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交警“移动执法” 查处占应急车道

        本报讯(记者安然)“今天怎么换地方了?”上午9点多,在机场高速温榆河桥畔走在应急车道上,被警车拦住的司机颇感诧异。从清明节假期至今,北京交管部门加大了针对应急车道交通违法的治理力度,除了广泛使用电子眼、设置固定岗之外,今天,交管局涉车案件侦查专业队联合机场大队,在机场高速上强化了巡逻执法力度,随时发现,随时处罚。这让不少经常行走于此,对执法岗和电子眼位置了然于心的老司机们相当不适应。

        9时30分左右,记者在北皋桥下看到,交警的固定执法岗也已经就位。但是和之前相比,在这里违法的司机已经少了很多,有时几分钟内都看不到一辆违法进入应急车道的车辆。不过在其他路段上,应急车道依然时常被占用。

        记者跟随涉车案件侦查专业队的警车,从收费站驶入进京方向,走出不远,车流在刚刚驶过温榆河的时候,速度骤然降低,应急车道上的违法车也开始多了起来。

        最先被截停的是一辆奔驰。当听到“罚款200元,记6分”的处罚时,司机颇有些委屈:“老板急着上班,我也没办法……”交警一边打印单据,一边反问:“老板着急,您就拿自己的6分冒险?”显然,对交警突然出现在温榆河处罚应急车道还不太适应,就在这份单据的打印过程中,又沿着应急车道过来了几辆车,司机们一一被拦了下来。当他们排起长队等候处罚、车子也顺着应急车道停下之后,后面的来车终于意识到不对头,一二百米外就纷纷匆忙并线,返回正常车道。

        快手快脚地处理完,警车继续上路。刚走不到300米,一辆出租车在警车前方并入了应急车道。民警拍摄取证后,用扬声器呼叫对方“靠边、停车”。这位脸色难看的营运司机驾照上也被记了6分。这边还没处理完,一个闪送骑手骑着摩托车,迎着警车高速冲了过来,被截住的骑手显然没意识到,自己的这个行为正是今天的处罚重点。

        10时许,两辆警车再次一前一后汇入车流。从温榆河桥至北皋桥之间,此时仍然流量很大。但是记者发现,虽然经常有车辆出现在应急车道上,但显然老司机们对这里的电子眼位置了然于心,每每驶过某个位置时,会突然一起并线。此时记者抬头观察,准能在前边不远处看到探头。

        又开出了几公里,记者从后视镜里发现,接连5辆车正沿应急道鱼贯而来,两辆警车之间迅速拉开距离,前车斜停进车道拦截,后车挡住这些车的外侧。排在最后的车子没被阻挡住,见到警车突然停车,意识到不妙,马上准备并线,交警立即下车制止,收走了他的驾照。一位司机解释说:“媳妇牙疼,急着去医院!”这个理由显然不充分,他面前正在开单子的交警不为所动。

        一个多小时内,两辆警车连续往返北皋和机场之间,巡逻途中共查处21辆违法车,其中4辆是在抵达航站楼前,违法在高速路行车道内停车,其余均为违法占用应急车。至少两位司机因这次被记6分,本周期内的记分满12分,驾照也被当场收走。对这两位来说,重新考试虽然不难,但在漫长的等待考试的几个月里,车是没法开了。

        涉车队交警程烨说,查处应急车道违法是一项长期工作,除了司机们最熟悉的电子眼和固定岗,警方还将采取多种方式,应用更多的手段展开执法活动。也希望司机们在遇到拥堵时,多想想北京的秩序,多想想身后可能出现的救护车,也多想想自己驾照上的分数。

  • 民警截车解救上千只二级保护动物

        本报讯(记者张蕾)记者从朝阳警方获悉,近日在五环主路的应急车道上,两辆正在装运货物的车因形迹可疑被路过的民警赵佳宇注意到并上前盘查,30箱被捕猎准备贩卖到外地餐馆的小鸟因此得到及时解救。

        4月12日19时许,朝阳分局小武基派出所民警赵佳宇完成勤务回派出所途中,行至五环主路时,发现停在应急车道上一辆小型面包车正在向一辆大客车装货,形迹可疑,遂上前盘问、检查。

        走近一看,“货物”竟然是上千只被捕猎的小鸟,密密麻麻地挤在木箱里,发出悲悯的叫声。赵佳宇当即将司机带回所内进一步工作,并积极协调森林公安和野生动物救护中心协助工作。

        经查,30箱被捕猎的鸟类系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正准备贩卖到外地的餐馆,被民警及时拦下。目前,这30箱小鸟已被野生动物救助中心全部接收,此案也已移交森林公安机关开展进一步工作。

