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小额存款继承提取拟免公证

        本报讯(记者张蕾)老伴儿去世遗留30万存款两年无法取出,95岁的王大爷将银行诉至法院。朝阳法院经审理判决30万元银行存款及利息归王大爷所有。判决作出后,朝阳法院针对案件审理中发现的已故亲属存款查询支取难问题,向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出司法建议函。记者上午获悉,银保监会近日复函法院,表示将推动简化已故亲属存款查询提取程序。

        王大爷和老伴儿1964年结婚,婚后未生育子女,曾收养一子,但是在2011年解除了收养关系,并明确养子无继承权。2016年,王大爷的老伴儿去世遗留30万元存款,王大爷想取出这笔钱,但因在银行取款时连续3次输错密码,导致“锁卡”无法将钱取出。银行工作人员表示,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关于执行储蓄管理条例的若干规定》(以下简称《若干规定》),王大爷需提供经公证的继承权证明书或法院生效文书证明其合法继承人身份。

        因与养子已失去联系,养子无法到场办理公证,王大爷只能先起诉确认收养关系已经解除。拿到法院生效判决后,王大爷想去办理继承公证,却因无法提交公证需要的诸多证明材料且公证费用太高而作罢。历时近二年无果后,年过九旬、行动不便的王大爷一怒之下将银行直接诉至法院。

        朝阳法院经审理查明,王大爷系存款人的唯一法定继承人,遂于2018年4月判决30万元银行存款及利息归王大爷所有。

        记者了解到,判决作出后,针对个案审理中发现的问题,朝阳法院进行了专题调研。法院调研发现,王大爷的遭遇并非个例。近年来,上海、浙江、辽宁、山东等地也发生过多起类似纠纷。《若干规定》已实施25年,在保障交易安全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但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和银行业务的普及,该规定中预设公证义务的内容给当事人增加了经济负担和诉累,影响了交易效率,并存在将存款共有关系、储蓄合同关系与继承关系混同等问题。

        为此,2018年11月,朝阳法院向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出司法建议函。建议修改1993年的《若干规定》,在保障储户存款安全的前提下,取消公证的硬性规定,对能够提交储户死亡证明、结婚证、户口本等材料足以证明合法继承人身份的,准予支取存款,为继承人取款提供更多便利。

        法院同时建议银保监会通过建立信息共享机制,逐步实现身份、户籍、婚姻、财产等信息的在线核实;鼓励商业银行在储蓄存款合同中增加相关条款,由存款人明确在其丧失行为能力或去世等情况下,指定存款可由谁支取等。

        记者获悉,针对法院建议,银保监会近日正式复函法院,表示拟取消已故亲属存款查询的强制公证要求,鼓励银行建立小额纠纷处理机制,允许对小额存款继承提取免于公证,推动银行与相关部门建立信息共享机制,并逐步推动身份、户籍、婚姻等信息的在线核实。

  • 围殴打死小偷 夫妻亲友都获刑

        男子赵某连续偷盗菜市场的一摊位,被摊主夫妻抓住。双方殴斗一番,赵某被制伏后,又被摊主夫妻及他们所叫来的亲戚、老乡殴打,伤重不治。记者今天获悉,二中院作出一审判决,参与殴打的摊主李某被判刑11年,其余三名参与殴打者分别被判三至五年。

        摊主抓小偷出了人命

        案件发生在2017年9月1日晚上。根据事后警方从房山区长阳镇某小区调取的监控录像,从这一年的8月18日到9月1日,除了8月20日、27日、29日三天以外,其余每晚8时许至9时许,都有人徒手翻入或翻出小区与菜市场之间的铁栅栏,翻进时,8次带回袋装物、桶装物等物品。

        这些被带回的“袋装物、桶装物”里,有不少来自被告人李某、任某在该小区东侧菜市场内的摊位。据检察机关指控,他们所经营的售卖蔬菜、米面粮油的摊位多次发现丢了货品,夫妻二人怀疑是被盗了。事发当晚,两人在摊位内守着,于20时许发现了翻越护网进入摊位的赵某,他们拳打脚踢、并持木棍猛击赵的腰背部、左上肢。在此期间,他们又找来了两名亲友帮忙,另外二人赶到后,也对赵某进行殴打。后赵某经抢救无效死亡。

        在四人被提起公诉的同时,死者妻子也提起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要求各被告赔偿各项损失及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人民币535万元。

        律师辩称是防卫过当

        庭审中,李某认为自己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并不犯罪;他的律师则表示,案件起因是赵某盗窃,被发现、制止的时候殴打李某,因此,被害人有重大过错,李某的行为属于防卫过当。

        李某在公安机关讯问时,讲述了他眼中的案发全过程。他说,“抓小偷”的前一周,他就发现菜摊丢了东西。案发当晚,他和妻子一起守在菜摊里,准备抓贼。俩人都躲在桌子下,不说话,手机调成了静音。只过了10多分钟,就感觉有人进了棚子,中间还听见打电话的声音,片刻后,脚步声再次响起,西侧传出倒腾货物的声音。“我看是个男的,就边起身边喊‘小偷’,小偷就朝西侧护栏那边跑,我就追他。”追上对方后,双方发生了殴斗。没想到的是,30多岁的李某竟被50多岁的小偷打得连连后退,最后还被按在地上打。

