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黑洞事件”牵出视觉中国盈利链

        今天,视觉中国迎来了第三个跌停,股价为20.41元,多家下调其估值,最低下调到18.37元……连续不断的危机,让这个以“视觉内容”生产、传播和版权交易为核心的互联网科技文创公司在巨量限售股解禁的关口显得格外狼狈。在各方不断爆料下,“黑洞事件”牵出了视觉中国商业版图的生态链,曾多次被人诟病的盈利模式再度成为关注焦点。

        十年涉诉讼超1.2万件

        作为一个互联网版权图片交易平台,视觉中国曾公开表示,平台的商业模式是公司与“版权视觉内容”的生产者签署代理协议,获得内容的分销权;使用者通过公司平台付费获得版权内容的使用授权,相应的内容生产者获得按协议约定的分成。通过该授权模式,2018年前三季度,视觉中国营业收入7亿元,净利润 2.2亿元,较2017年同期增长35.31%。

        可观的营利数据背后,却是版权诉讼的频发。记者通过天眼查数据看到,从2009年至今,视觉中国的主体公司视觉(中国)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涉及法律诉讼达141条。其旗下两家公司汉华易美涉及法律诉讼4011条,华盖创意涉及法律诉讼8000余条,三家公司涉及纠纷案件共12000余条,其中案由绝大部分为起诉他人公司作品侵权。

        记者在调阅这些法律诉讼案件中注意到,在汉华易美起诉联合利华(中国)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一案中,因联合利华在“旁氏Ponds”官方认证新浪微博中使用了10张美国Getty公司享有著作权的摄影作品,汉华易美要求赔偿经济损失及维权合理开支100000元。同样,在与卜蜂莲花公司的侵权纠纷中,因“卜蜂莲花之家”微博使用了4张Getty公司的图片,汉华易美要求其赔偿经济损失及维权合理开支40000元。这意味着,视觉中国在类似索赔案件中,每张图片的索赔价格高达1万元。

        “以诉带销”成套路

        视觉中国尝到了版权诉讼的“甜头”,却也卷入了“维权式营销”的争议中。“黑洞照片版权事件”爆出后不久,就有知名博主在微博上质疑视觉中国长期以来的“图库钓鱼”操作:将大量的图片散布到各种所谓免费的图库网以及公共网络上,等着各公司年轻的设计师们下载并使用这些图片,视觉中国则会定期检索这些图,“如果是中型公司,有收入的,大半年就能收割了;如果是小公司,那就再养个两三年收割。”

        与早年间的“肉眼识图维权”不同,视觉中国对外披露称,早在2017年,平台就已经自行研发完成了一套基于图像大数据与人工智能技术的“鹰眼”系统,包括自动全网爬虫、自动图像比对等能力,自动处理约200万/天以上的数据,能够追踪到公司拥有图片在网络上的使用情况,并提供授权管理分析、在线侵权证据保全等版权保护服务。“这套‘鹰眼’系统大大降低了获客成本,实现客户数量大幅增长,仅2017年,公司通过‘鹰眼’系统发现的潜在客户数量同比增长84%,通过‘鹰眼’新增年度协议客户数量同比增长超过54%。”

        视觉中国在财报中的表述成为受外界诟病的原因之一:以诉带销,将版权保护和销售获客做紧密结合。“法院最终判决的赔偿金额远低于视觉中国的索赔价。因此视觉中国向企业发来侵权律师函后,如果企业愿意认错,妥协做小额赔偿并签约成为客户,视觉中国通常会放弃具体起诉事宜。”一位北京某4A广告公司的经理表示。

        签约摄影师难以维权

        版权风波之下,相比多方舆论对视觉中国商业模式的“口诛笔伐”,不少摄影师却选择力挺该平台。“除国旗、国徽这些公版图外,更多图的版权是从无数签约摄影师那里得到的。自媒体违法使用这些作品凭什么不该赔偿?”一位摄影师表示,自己的作品曾多次被不注明来源地随意取用,不但没有稿费,很多时候连招呼都不打一声,“视觉中国让很多摄影师多少有了些补贴,图片维权不能一竿子打死,更不能让盗图者侵权侵得理直气壮。”

        但也有摄影师公开质疑称,视觉中国在上游压低克扣签约摄影师的分成,最低分成仅2.5块钱每张,在下游“维权式销售”,不接受删除道歉,且一张图片能索赔多少摄影师并不清楚,“如果独家签约视觉中国,得到25%或30%的分成比例,摄影师也必须将维权事宜独家授权给平台,这意味着很多摄影师在遭遇侵权时无法自行维权,全指望平台来伸张正义。”

        视觉中国有无辜负签约摄影师的维权期待?每个摄影师有着自己的答案。但创始人柴继军此前接受媒体采访的言论值得玩味:“我们希望和有需求的用户签署长期合作协议,走到诉讼阶段只是极少部分。即使最终通过诉讼,大多数也是和解,我们甚至放弃执行诉讼赔偿部分,最终只执行合作协议”,“绝大多数客户都会在司法诉讼判决前与我们达成和解,并成为长期合作客户。最终通过法庭诉讼生效判决的金额不超过0.1%”。

