去建筑工地打打零工,日子过得浑浑噩噩,妻子看不下去选择了离婚,女儿对他也有怨言,因为这笔犯罪记录,石万顺有了自卑心理,觉得别人都看不起他。 

        “干脆去爬山玩吧。”石万顺回忆说,当时户外运动刚兴起,他有时自己上山,有时跟着别的驴友玩。2015年6月的一天,爬山的石万顺看到了一块指路牌,上面写着房山蓝天救援队,还留有一个QQ号。

        石万顺回家就加了QQ好友。“是一个QQ群,在里面我又加了队长‘晓苑漫步’的QQ号。”

        原本以为是一个可以赚钱的工作,但经过一番询问,石万顺弄清楚了,救援队不是一个营利组织,志愿加入,义务救援,没有工资。

        “我反正闲着也没事,要不就加入试试,就当玩了。”石万顺倒也诚实,他问了队长“晓苑漫步”一句,“我有犯罪记录,能加入咱们救援队吗?”

        “晓苑漫步”回答得也痛快,犯过错没事,只要遵守蓝天救援队的规章就行。

        就这样,屡遭拒绝的石万顺找到一个愿意接纳自己的组织,但他想要找到归属感,就得和队员一起参加救援。这有点难倒了石万顺,“虽说我爱爬山,但救援这事我还真没干过,前几个月,我就在群里悄悄看他们发救援的信息,没有亲身参与过。”

        被救援奇迹感动

        2016年2月10日,大年初三,救援队微信群里弹出一条信息:一名女子在房山上太湖冰瀑摔伤被困。正好没事的石万顺就和“晓苑漫步”等队员一起到了现场。

        “什么都不懂,怎么包扎,怎么抬人,我就像个傻子一样站在旁边,想搭把手,却不知道怎么伸手。”石万顺的第一次救援就在观望中结束,“一方面觉得救援挺新鲜的,另一方面又觉得这事不简单。”

        队长“晓苑漫步”对石万顺的第一次出动也有印象,“身上穿了件保安服,脚上蹬了双大皮鞋,傻愣地站在那里。”

        有了第一次经历,石万顺陆续参加了几次救援,直到2017年8月22日,他参与了改变自己的那次救援。

        一名退休老人和一群驴友爬山途中走失,房山蓝天救援队和民警、消防员参与了救援。连着找了两天两夜,大家都筋疲力尽,虽然嘴上不说,但队员们心里都觉得老人凶多吉少,老人的女儿不停地抹泪。

        当大家心灰意冷时,队员在一处山梁找到了老人,老人身体虽然虚弱,但无大碍。

        在山脚下,老人和自己女儿相拥而泣。石万顺站在人群边上,“真是怪了,我一个大老粗,流泪了。”石万顺说起这一幕眼圈泛红。

        第二天,石万顺给队长写了一封信,他在信中写道:“我没想到我一生会流泪。小时候因为淘气,我爸把我吊树上打我,我都没哭。我父亲去世那天,别人都哭,就我没流泪,昨天的场面,我流泪了,是发自内心的泪水。”

        救人也“救”了自己

        人说变就变了。石万顺说,自打这次救援之后,自己似乎对救援“上瘾”了,“所有的微信群我都是消息免打扰,只有我们蓝天救援队群,是有消息提示的。”

        队长“晓苑漫步”给记者提供了一份房山蓝天救援队员出勤表,2017年,石万顺参与救援54次,参与保障、培训和拉练92次。2018年,石万顺参与救援42次,参与保障、培训和拉练109次。“是我们队出勤率最高的队员之一。”

        在一次次的救援中,石万顺不仅磨练了自己的救援技能,也提高了自己的心理素质,救援中,石万顺成了一道打头阵不退缩的“闪电”。

        2017年5月30日下午,房山小陶村附近小清河中,一名31岁男子和老父亲捞河蚌时,不幸滑进深水。“这是我第一次参与水域救援,不敢接触尸体的我,在这次救援中,克服了自己的心理障碍。”

        2017年10月22日凌晨,20名驴友被困周口店镇涞利水村附近的棺材山,其中还有2名儿童,面临失温的危险。救援人员冒雨进山。“石万顺第一个发现被困人员并把他们带到山下。”“晓苑漫步”说。

        “一个人没了,一个家庭就散了。”石万顺说,“每当听到求助者家人撕心裂肺的哭泣,我都会感慨,活着真好,不要瞎折腾。” 

        因为在蓝天救援队的良好表现,石万顺顺利地找到了一份工作,生活一下子有了着落和奔头。“女儿为我骄傲,我也有了自信,这可能就是救人救己的道理吧。”本报记者张宇 文并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