        此时,任某报完警后冲了过来,见丈夫被对方按得跪在地上打,顿时急了,抽出一根鱼竿,向对方左肩抡了过去,打了几下,鱼竿就散了,李某也借此机会站了起来。

        双方暂时停了手。李某打电话叫来了亲友。赶来的两名亲友也动了手,一边打一边骂:“你住好几百万的房子还偷我们家东西,你说我们容易吗?”据警方事后查明,在最初的殴斗之后,赵某一直处于挨打的状态。

        警察赶到时,赵某还能行动,民警要求赵某带路,回到家里去看看是否有李某摊位上的赃物。这段时间里,赵某走不远就要歇一会儿,考虑到他刚挨了一顿打,众人都没觉得有什么异常。

        到了赵某家中,李某查看一番,房间里有两个半袋花生米、半袋黑豆、一桶油、一袋大米等东西,“我觉得是从我菜摊偷的。”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身上有伤的赵某突然不行了。民警赶紧用警车把他送进附近医院,医生马上进行了抢救,却没能救回他的性命。办案期间,公安机关先后三次组织北京法医专家、北京临床急救专家和全国知名法医专家对案件相关问题进行会商,最终的结论是,赵某是创伤失血性休克死亡,他所受的伤,出血是渐进性加重,症状也是呈渐进性表现,不具备医学专业知识的人员,并不能判断他所受之伤的严重程度及后果。

        公安机关出具的办案经过显示,民警赶到现场后,赵某承认偷菜并称被打,在他家中进行搜查时,赵某倒地,送医后经抢救无效死亡。4名涉案人员相继被查获归案。

        法院判决不是正当防卫

        北京二中院开庭审理了此案。法院认为,李某不能正确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持械伙同其他三人故意伤害他人身体,并致人死亡,四名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故意伤害罪,李某系主犯,另三人为从犯。由于被害人对案件发生具有一定过错,因此对李某从轻、另三人减轻处罚。

        法院称,赵某虽然潜入市场的菜摊内,但从尸体检验鉴定书等证据看,他是被人持械和使用拳脚反复殴打致死,被殴打的时候,“他的体位相对固定,处于被动体位,可以认定李某等人在制伏被害人后对其继续殴打”。因此,这不符合正当防卫所要求的“制止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的条件。被害人准备行窃,虽具有一定过错,但他是在已经被制伏之后,还被反复殴打,且最终死亡。这不能认定是“被害人有重大过错”。根据几名被告人犯罪事实、情节,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李某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任某被判刑五年,另两名被告分别被判处三年六个月和三年。四人要赔偿被害人家属各项损失9.2万余元。  本报记者 安然  

  • 京津法院联动执行

        本报讯(记者安然)北京二中院昨日通报,4月16日,二中院执行法官与天津市西青区人民法院通力合作,成功对位于天津市西青区的某钢管集团公司进行了强制搜查。

        此案涉民事纠纷强制执行,标的1.79亿元。二中院立案执行以来,先后向被执行人送达了报告财产令、执行通知书等法律文书,对方始终拒绝出面、拒不配合。今年3月,案件申请人向二中院提供线索,称被执行人实际仍在正常经营,承办法官决定邀请天津市西青区人民法院协同对被执行人住所地进行强制搜查。最终,二中院顺利查封了被执行人数千吨钢管、若干现金、上百册财务报表及若干其他相关物品,并向当事人送达了扣押清单等相关文书,申请人、被执行人均配合签收。 

        王鑫刚 摄  

  • 醉驾被抓他却心存感激

        本报讯(记者孙莹)因母亲夜里突发心脏病,男子何某在晚餐应酬喝了酒的情况下,驾车送母亲去医院,途中被交警查获。虽然自己被抓,面临刑罚,但何某仍然对交警非常感激。因为在得知何某酒驾的原因后,交警立即开着警车送何某的母亲去了医院。记者今日获悉,西城法院认定何某犯危险驾驶罪,但从轻判处其拘役一个月,并处罚金2000元。

        何某是一家公司的经理,去年12月11日晚,何某因为工作应酬喝了酒。他自己也挺注意,聚餐后叫了代驾把他送回家。半夜里,何某突然接到母亲的电话说自己心脏不舒服。何某觉得自己已过了酒劲儿,母亲家中只有一个保姆照看,深更半夜也找不到别人帮忙,赶紧开车到母亲家,接上母亲,去阜外心血管病医院看病。途经西直门桥时,何某被夜查的交警拦下,查出酒驾。何某向民警说了自己的情况。在得知何某酒驾的原因后,交警立即开着警车将何某的母亲送到医院救治。

        后经鉴定,何某血液中酒精含量为155.1mg/100ml,属于醉酒驾车。虽然被抓了,但对于交警及时护送自己的母亲去医院,何某心里非常感激。因醉酒驾车,何某涉嫌危险驾驶罪被公诉至西城法院。在法庭上,辩护律师提出,何某醉酒驾车上路是为了救治患有危重疾病的母亲,事出有因;而且,何某属于初犯、偶犯,其驾车未发生交通事故,配合民警调查,有悔罪表现。请求法院对何某从轻处罚。

        法院经审理后,采纳了律师的辩护意见,根据何某认罪认罚的情况,从轻判处其拘役一个月,并处罚金20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