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探访长城进京第一关

        ▌高文瑞

        将军关,京东第一座重要关口,北通河北兴隆县,东接天津蓟县。长城从此沿山梁至黄崖关,连向东北。山海关被称为天下第一雄关,有人遂产生联想,近前的黄崖关是否可称第二?那拱卫京师的将军关便为第三关了。这个说法不妨理解为三个级差。不过,笔者初在图片中看到关口时,只是一道城墙,并没引起太多震动。

        无论如何,将军关也是最靠东部的进京关口,不能不去实地探寻一番。去的那天,天公并不作美,中雨转阵雨。那里与山近,紧邻的村镇形象地称靠山集,更是细雨绵绵。关口在两山之间,中间地带很开阔,当年是条河流。据《四镇三关志》记,“正关水口,东西墩空”,河水称将军石河。现在水量减少,地面很宽,部分地面辟为公交车总站,来去极为方便。

        雨中寻觅,伞若华盖,挡住天光,别有情致。古代官员是否也曾趁着恶劣天气,来此边关检查防卫?抬眼望去,关城就立在面前,能看出高大的城墙是经过维修的,于新砖的灰白之间,还能看出老旧砖石的痕迹。而山坡以上的城墙由石块建成,已有多处自然坍塌,还能看到残余的敌楼,呈现原生状态,通常称为野长城。不少驴友沿着城墙爬到山顶,惊险异常。

        《四镇三关志》载,此关建于明朝永乐年间。关城靠近山脚,有巨石奇特,柱状竖立,高二三丈,兀然矗立,颇似人形,上刻“将军石”3字。有人说是明代成化年间参将王杞书写,以石命关也是少见。据传说,此处为守关将军点兵处和指挥台。还有人说,明初有位都司将军,曾登石布阵,打退过2000敌人的3次进攻。如此种种,更增添了巨石的魅力。当年修建关城时,巨石定然就在此处,且经过精心设计留在关里。以此石镇守关城,形象、可靠。命名也好、传说也罢,皆因此石。

        旧时将军关有钟有鼓

        走近将军关细看,正关内墙留有券门,门券石及城墙下面的基石为旧物,表面平整光滑,周边的城墙也是就着旧墙作局部补修,大致保持了原样。门内有石阶可以登城,经过几百年的磨损,石料尚且完好,让人感叹古人选材之精。城楼上用砖铺起马道,马道一侧有旧砖的地基遗迹,明显看出是房间的格局。当地人说,这里原建有3层高的关楼,共18间房。遗址北侧残存有几级石阶,可以登楼。笔者这才明白,为什么当地人把现在看到的一段城墙称为正北楼。城墙上盖起3层楼,定然高大雄伟,气势恢弘。

        谷口地势开阔,无遮无障,史料描述“通众骑,极冲”,将军关的地位更为重要。关口东西两侧山峦重叠,形势险峻。西侧为金山,山势陡峭,无人能攀,只在山梁的凹地建有石墙,与城墙连为一体,形成阵势。附近有5座关口营寨,皆归将军营提调。将军营为这一带防卫的指挥中心,建有城堡,现名东上营村,至今残存有城门洞一角,还有营城建筑的柱础等旧物。指挥中心能以此关命名,说明关口的重要性。

        在城墙上行走,忽看到内侧城墙上有七八个半圆形凹槽,这在别处城墙上很少见。当地人说,凹槽是流雨水的。不过也有资料记载,这是运送物品的滑道。如今城楼消失,水关不再,河道变为公路,关口却依然壮丽。笔者想到了那块巨石,想看看上面的字迹,但城楼上围起铁栏,天雨路滑,无法绕到近前。券门南有一农家院落,蹚着没腿的草来到门前,铁将军把门,无缘看到石之南侧,白白打湿了半截裤子,只能作罢。

        将军关不仅过往行人车马,还建有关城,名为将军关村,有80多户200多口人。笔者独自漫步,一路上坡进了村里,有一位老人正站在村口,老人73岁,身板硬朗,叫蔡子齐。据老人介绍,此处城墙在2002年以后维修重建,有新砌的整面墙,也有在旧城墙上局部补的新砖。修墙时曾挖出1米长的瓦刀和8斤重的镐头,以前也出土过许多铁镐、铁簇等文物。村里有条老街,名叫鼓楼街,鼓楼旧址就位于村十字街中心。鼓楼建得简单,下面只是两个墙垛子,上面起券,支起楼台。

        老街上有老房子,墙上的字吸引了笔者的目光。那不是通常多见的旧时标语,而是新中国成立后的法规条例原文,毛笔楷书,繁体竖排。墙上抹了白灰,白墙黑字,很是醒目。雨水冲淡了下半部字迹,能看到几百字,后面的白灰掉了,文字到此为止,不过能理解文字内容主要是如何惩治反动活动。这所房子的山墙已经开裂,可以看到上面有铁锔固定。

        关城内有寺庙,村中有老爷庙,现在遗址不存。村北的坡上有娘娘庙,如今还有遗址。老人带领笔者去寺庙旧址查看,地上已看不出岁月的痕迹,只有一棵古松矗立。现代人知道娘娘庙,并在旧址上用木条搭了简易房子,以满足心愿。娘娘庙所在处是村子的制高点,所以建有水塔。老人说,庙里当年挂有大钟,重达千斤,敲击之时,声音洪亮,可传至南北20里外,当然,这可能与山谷幽静狭长有关,拢得住音。不过,上世纪四十年代,有人将大钟砸碎拉走,当做制手榴弹的原材料了。

        从娘娘庙旧址看关城,一目了然。城墙利用山势,向北再向东打了两个折。这里有形如城堡的瓮城,如有战事,站在墙上,正好可以看到攻城之敌,利于防守。关口之外一片平地,正好是古战场。如今,这片平地被围建成大湖,波光粼粼,碧水映衬着残长城和两侧陡峭的山峦,风光无限。再向东望,长城的石块蜿蜒曲折,顺着山脉远去,渐渐消失在烟雨之中。远眺村庄,果树掩映着山村,经过雨水滋润,果木更显鲜亮。我的脑海中蓦然闪现出古时情景:雨中战士,身披铠甲,站上城墙,身影靓丽,天气恶劣,戍守边关,有了将军石的陪伴,便如石将军,平添了智慧与神勇。

        将军关属蓟镇中协马兰路。《四镇三关志》记:“马兰路,关寨二十五。”路内关寨多在河北,只有将军营下管辖五座关寨在京城,分别为峨嵋山寨、黄松谷关、黑水湾寨、将军关、彰作里关,负责守护的长城有69里,这是在嘉靖三十年所建,并于嘉靖三十六年、三十八年、隆庆元年修整。长城中建有空心敌台一十八座,在隆庆三年至万历元年间陆续建成。

        彰作里关最靠东部,与河北相接,是长城进入北京的第一关。《四镇三关志》:“彰作里关,永乐年建,正关水红石谷,墩空通众骑,极冲。”该关为明永乐年间修建,山口前窄后阔,能并排走过骑兵,是极为重要之地。可惜的是,彰作里关现已无存。

        将军营下辖的峨嵋山寨古时有驻军,与将军关、彰作里关形成战略纵深。于是,出了将军关,笔者又前去峨嵋山一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