  • “天高伟业”女老板被判无期徒刑

        本报讯(记者张宇)32岁的女被告人徐甜甜,虚构出售收藏品,而后高价回收,按期返款等事实,在2011年8月至2017年3月期间,先后骗取24名受害人1500多万元。记者今天上午从北京一中院获悉,法院一审以诈骗罪判处徐甜甜无期徒刑,徐甜甜不服上诉,二审法院维持原判。

        徐甜甜今年32岁,大专文化,天高伟业(北京)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高伟业公司)实际控制人。法院审理查明,2011年8月至2017年3月,徐甜甜以其实际控制的天高伟业公司为平台,向被害人虚构出售收藏品,而后高价回收,按期返款等事实,先后骗取谢某等24名被害人购买收藏品的价款共计人民币1500多万元,其中500多万元被其用于提取现金,70多万元用于个人消费,余款用于向其他人偿还债务、返还本息等。涉案赃款尚未退赔。

        据徐甜甜及其公司员工的供述和证言,包括徐甜甜在内,天高伟业公司共有员工6名,该公司主要销售生肖邮票及纪念钞。话务员先按照客户资料打电话约客户到公司兑换邮票,或者直接去客户家中,然后推销邮票、纪念币,有时也向客户承诺可以高价回收,大客户则由徐甜甜接待。

        “2013年以后,公司利润开始下滑,为了维持公司运转我开始采用承诺高价回收的经营模式,用新吸收客户购买收藏品的资金给其他客户返款,拆东墙补西墙。”徐甜甜说,有的客户购买收藏品后会取走,也有很多客户不取走,自己就承诺高价回收,因为其承诺的价格太高,亏损越来越大。

        被害人被骗金额从数百万元到几万元不等,大部分受害者均能获得一定的返款。谢某是24名被害人中被骗金额最高的一位,他通过徐甜甜购买了大量收藏品,支出共计462万多元,虽然谢某获得返款41万多元,但徐甜甜未向他交付任何收藏品。

        北京一中院认为,被告人徐甜甜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骗取他人财物,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依法应予惩处。

        最终,法院一审判决徐甜甜犯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责令徐甜甜退赔犯罪所得,按比例发还各被害人。

        之后,徐甜甜认为一审判决对其量刑过重,上诉至北京高院,请求二审法院对其从轻处罚。市高院裁定驳回上诉人徐甜甜的上诉,维持原判。

  • 私改“运油车”绕世界加油

        本报讯(记者孙莹)中年男子轩某在北京干着加油生意。不过,他可不是经营加油站,而是开着自己改装的“运油车”,满世界给大客车加油。在一次加油时,轩某被巡逻民警当场查获。记者今日获悉,轩某被西城法院以危险驾驶罪判处拘役四个月,缓刑六个月,并处罚金5000元。

        在老乡陶某眼里,轩某在北京的工作是开救援车,专门给没油的大客车加油。可当民警看到轩某的工作场景时,着实吃了一惊。2017年6月9日下午,月坛派出所的民警巡逻到首都博物馆附近时,发现轩某正拿着加油枪,给一辆大客车的油箱加油,而“供油”的竟是一辆蓝色小面包车。车内经过了改装,除了驾驶座和副驾驶那一排,其他的座位全都拆除了,空出的地方放置了一个特制的油罐,拉开汽车右侧车门有操作加油的油表和加油枪。

        被抓了个现行,轩某也抵赖不了,当即承认自己向大客车出售柴油的事实。民警将轩某传唤回派出所进一步审查。

        路面上这么多加油站,为什么大客车司机要找轩某加油呢?据大客车司机说,首先,轩某出售的柴油比加油站便宜一点。其次,他们平时为了防止被偷油,就按照出一趟车所需的油量加油,不加太多。如果突然没油了,附近又没有加油站,就给轩某打电话,让他来给加油。

        我国对成品油经营实行许可制度。按照《成品油市场管理办法》,申请从事成品油经营资质的主体应为具有法人资格的企业。轩某显然不具备出售柴油的资格。而且,在由国务院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会同公安等部门,根据化学品危险特性的鉴别和分类标准确定、公布的《危险化学品名录》中,闭环闪点小于等于60摄氏度的柴油赫然在列。而轩某运输的0号柴油,闪点国家标准为55摄氏度,属于危险化学品。

        法院审理后认为,轩某违反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规定,在未取得成品油经营资质及安全有效运输成品油的防护措施下,驾驶私自改装的车辆在市区公共道路上运输成品油,危及公共安全的行为,已构成危险驾驶罪。法院根据轩某的犯罪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判决其拘役四个月,缓刑六个月,并处罚金50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