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56岁男子诈骗千万获无期徒刑

        现年56岁的男子郭某,在三年的时间里同时交往7名女友,并以各种借口向女友们借钱,总计高达上千万元。女友们明知郭某已婚,但他日常出手阔绰,又屡屡许诺今后会领证结婚,于是都被他“吊住”。直到其中一名女友想明白后报案,他婚外“脚踩七条船”的表演才被警方终止。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的公开信息显示,郭某已被北京二中院一审以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

        “住豪宅开豪车” 忽悠多人

        郭某初中肄业,案发之前无业。2005年曾因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2012年假释出狱,2014年7月假释期满。检察机关的起诉书显示,就在假释期满后的两个月,他的新一轮诈骗就开始了。至案发时,受骗的7名“女友”中,有4人抵押或变卖了自己的房产,将钱款借给郭某。

        记者发现,郭某以“8848手机、保时捷豪车、昌平别墅和东三环外豪宅”包装自己,打扮成“出手阔绰的成功人士”,在骗局中发挥了巨大作用。他骗取受害人钱款的理由,主要是买房缺钱、经营服装厂和做生意周转等。检方起诉其骗取的钱款总计1150余万元,最终被法院认定的有1092万元。

        除了2013年通过婚介所相识的孙女士之外,其他被骗者均是通过某个微信单身群与他结识。多位被骗者的证言显示,郭某通过这个群主动添加好友,聊天、见面,展示“自称是他买的”位于东南三环外的宽敞住宅和位于昌平的别墅,确立恋爱关系、许诺结婚……一系列操作之后,就是以各种理由借钱了。

        2017年10月25日,受骗者李女士终于彻底醒悟过来,向公安机关报案称,她被郭某诈骗210万元。当年11月13日15时许,公安人员经侦查,在昌平区某别墅区内找到了郭某,民警向他出示工作证,表明身份,但郭某拒绝开门,并准备跳窗逃跑,民警破窗开门后将他控制,依法传唤至陶然亭派出所。经讯问,他当场供述了部分犯罪事实,随后,公安机关对其采取了拘留、逮捕等强制措施。

        此外,检方还指控,2017年6月至10月间,郭某隐瞒已有巨额负债的财产状况,以借为名,先后骗取詹某等人共计4万余元。

        明知“男友”已婚 却仍抱幻想

        严格意义上说,除了被他欺骗的7位婚外女友,他的两任妻子也同样被坑得不浅。

        郭某假释两个月后,与夏女士结婚,次年离婚。2015年又与朱女士结婚。夏女士说,结婚后不久,她已经发现郭某是个骗子,还曾经到派出所去告过他。“他陆续向我借了28万元,我想尽方法让他还钱,最后他还清了,之后我就想尽快离婚。”和之后的众多被骗者相比,夏女士的做法可谓及时明智。

        他的第二任妻子朱女士也是通过微信认识的。朱女士说,郭某自称开着公司,结婚后住在东南三环一套300多平方米的房子里,郭某当时称房子是他买的。住了不到一年,郭某说房子要出售,又搬到小区另一套他租的房子里,又住了大约一年,2017年8月,又搬到昌平的一套别墅居住,“郭某当时还是说,别墅是他买的,两三个月后他就被抓了。”郭某驾驶的蓝色保时捷轿车是在花乡旧机动车交易市场买的,朱女士说,当时她用自己的一辆旧雪铁龙车置换,抵了5万元。婚后,郭某不断以“做生意需要周转”为由,从她这里借钱。

        和这两位有“名分”的相比,另外7名被骗者的遭遇更加令人唏嘘。与郭某交往时间最长、被骗最惨的孙女士,2013年就通过婚介公司认识了郭某,次年4月郭某搬进了孙女士在丰台的住处。她的证言显示,就在郭某假释期满后的两个多月,也就是2014年八九月间,郭某自称“服装厂资金周转不开”,与她商量把这套房子做抵押。于是他们在房山区一家小额担保公司把房子抵押了80万,其中的60万转到郭某的账户,郭某还了两三个月利息,之后的利息就要孙女士偿还。2015年1月,还不上利息的她不得已将房子卖掉,卖房款还转给郭某90万。随后不久,郭某又以还别的担保公司利息以及他家人买房、他要买十渡的房子等名义,把卖房剩下的100多万元都要走了。

        就在她刚刚把卖房款都给了郭某之后的一个月,孙女士得知,这个“男朋友”已经和朱女士领证结婚了。不过,孙女士却并未因此放弃对郭某的幻想。她说,此时郭某已经欠了她很多钱,为了要回这些钱,只能与他保持联系。“而且郭某说,他和朱女士结婚,是为了向她借钱,给我买房结婚,我对他还抱有一线希望。”

        在交往期间,孙女士还出资50多万,给郭某买了一辆二手宝马7系,她自己平时开的车后来也被郭某抵押了,至今没有赎回。直到2017年3月,她又在郭某的要求下卖了一套房山的房产,卖房款转给了郭某。当时郭某的理由是“有朋友的房子被抵押了,还不上钱”。数年之中,郭某从孙女士手中弄走了500多万元,有证据显示,他归还了200多万,其余钱款悉数挥霍。

