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门将替补登场充当前卫
    遮挡“号牌”场上“行驶”

        昨天,本赛季足协杯第三轮比赛战罢6场,相比于比赛结果,比赛中的各种“笑话”,引起外界关注。

        在长春亚泰客场与南通支云的比赛中,当比赛进行到最后时刻,亚泰因球员受伤,无人可换,只能让替补门将登场。但又由于没有普通的1号球衣,亚泰队只准备了一件1号球衣,这件球衣的款式是守门员服。这样一来,坐在替补席的替补门将刘宇只得将就着披上队友的球衣,遮住球衣号码的一部分,只露出一个数字“1”,作为非门将的队员登场。

        怎么亚泰队人少到连普通位置的替补球员都没有了呢?原来,为了备战中甲第6轮,长春亚泰特地将主力阵容留在了梅州五华县训练,所以足协杯上,亚泰甚至凑不齐18人大名单。没想到,到了比赛最后阶段,赵鸣宇突然因伤无法坚持。无人可换的亚泰只能用替补门将刘宇换下他,身披1号战袍的刘宇居然出现在中场位置,这一幕也令人称奇,但对于规则来说却无可挑剔。

        最终,亚泰将胜果保持到了终场,拿到了晋级权。不过,以如此替补阵容和缺兵少将的态度来参加足协杯,也从一个侧面印证了一点,那就是对于一部分球队来说,足协杯的成绩从一开始就不在他们考量的范畴内,而这也正是足协杯对于有些球队来说,是有鸡肋味道的原因。

        足协杯第三轮的“笑话”还不止一个。在中乙球队南京沙叶河海主场与中甲黑龙江FC队的比赛中,双方提交的首发名单中出现了问题。在南京沙叶河海队上报的首发名单中,居然出现了沈桃林和沈柏屹两位门将。而据南京沙叶河海球队的资料显示,沈柏屹平时在球队的位置是中场。显然,这是名单印错了,中场球员沈柏屹印错为门将。

        对于有些职业球队,迫于升降级压力,不重视足协杯比赛有情可原。而印错名单,就不是参赛球队的态度不端正了。这要引起中国足协的重视。

        本报记者 李立  

  • 国奥征途坎坷 女足更有把握

        昨天,2020年东京奥运会赛程出炉,男女足项目赛程也随之确定:女足项目于7月22日展开角逐,男足项目于7月23日展开角逐。女足决赛将于北京时间8月7日10时进行,男足决赛将于北京时间8月8日19时30分进行。

        本次东京奥运会,男足项目共有16个参赛席位:亚洲4席(含东道主日本)、南美洲2席、欧洲4席、非洲3席、中北美及加勒比地区2席、大洋洲1席。女足项目共有12个参赛席位:亚洲3席(含东道主日本)、南美洲和非洲各1.5席、欧洲3席、中北美及加勒比地区2席、大洋洲1席。在今年3月份第一阶段赛事中,希丁克率领的中国男足国奥获得了出线权。

        中国国奥将在明年1月举行的U23亚锦赛上争夺进军奥运决赛圈的资格。2020年U23亚锦赛同时将作为东京奥运会的预选赛,赛事前三名将获得东京奥运会的参赛资格。东道主日本队已经获得参赛资格,因而如果日本队获得U23亚锦赛前三名,出线名额将顺延至第四名。

        6月初,希丁克将带领中国国奥队参加举行的土伦杯国际青年足球邀请赛。希丁克曾表示,自己的队员缺少比赛机会。在上周末结束的中超第5轮角逐中,杨芳志作为U23球员替补登场后不足2分钟便被另一位U23球员何宇鹏换下。从比赛进程和时间来看,大连一方队作出这样的换人毫无疑问正是为了满足“U23政策之需”。同样,中超第3轮重庆斯威与深圳佳兆业的比赛中,重庆斯威球员尹聪耀替补上场仅3分钟就被U23队友迪力穆拉提换下的情景。中国足协本赛季继续推行U23政策,但目前来看,收效欠佳。

        至于女足,本次东京奥运会则有12支队伍参赛,亚洲有三个名额,同样包含东道主日本队,中国女足将和澳大利亚、朝鲜、韩国、泰国等队为参赛名额展开争夺。中国女足晋级的主要对手是澳大利亚、朝鲜和韩国队,从目前中国女足的实力来看,经过今年女足世界杯的洗礼,球队必将更加成熟。

        本报记者 李立 王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