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这俩红绿灯让人感觉忒别扭

        红绿灯是保障交通秩序、行人安全的重要设施。近日有居民反映,有两个红绿灯特别“奇葩”,一个背对路口,想过马路的行人只能看见它的“后脑勺”;另一个则频频“死机”,红灯的最后一格长达十多分钟,然后才会变成绿灯,可绿灯只有短短26秒,站得腿发麻的行人只好连跑带颠地过马路……这两个红绿灯咋这么别扭呢?

        □大山子路口

        红绿灯“扭脸背对”行人

        昨天中午,记者来到酒仙桥大山子路口,在这里看到了背对行人的红绿灯。这个红绿灯位于路口西南角,为从东向西的行人提供指引,本来应该脸朝东,可仿佛“赌气”一般,红绿灯却“扭头”朝西。记者观察发现,每当东向西的行人想要过马路时,只能有两个选择:要么看到对面的行人过马路,自己跟着走;要么就走下便道,下到机动车道上,再回头看自己身后的红绿灯。有行动迟缓的老年人走到马路中间,这时已经变灯,可是他们看不到对面的红绿灯,只好陷在车流中不敢乱动。

        与这个路口的其他几个信号灯相比,“赌气”的这个红绿灯看起来很新,周遭也没有变形、转向的痕迹。附近居民也证实,这个背对斑马线的红绿灯已经有两三个月了,过马路的行人都要回头看灯,但始终没有看到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来调整朝向。

        如今,这个红绿灯还在背对行人,自娱自乐变换着信号。

        □新东路与亮马河南路交叉口

        红灯一亮十多分钟

        除了大山子路口,新东路与亮马河南路交叉口处的红绿灯也饱受行人的诟病。因为一旦红灯亮起来,行人和非机动车往往要等十多分钟。

        张女士常常经过这里,她告诉记者,早在今年2月,这个红绿灯就出现了红灯长时间不变的情况。“这条路南北向走车,东西向主要是行人和非机动车通行。通常情况下,红绿灯每隔两三分钟就会变一次,交替放行。可这个红绿灯好像总死机,要等很久才变一次,很多行人等得不耐烦,就趁车少时闯红灯。”

        记者在现场观察,发现情况确实像张女士说的那样。红灯亮起后,竟然持续了11分钟。其间,不少行人按下通行按钮,但红绿灯丝毫没有反应,很多人以为出了故障,只好趁车少时结伴闯灯通行。终于,行人通行的绿灯亮了,站得腿脚发麻的行人赶紧过马路,可是只有短短的26秒,红灯又“霸道”地亮了起来。

        在这个红绿灯的灯杆上,记者看到了附近居民张贴的通知,提醒大家这里的红灯时间超长,通知上还写着报修电话。

        □回复 情况知晓将加紧修复

        就这两处红绿灯的问题,记者联系到朝阳交通支队的工作人员。工作人员表示,新东路与亮马河南路交叉口红绿灯的问题他们已经知道,将督促相关维修人员加紧修理。而大山子路口红绿灯背对行人的情况,工作人员进行了记录,表示要转交相关部门进行核实。

        本报记者 陈圣禹文并摄

  • 悲剧发生在北小河……

        从4月13日至今,是孟恩辉的父母度过的最煎熬的两天,而同事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孟恩辉在那一晚之后就再也没能回来。

        4月12日晚,刚下班的河南小伙孟恩辉在望京北小河救下了一位轻生落水的女同事,当把女子推上岸后,他却因体力不支没能坚持到救援人员到来,不幸身亡。

        “大前天中午,我接到北京警察打来的电话,让我和他的父母赶紧来北京,到了以后才知道孟恩辉溺水身亡。”堂哥孟祥明告诉记者,孟恩辉1990年出生,在望京的一个饭店里打工,已经升至主管。

        孟祥明了解到,事发当晚10点半左右,孟恩辉和同事曾在岸边劝慰过轻生女子。由于女子突然轻生,孟恩辉甚至没有来得及把手机扔在岸上就跳下去救人了。他自己不会游泳,最终因为体力不支没能坚持到上岸。“事情发生以后,有人报了警,消防员赶来时,女子已经被救起,但到第二天凌晨4点我堂弟还没有找到,蓝天救援队到场进行潜水打捞。”孟祥明说。

        参与救援的朝阳蓝天救援队副队长张建国回忆,4月13日上午9点40分左右,正在培训的救援队队员接到民警和朝阳社工委的电话,称望京北小河有人落水,需要救援。

        11点半左右,张建国带领队员到达现场,与民警进行沟通并查看了水情,“水面平静,水深约3米左右,我们当时只携带了潜水装备,没有冲锋舟,于是我们又协调顺义和平谷的蓝天救援队队员带着冲锋舟前来支援。”

        12点半左右,30多人的救援队伍开始水下救援。张建国说,应警方要求,搜救不能破坏遇难者衣物和身体,“不能用探杆,救援队员只能潜水打捞。不到十分钟,我在两米多深的河底发现了小伙子的遗体。”虽然河水平静且不算很深,但孟恩辉仍不幸遇难,张建国推断,不会水、河水凉等原因导致了腿抽筋、呛水等危险情况的发生。

        张建国说,遇到有人落水的情况,应第一时间报警,并利用身边的绳、棍等物体搭救,不要贸然下水。

        本报记者曲经纬 张宇

        朝阳蓝天救援队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