        “认罪态度好” 不足以减轻罪责

        其余的被骗者的遭遇与孙女士大同小异。根据法院查明的事实,2016年春节前后,郭某通过微信和李女士相识。李女士说,郭某自称所驾驶的宝马7系是他买的,居住在高档住所,并许诺日后离婚,与李女士结婚。不到半年,他又说买房差300多万尾款,向李女士借钱,并称正在卖另一处房产,很快还钱。李女士按照他的建议,将她位于大兴的房产抵押贷款180万元。当年8月,郭某再次以装修房屋为由借钱,并建议李女士信用借贷,果然成功借贷42万元。最后,也正是李女士及时醒悟,向公安机关报案,才最终得以将郭某抓获。

        在与被骗者交往的时候,郭某或自称工厂老板,或自称影视传媒投资人,来往时也显得出手阔绰。被骗者往往被他的伪装迷惑,损失巨大。案发后,公安机关调查取证发现,郭某的“豪宅别墅”其实都是租来的,年租金从28万元至40余万元不等。

        庭审中,郭某的辩护人提出,他到案后主动交代自己的罪行,认罪悔罪态度好。法院查实,被告人郭某通过虚构自己投资影视公司、服装厂、房地产等行业,虚构有车有房等身份、财产情况,骗取被害人的信任,从而使被害人自愿借钱给郭某,其间郭某虽然出具借条,但这也是他欺骗被害人的一种手段,是为他今后继续骗取被害人钱款创造条件。郭某曾因相同手段实施诈骗犯罪被判刑,释放后不思悔改,再次以相同方式诈骗多人,没有悔罪表现,认罪态度好不足以减轻其罪责。

        法院认为,郭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隐瞒真相,骗取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为此,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处郭某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继续追缴人民币一千零九十二万零四百元,分别发还各被害人。     本报记者 安然  

  • 法官赴中关村示范区巡回审判

        本报讯(记者林靖)第19个世界知识产权日前夕,在中关村知识产权大厦,北京海淀法院与中关村知识产权促进局联合举办知识产权案件庭审观摩活动,庭审北京黄记煌餐饮管理有限责任公司起诉被告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园区企业代表三十余人在现场旁听。

        原告黄记煌公司称,其先后在第43类餐饮服务类别上注册了“黄记煌”“黄记煌三汁焖锅”等文字及图形商标,并将上述商标应用于餐厅和饭店服务上。而被告欣祥天和公司未经其许可,擅自在慧聪网、搜了网及谦金在线公司运营的黄页88网中发布大量虚假的与“黄记煌”、“黄记煌三汁焖锅”、“三汁焖锅”相关的加盟信息,构成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

        被告北京欣祥天和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辩称,涉案网站中上述相关招商信息并非该公司发布。该公司前年1月后已经没有在实际运营,进入异常状态,故不可能再发布招商加盟信息。另一被告谦金在线(北京)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则称,涉案招商信息均是用户自行上传,该公司也未从用户发布的招商信息中获利;接到起诉材料后,该公司也已及时删除相关招商加盟信息,因此不构成侵权。

        此案未当庭宣判。庭后,审判长为园区旁听人员讲解了此案争议焦点、商标侵权案件的审理思路、商标法及反不正当竞争法保护范围的边界等内容,回答了企业代表们就商标权保护等法律问题的提问。郑伟 摄  

  • 参加亲子活动受伤 老人获赔偿

        本报讯(记者刘苏雅)在陪同孙子参加幼儿园的联欢活动时,李阿姨不慎受伤,致腰椎骨折。因认为幼儿园应负事故全部责任,李阿姨起诉至怀柔法院,向幼儿园索赔17.8万余元。记者今日获悉,怀柔法院一审认为幼儿园应承担本次事件70%的责任,故判决幼儿园赔偿李阿姨11.8万余元,而园方先行垫付的1.2万元应获返还。

        2016年12月30日,李阿姨带着孙子参加幼儿园组织的元旦联欢活动,其中一项互动内容是由家长背着孩子,将场地内的气球踩爆。就在李阿姨背着孙子参加游戏时,李阿姨突然摔倒。园方将李阿姨紧急送医,经诊断,李阿姨为腰椎骨折、腰椎峡部裂。伤情好转后,李阿姨将幼儿园起诉至怀柔法院,索赔医疗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计17.8万余元。

        怀柔法院经审理认为,李阿姨在参加幼儿园组织的亲子活动中受伤,幼儿园作为亲子活动的主办方,应考虑到一切安全问题。而李阿姨亦未考虑到自身年龄大参加活动的危险性,双方对此事故的发生都应承担一定的责任。故法院一审酌定幼儿园承担70%的赔偿责任,应赔偿李阿姨11.8万余元,李阿姨则承担30%的次要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