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万丰公园大片树木快渴死了

        本报讯(记者褚英硕)春天,本该是万物复苏、草木返绿的季节,可是,丰台区万丰公园的深处却呈现出一幅草木枯黄的景象。昨天,市民李女士向本报反映,由于长时间无人浇灌,公园里成片的树木眼看着就快枯死,让人觉得心疼。

        根据李女士的指引,记者来到了万丰公园。走在公园东侧护栏外的人行便道上,可以看到公园临街的树木枝繁叶茂,绿意盎然。然而,从公园东北门沿着小路向公园深处走约20米左右,就呈现出了一幅与临街树木截然不同的景象:数十棵杜仲树树叶焦枯,有的只剩下了光秃秃的枝干,树根部的土壤已经干裂,丝毫看不出春日的生机。

        李女士告诉记者,她记得这片杜仲树至今已经22年了。后来,在原有树林的基础上,这里建起了郊野公园。周边的居民经常在树下跳广场舞、打太极拳,还有带着孩子来这里乘凉的。“这些树以前每年都有人浇水,树木的生长状况挺不错的,春夏秋三季绿树成荫。今年不知道什么原因没人浇水了,天气一天天热了,树木‘喝’不到水就快干死了。”

        记者跟随着李女士,沿小路往公园深处走,每走几步就能看到一片枯黄的树木。除了杜仲树,还有一些迎春花、柳树、榆树,由于缺水也都没有长出新叶,只留下一片光秃秃的“烧火棍”。“种树是造福子孙后代的事儿,这些树都长了20多年了,如果因为没人管都枯死了,就太可惜了。”看着这些树得不到浇灌,李女士和一起锻炼的姐妹们很着急,多次给丰台区园林绿化局和12345市民服务热线打电话,希望能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

        “有一次看到园林工人开着洒水车,沿着公园里的道路给树木浇水,但只是浇了路两侧的树,公园深处的树木还是没人管。”看到这情形,李女士赶紧跑上去向工人提出,希望他们能浇一浇里边的树木,可工人回答她说“水管不够长”。“所以你看,长在路两边的树现在绿油油的,但里边的树还是光秃秃的,有些已经枯死了。”李女士既痛心又无奈。

        为此,记者找到了位于公园西南角的万丰郊野公园管理处。下午2时,管理处已是大门紧锁,只有一名自称是负责看院子的大爷在门前遛弯。当记者表明来意后,他说:“树木浇水的事不归这儿管,是各村管各村的,你去找各村的绿化队吧!”当记者提出需要向公园管理处负责人核实情况时,这位大爷不提供任何负责人的联系方式。记者在公园管理处门口等了约一个小时,仍没有相关负责人露面。

        随后,记者向丰台区园林绿化局了解情况,得到的答复是,“万丰郊野公园不归园林局管,而是归卢沟桥乡管理。”记者又致电卢沟桥乡政府,卢沟桥乡城指中心工作人员回应称,万丰郊野公园是由靛厂村代管绿地,得知市民反映的问题后,靛厂村将协调园林部门对公园内的树木进行浇水养护。“我们不会放着不管的,肯定会处理这个问题的。”该工作人员说。

        文并摄 

  • “禁行”标识下常有逆行车辆

        在海淀区实验小学分校附近的一处路口,经常有车辆逆行掉头。市民们反映,这样做不仅加剧了拥堵,还给过马路的学生带来隐患。

        海淀区实验小学分校位于阜成路高架南侧,校门口每天车流密集。昨天下午,记者在现场看到,许多接送孩子的车辆占道停车,使得本来有三条车道的宽阔马路只剩下一条车道。现场的交通协管员说,由于学校周边没有停车场,每天早晚上下学期间会暂时允许家长将车辆停在路边。“停车位太少,我们也不愿意停在路边,但是没办法。”一位家长无奈地说。

        记者看到,一些家长在接上孩子后,径直将车开到阜成路高架桥下的一处桥洞左转掉头。这个桥洞宽约8米,分别有一条人行道和一条机动车道。在桥洞入口处,立有一个“禁止驶入”的交通标志牌,显示此处是个单向车道,只供桥北侧的车辆调头使用,南侧车辆禁止驶入。由于桥洞比较狭窄,逆行掉头的车辆几乎都是与对向车辆“擦身而过”。然而,一些等待接孩子的家长却表示,在这里逆行掉头很“正常”,大家都这么做,也没有人管过。实际上,在桥洞向西不远处,就有一处供高架南侧车辆掉头的桥洞,然而不少司机为图省事儿,偏偏就选择了逆行的路口。

        记者发现,由于学校门口接孩子放学的车辆太多,滞留的车辆占据了斑马线,行人只能在车流缝隙中见缝插针地行走。然而,这处路口绿灯的时间只有15秒,无法让人走到马路对面,一些家长干脆带着孩子闯起了红灯。

        实习生 张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