        本报记者 袁璐

  • 图新闻

        新时代下传统产业该如何发展?昨天,一场关于建筑石材传统行业在网络时代的智能化发展论坛在北京英良石材展示中心举行。该中心刚刚获得2018年美国AIA建筑大奖。

        本报记者 安旭东摄

  • 通州第二个“第五空间”公厕下月亮相

        本报讯(记者赵莹莹)记者从施工方北京建工集团获悉,由其承接的通州“公厕改革”首批79座试点公厕,58座均已完成改造并交付使用。位于韩美林艺术馆旁的通州第二座“第五空间”公厕也将于5月底亮相。

        4月的北京,气温已暖了起来,小小的街心公园在春天的上午成了最热闹的地儿,孩童的嬉戏声远远就能听得见。“过去,公园里只有一个简陋的老‘旱厕’,活动很不方便,可现在不同了,有了新的公厕后,大家伙儿都更爱到公园了。”住在通州的李大妈告诉记者。

        李大妈口里的公厕,是位于万春园公园一角、于2018年年底投入使用的新公厕,在原先的绿地上改造而成。除了单独的母婴室外,公厕里还用上了智慧云平台监测系统和人脸识别厕纸机,人只要站在机器前“读脸”,厕纸就能自动弹出,而公厕内的温湿度、人流量等数据也能在显示器上实时查询。

        “万春园公园的这座公厕,只是我们完成改造的首批58座公厕中的一座。”施工方北京建工集团三建公司通州公厕项目办公室主任梁海东介绍,2018年,副中心启动了155平方公里范围内的“公厕革命”,北京建工承接了首批试点中的79座公厕的改造,包含1个超一类公厕“第五空间”和78个一类公厕,分布在通州区梨园、玉桥、中仓、北苑、永顺镇和宋庄镇。

        截至目前,第一批59座公厕中,除了“第五空间”外,其他58座均已完成改造并交付使用,而剩余的20座未改造公厕全部位于平房区,也将于近期陆续投入改造,计划在今年8月底全部交付。

        “第五空间”是北京“公厕改革”中的新名词,意为继家庭空间、工作空间、社交空间、虚拟空间之后的第五个空间。位于韩美林艺术馆东门旁边,也有一座正在改造中的“第五空间”,主体结构已经完成,正在进行内外部装修。

        “过去,这里只是一个三类公厕,厕位少不说,异味也较大。经过拆除扩建,新公厕的建筑面积能达到344平方米,是本次改造中单体建筑面积最大的公厕。”梁海东告诉记者,新的“第五空间”设计标准为超一类公厕,内部设有男厕、女厕、第三卫生间、盥洗区、工具间等,新增全空间空气置换和智慧公厕系统,保证厕所内冬天不冷、夏天不热、内部无臭味、空气优良。“按照目前进展,‘第五空间’将于5月底完成改造并交付使用。”

  • 36万把私锁锁上哈啰单车

        本报讯(记者孟环)昨日哈啰单车公布,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哈啰出行运维团队在全国300多个城市累计拆卸单车私锁36万把,重量总计接近540吨。据介绍,如果把这些锁连起来,可长达百余公里,相当于3.4个马拉松。

        杨阳是哈啰出行的一名路面运维人员,任职期间,经他剪开的私锁不少于200把。“每天都能在路上看到被私锁的单车,好多人想骑也骑不了。”杨阳表示。此次从哈啰单车上拆下来的36万把锁,不但意味着此前有36万辆共享单车失去了“自由”,也让更多无辜用户遭遇无车可用的窘境。

        过去一年,哈啰出行以信用免押为起点,以智能大数据平台——哈勃系统为支撑将用户用车行为、个人信用与用车权益三者相挂钩。哈啰出行信用体系基于哈勃系统记录、监测的用车行为、骑行轨迹、履约记录等各方面信息综合评定得出,且根据用户实时行为动态调整。其中,“破坏单车”、“违反交规/骑车载人”、“私占单车”位列扣分严重等级的前三位。失信用户将面临不能享受骑行优惠、骑行单价上涨、冻结用车资格甚至永久封号等不同程度的惩戒。

  • “社交电视”的春天还在?

        本报讯(记者赵莹莹)当越来越多的企业投入到“造电视”赚硬件利润的跑道,老牌电视厂商也在寻找突破口。昨天,海信对外宣布,已成功研发出一款社交电视,可以模糊电视和手机的界限。

        据海信方面透露,此次研发出的社交电视中搭载了伸缩式摄像头,可同时满足6路视频通话和AI语音控制。这样,消费者在观看视频内容的同时,就可以实现家人间的视频互动聊天。

        几年来,随着智能手机的飞速发展,人们花在电视上的时间反而在减少。直到5G技术的来临,电视又被赋予了新的市场,传统厂商也向围绕电视直播内容的社交打造“社交电视”的新春天。

  • 南京美食齐聚京城

        本报讯(记者于建)南京美食来了!北京民族饭店开启“南京菜美食节”,即日起至26日邀市民寻访秦淮觅“鲜”踪。

        南京菜源于先秦,盛于隋唐,菜品细致精美,格调高雅,代表了名贵、典雅、华美、大气的古都风范。本次秦淮寻鲜之旅,最具“鲜”气的就是两道经典河鲜。

        除了品尝美食,民族饭店还请来了江苏省非遗绒花制作的手工艺人,现场为市民展示这一南京最有代表性的手工艺品,并分享它的传承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