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宗光未:我是玉树新货郎

        早上9点半,位于草桥的北京消费扶贫产业双创中心准时开门营业,记者看到,在二楼的青海玉树馆内,牦牛肉、黑枸杞等原生态农产品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这些特色农产品之所以能从1800多公里外的青海玉树顺利抵京,并出现在北京消费者眼前,这与“90后”北京小伙宗光未的努力密不可分。

        去年6月,北京首农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与青海玉树州政府共同出资成立合资公司,公司的“90后”北京小伙宗光未主动请缨,提出去玉树锻炼锻炼。

        叫好  玉树特产现身北京商超

        玉树藏族自治州位于青海省南端,按照国家相关测定,玉树州一市五县均被列为深度贫困地区。半年多前,27岁的宗光未来到这里,从一名首农公司的办公室职员,变身成为青海首农玉树供应链公司的负责人。财务专业出身的宗光未虽然有财务管理和电商管理的相关经验,但要想让当地的特色农产品走出去、走得稳,他需要学习的还有很多。

        事在人为。不到半年的时间,玉树州的10镇、25乡都留下了他的足迹,他对每个地方的农产品、手工产品的具体情况都如数家珍。

        随着走访的不断深入,宗光未发现虽然不少地方的水源和农副产品品质很好,但由于当地缺乏成规模的加工企业和专业设备,经过加工后的相关产品在包装、口感以及产量方面都或多或少存在不足,很难完全满足大城市消费者的需求。

        “其实,当地的山泉水质很好,如果做成矿泉水口感会很不错。但是,当地的产业规模有限,一家规模最大的矿泉水厂,厂房全算下来也只有300平方米左右,这种情况下,即便是有了稳定销路,以目前的产量来说也很难保证足量供应。”

        为了给玉树的农副产品打开销路,宗光未一方面将黑枸杞、黄蘑菇、牦牛肉干等地域特色强、质量优良的农副产品作为首批主打产品带入北京市场,另一方面,他也在积极地将首农标准引入当地。

        何为首农标准?简单说,就是作为北京市的大国企,首农集团参与过很多行业标准、市级标准、国家标准的制定,所以,从产品质量到生产包装环节,不仅层层把关,道道严控,而且,其生产、经营的标准往往还会高于行业标准,高于国家标准。宗光未相信,比肩首农标准,只要产品的质量能不断提高,认同玉树品牌的消费者数量也会随之增长。

        从今年1月至今,双创中心展销会玉树展厅的销售额已经超过了30万。虽然30万元并不是很多,但也让不少玉树当地的企业和农户看到了希望。“最初一些人也对我们的工作方式、方法抱有疑虑,但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人和我们取得联系,希望自家的农产品也能够通过首农搭建的平台展示在更多消费者的面前。”

        拼搏  三头并进每天披星戴月

        和不少北京孩子一样,打小长在四九城的宗光未没有长时间离开故乡的经历。玉树的项目一去便是3年,能否坚持得下来并找到合适的方法,带动当地农产品的生产销售,起初单位里不少人都有一分担忧。对于这个,宗光未也想得挺明白:“我既是北京孩子,又是“90后”,两样都占了。当时有人担心我出去以后会不会‘杵窝子’,万一抹不开面子,企业的精准扶贫工作势必会受到影响。”

        去年9月,玉树供应链公司成立之初,整个公司上下只有宗光未和玉树方面派来的副总两人。企业精准扶贫时间紧、任务重,摆在宗光未眼前的第一个挑战便是筹备来年1月在北京消费扶贫产业双创中心进行的展销会。在有限的时间内,除了要完成玉树供应链公司员工的招募,宗光未同时还要下乡寻找能被北京市民认可的农副产品,并随时留意双创中心玉树展厅的布置工作,可谓“一心三用”。

        在筹备展销会的4个月里,每天奔波在外,前往各乡各县寻找优质的商品成了宗光未的工作常态。平均算下来,每趟下乡光是来回车程就需要4个多小时,宗光未天不亮就起床出发,等再次回到单位宿舍,经常是晚上10点以后了。在玉树的半年多时间里,给宗光未印象最深的要算是当地的山路了。“在这些土路上行驶,即便是普拉多这样的越野车,趴窝、侧翻的情况也不少见。记得有一次我们坐在车上,可以很明显地感觉到车身除了在山路上攀爬,还在向右方悬崖不断侧滑。”

        那段时间,即便再劳累,每天回来后宗光未必定要过问北京展厅的进展,并对一天考察的成果进行仔细记录。待到忙完手上的工作,时针已经指向了次日凌晨1点,睡不了四五个小时,宗光未就又要起床了,准备前往下一处探访的乡镇。

        如今,双创展销会已经圆满结束,无论是展厅还是公司也都慢慢走上了正轨,可宗光未看起来却比半年前黑了、瘦了不少。

        希望  当地企业能走出去站稳脚

        小宗还记得,他第一次走进玉树的各个乡镇、村落时,当地居民的生活状况令他印象深刻。“我曾经去过称多县的一名建档立卡户(贫困户)家中采购牦牛标本,他们一家十几口人住在政府给盖的小院里。家里除了一台老电视,就只有一台用来存放食品的冰柜。”家中不宽裕的经济状况,并没有减少牧民的热情。一家人拉着宗光未和藏语翻译,热情地介绍各种牦牛标本、毡毛帐篷等手工艺品。“我能从他们的眼神中感到,他们对我的到来满怀希望,而我所能做的就是尽自己努力不辜负他们的希望。”

        宗光未经过走访发现,尽管玉树产出的农副产品品质优良,但产品种类单一、加工过程粗糙、没有形成有规模的产业链等短板同样明显。“就拿当地最具代表性的牦牛肉来说,产业相对成熟的地区会将牛腱、里脊等各个部位分别挑选出来进行深加工,但在玉树这些肉会被一股脑地做成牛肉干,这就会使同一批产品口感存在很大差异,进而影响到产品的销路。”

        如今,除了持续为玉树的农副产品、手工艺品寻找销路外,宗光未把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了建立生产链条、转变生产销售观点的孵化培训上。在他看来,无论是自己和同事,还是背后首农提供的广阔平台,说到底都只是帮助当地农户、企业脱贫的一根拐棍。“如果仅仅是依赖首农,等到我们离开时,他们仍会失去方向。现在我最盼望看到的,是当地企业在首农的帮助下能够走出去、站稳脚,并且,带着当地的农户和合作社一起走下去。为了这个目标,我愿意竭尽全力为玉树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本报记者 陈圣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