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我爱你,妈妈!”

        4月17日上午,在四川省自贡市第一人民医院病房里,42岁的患者彭维庆躺在病床上,正在进行抬手、抬脚等康复性治疗,67岁母亲吴永秀在一旁协助。如果时间回到半个月前,这一场景只能是一种梦想,如今,梦想成真了。4月1日是彭维庆42岁的生日,在气管手术口基本愈合后,他说出了两年多来的第一句话:“我爱你,妈妈”,现场所有人都哭红了双眼。

        意外摔倒陷入昏迷

        2016年8月,时年39岁的彭维庆意外摔倒致颅内损伤。随着病情加重,多次手术治疗后算是保住了性命,但他从此陷入了昏迷状态。在彭维庆接受治疗期间,父亲因劳累过度突发疾病去世。“临走前,他还在关心儿子的情况,鼓励我要坚持下去,不能放弃儿子。”吴永秀回忆,儿子昏迷不醒、丈夫去世,她感觉“天都要塌了”。那一段时间,吴永秀根本睡不着觉,白发增添了许多。吴永秀清楚记得,在成都治疗期间,儿子先后经历了大大小小17次手术。

        2017年9月1日,彭维庆从成都转至自贡市第一人民医院继续接受治疗。吴永秀坦言,经过十多次手术仍昏迷不醒,大家都以为儿子注定成为“植物人”了。但是,哪怕还有万分之一的希望,哪怕是奢望,家人都要试一试。

        三个女人用爱撑起一个家

        神经外科主治医师童瑜介绍,彭维庆的家庭条件很普通,加之长期的治疗,家里人更是节衣缩食。转入医院初期,彭维庆的病情是严重高级神经功能障碍,昏迷不醒、四肢肌肉萎缩、感染严重。从成都转回自贡,主要考虑的还是保守治疗。童瑜说,从医十多年,他见过许多类似情形。一般在前3个月,病人家属会非常积极地治疗,但之后几乎不可避免地便慢慢开始信心减退,到一年以后,多数人就会选择放弃。

        在彭维庆昏迷期间,母亲吴永秀、爱人阳李平跑上跑下,照料有方,还经常会在床前给他讲述过去的事情。通过与彭维庆家人的接触,医护人员看到家人希望彭维庆得到救治的坚定决心。经过研究,病人家属决定放手一搏——再做一次手术。童瑜说,这次手术的成功率极低、风险高,究竟是保守治疗还是手术改善,对于大多数患者家属来说,选择前者的更多。即便手术成功了,病人恢复了意识,还要面临认知功能障碍和运动功能障碍。但彭维庆家属给予了医院神经外科医生绝对的信任。

        在自贡市第一人民医院,彭维庆又先后接受了3次手术。术后,吴永秀和儿媳以及年逾七旬的亲家母,再次开始了日夜操劳照料彭维庆的日子,并共同期待奇迹的到来。已经记不得多少个日日夜夜了,吴永秀和家人们每隔两个小时给病人翻一次身、3个小时喂一次流食,每天全身按摩、叩背、吸痰、擦身体、换尿布……为了保证女婿食入的流食有足够营养,岳母李淑坤每天清晨六点多就把在家准备的汤粥送到医院,鸡汤、鸭汤、营养粥,一周都不重样。妻子阳李平每天下班后负责接孩子,安顿好孩子后又匆匆忙忙赶到医院照顾丈夫。

        “只要彭维庆还在,这个家就在。”这是她们一致的观点。

        奇迹发生 昏迷近三年后苏醒

        今年2月,吴永秀在给儿子擦洗身子时,突然看到儿子嘴角露出了笑容。那一刻,她激动得泪流不止。后来,彭维庆逐渐表现出对外界的反应。该院心身医学科副主任黄维亮表示,彭维庆能够苏醒,真的是一个奇迹,至少在他亲眼看到的植物人病例中,这是第一例。4月1日是彭维庆42岁的生日,在气管手术口基本愈合后,他说出了两年多来的第一句话:“我爱你,妈妈”,现场所有人都哭红了双眼。

        吴永秀告诉记者,从4月1日那天起至今,儿子的康复情况尤为明显。躺在病床上,彭维庆可以抬手、轻微握拳、双脚可以微微抬起,语言功能也恢复良好,不仅可以慢慢地对话聊天,还能哼唱歌曲……看着儿子的状况一天比一天好,吴永秀心里高兴,也再三表示“最感谢的是医院医生,儿子工作单位的领导,还有曾经为儿子捐款的陌生人们”。彭维庆的苏醒,又一次点燃了家人们对未来生活的期待。吴永秀说,儿子的苏醒让她看到了曙光,虽然康复的路还有很长很长,但她有信心,一定可以陪着儿子一路前行,直到他再次奔跑。

        据成都商报  

  • 励志!上海49岁宿管阿姨与儿子一起考上研究生

        昨天,上海交大一位49岁宿管阿姨,成了大学生们的励志大姐。她姓原,名梦园,今年和儿子一起考研,双双金榜题名。更神奇的是,她还促使同岁的老公从技校生变成了博士生。

        “我们在河南时,丈夫是个技校生,”原梦园说,“结婚后我鼓励他考研,觉得他有这个能力。”起初,丈夫也没信心,后来越读越来劲:读上电大大专、自学考本科,2002年考取了郑州大学硕士,2005年又考取上海交大博士。至于注意力容易分散的儿子,原梦园曾陪在他身边盯着他写作业,但效果并不理想,“儿子三年级时,我发现他读不进书,也很焦虑,于是我改变了陪读状态,同样拿起书,坐他旁边看。”久而久之,这种“陪读”成了“共读”。多年寒窗共度,2015年儿子如愿考上大学。而学海无涯,她决定继续陪儿子一起读,彼此督促,相互打气,共同上研。

        去年12月,母子一起考研,最终,儿子拟录取为复旦大学研究生,原梦园拟录取为广西大学汉语国际教育专业硕士研究生。

        眼下,原梦园是上海交通大学留学生公寓的前台,负责留学生开学入住登记,每周例行检查(安全、卫生、设备等)。值班时,早上10点开始忙碌,一直到晚上10点下班。工作之余,她大部分时间都挤出来学习。她毕业于河南信阳师范学院,因在沪住址离上海交大闵行校区近,经常在交大自习室、思源湖边学习。出门时,她身边总带着纸笔,便于参加讲座公开课时及时记录。儿子去读大学时,原梦园就开始旁听交大的汉语言和英语课程了,坚持了3年之久。

        通过学校网站的公开信息,她整理记录下课程时间,早上8点的第一堂课,就早早坐在教室里。“我喜欢旁听课程,不同老师和不同专业的授课,锻炼和培养了系统的学习方式,很感谢交大开放的学习氛围。”由于年龄关系,她的行为也引起了师生关注,大家都对她表示欢迎和鼓励。

        翻开原梦园的考研书,满是密密麻麻的红色笔记。她背单词的记录显示,她连续700多天背单词,一天都不曾懈怠……活到老学到老,对于研究生新学期,原梦园充满了期待,“我始终在学习状态中,希望硕士毕业后能当一名老师。也期望有考上博士的那一天……”

        据解放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