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日本历代天皇如何定年号

        上接34版

        天皇名字也取自中国典籍

        有意思的是,明仁天皇的退位过程充满了曲折。

        明仁天皇自1989年继位以来历经30年,在现代社会中,明仁天皇的公务也比以前的天皇繁重许多,再加上身体患病等原因,现年86岁的明仁天皇早已不堪重负,迫切希望退位。但《皇室典范》不承认天皇退位,同时现代日本的国家宪法又规定“天皇只能行使本宪法所规定的有关国事行为,并无关于国政的权能”。也就是说,明仁天皇即便非常希望退位,却不能明确表达,因为这有干涉国政的嫌疑。

        2016年8月8日,明仁天皇以“不具体涉及现行皇室制度,仅表达个人心情”的形式向民众公开传递退位意愿。之后,日本政府成立了由专家学者等组成的“减轻天皇公务负担等有识者会议”,就天皇退位问题展开商议,并向内阁提交了报告,内阁商议之后于2017年5月19日正式向国会提交了“关于天皇退位等皇室典范特例法案”,后经众议院和参议院审议通过。这一“特例案”只适用于明仁天皇,并未改变日本天皇的“一世一元”和“终身制”,从而实现了日本皇位暂时顺利交接。

        在历史上,日本天皇的退位非常频繁。自645年皇极天皇让位开始到江户末期的孝明天皇(1846年至1867年在位)为止,87代天皇当中有58代是生前退位,究其原因不外乎女性暂代、身体健康不佳、灾害频现而自贬、遁入空门等。

        天皇主动退位后,相应就会出现“太上天皇”的情况,不同时期,“太上天皇”的规定也不尽相同。

        645年,孝德天皇即位,后来孝德天皇尊称退位的皇极天皇为“皇祖母尊”。在这一时期,日本皇室并没有“太上皇”的概念。701年,文武天皇(697年至707年在位)主持编撰的《大宝律令》的“仪制令”规定:“太上天皇,让位帝所称”,此后退位天皇被自动称为“太上天皇”。

        进入平安时代(794年至1192年)后,大和朝廷的中央集权制度逐渐衰弱,天皇的权威也成为各方势力的争夺焦点。最为突出的特点是,藤原氏不断与皇室联姻,使得藤原家的女子垄断了皇后的位置,再通过对年幼天皇的培育与辅佐,使得天皇对藤原家族形成了依赖。

        嵯峨天皇(809年至823年在位)在让位于异母弟淳和天皇之际,辞退“太上天皇”尊号,淳和天皇不受,他还在诏书中奉上“太上天皇”称号,从此,新天皇即位之际,下诏赠予退位天皇“太上天皇”尊称成为定例。由于退位比较频繁,历史上屡屡有两位以及多位太上天皇同时存在的情况。这一时期日本贵族十分流行佛教,不少天皇让位后出家遁入佛门,太上皇也往往被称为法皇。以皇室、藤原氏为代表的贵族醉心于汉文化,朝野上下一片讴歌汉风,吟汉诗、习汉典成为日本贵族的必修课。据不完全考证,当时中国文献典籍大约有一半通过各种途径东传到日本。

        平安末期,白河天皇为了能够强化皇权、遏制藤原氏,在年富力强之际便让位给八岁的堀河天皇,白河天皇在其居住处设立院厅,此后进入约百年的院政时期,太上皇权力强化的同时,天皇日趋无权。

        进入武家社会(即幕府统治时期,1189年至1898年)之后,早已被架空的天皇面临着幕府日益严格的限制。其间,虽然有“后醍醐天皇”(1318年至1336年在位)采用中国东汉光武帝年号,展开“建武中兴”,意欲再兴皇室,但终究归于失败。之后的日本南北朝时代(1336年至1392年,相当于中国的元末明初),幕府、大名、武士更加藐视天皇,肆意侵吞皇室领地,皇权进一步衰弱。到了战国时代(1461年至1615年),武士们为争夺天下,大打出手,天皇和朝廷更是被晾在了一边。到江户时期(德川幕府时代),天皇以及公卿们待遇非常低。朝廷起初只有一万石的开支,后来增加到四万石,仅比最低级大名(三万石)略强一些。

        在政治上无法得到伸张,天皇和公卿们反而因此能够专心做学问,醉心于吟咏和歌、研究中国的经史典籍。因此,以天皇为首的日本皇室和贵族在一千多年里一直研习中国古典文化,他们的汉学功底大多十分扎实,所定天皇年号就从中国的典籍中选词再呈天皇确定(左边表格便是历代天皇年号中使用最多的几个汉字及汉字出处最多的几部典籍)。

        除此之外,日本天皇的名字也是取自中国传统的儒家典籍,从清和天皇(858年至876年在位)起名“唯仁”以来,70代天皇有49代天皇的名字中有“仁”字,比如孝明天皇名“统仁”,明治天皇名“睦仁”,大正天皇名“嘉仁”,平成天皇名“明仁”。

        另外,日本围绕天皇和皇室的报道当中,还会有一系列的专用语,这些用语都是源自中国传统词汇,且不能被擅自更改或替换。比如,御玺、巡幸、亲临、玉音、敕语、崩御、薨去、上奏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