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用声音让盲人“看见”电影

        “层层叠叠的角峰屹立在阿尔金山,雄浑、冷峻,山脚的白雪皑皑,像一大片盛开的雪莲花簇拥着这块原始的高地。”电影《可可西里》放映到无对白的镜头时,65岁的吴素环对着正在“看”电影的盲人朋友们,用自己的话描述着镜头里的场景。

        让盲人更好地“看见”电影

        自从2015年吴素环成为浙江省桐庐县第一位无障碍电影讲解员,下半身瘫痪的她,戴着老花镜、窝在床上对着一台用了五年的笔记本电脑,查了无数资料,做了无数尝试。电影放映时,吴素环坐在放映室靠近屏幕的一个角落,右手握着话筒、左手撑在下方,在一个多小时的电影播放过程中,保持住话筒不摇晃,时而抑扬顿挫地读着解说稿,时而抬起头看看放映屏幕。

        “您讲到巡山队员刘栋被流沙吞没的那一段,我心都揪起来了,眼泪也不知不觉掉下来了。”“您讲到巡山队蹚过冰河,追击盗猎分子时我也跟着紧张,手心都冒汗了,您看现在手心还是潮湿的。”电影放映结束,不少“看”完电影的盲人,都主动和吴素环交流感受。盲人按摩师宋林娟以前“看”电影往往不明白“剧情”。“吴姐讲解的电影有很多细节讲述,比如离别、上车这些画面,我们看不到,但她讲解后我就很清楚了。”

        做电影讲解员找到新目标

        可谁能想到,这样一个热心帮助别人的人,自己也是需要帮助的人?

        吴素环从小走路容易摔跤,15岁时被确诊为渐行性肌营养不良,辗转求医无果病情一天天恶化,年轻时尚能撑着助行器行走,40岁时她双腿再也无法直立,只能时刻与轮椅为伴,如今她的双手也慢慢变得无力,常常会不自主地颤抖。

        原本老伴陈洪明每天都会背着吴素环出门走走,但后来陈洪明身体状况越来越差,无法再背起吴素环。“我其实特别想出去走走看看,晒晒太阳。”

        几年前桐庐助残志愿者来到吴素环的家中,帮她实现了愿望。“吴姐,您的文字功底好,可以试试做无障碍电影讲解员,让盲人朋友也能‘看’电影。”志愿者的提议,让吴素环找到了新的目标。吴素环写的第一部电影讲解稿是《1942》,第一次写解说稿她又兴奋又紧张,一个多月在家里反复揣摩电影里的各种细节,并查阅了大量历史资料。“我尽量都是用很口语的文字,让他们‘看’进去。”

        疾病从未抹去生活的色彩

        吴素环一直以专业讲解员的标准要求自己。一个多小时的电影讲解中,她几乎不怎么喝水,实在口干舌燥时就抿一小口润润,立刻盯着屏幕和讲稿。

        她说喝水一是耽误时间,怕影响讲解节奏,二是万一要上洗手间电影暂停,会影响观影体验。

        令许多人难忘的,还有吴素环积极向上的精神状态和生活状态。

        去电影放映室前,吴素环总会拉着老伴陈洪明在家捯饬一番,挑选与服装搭配的帽子、鞋子,画上淡淡的口红和眉毛,“你看今天我还精神吧?”

        志愿者江涛回忆第一次去吴素环家,令他印象最深的就是陈洪明和吴素环互相看彼此的眼神,尽管是两个年过花甲的老人,但眼睛里的爱意就像初恋般甜蜜。

        吴素环的诗歌许多都是写给老伴的,“三十五载你痴痴地围着我转,你傻傻默默的,垦荒牛一样的厚道……”这首写在结婚35周年纪念日的诗,就是他们生活的真实写照。

        在这位电影讲解员身上,疾病从未真正抹去生活的色彩。据新华社  

  • 法律学者建议扩大继承主体

        深圳罗湖区村民蔡某某去世后没有留下遗嘱,留下的一套房成了“无主房”。其间老人的侄女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分配该房产的份额。法院判定侄女获得回迁房30%的房产份额,剩余70%的房产份额归国家所有。近日这一案例引发了法理情交织讨论。

        老人房产七成产权被收归国有

        4月16日记者从深圳市司法局获悉,该局就罗湖区一处无主房产依法申请启动司法认定程序,经法院开庭审理,明确将该物业70%的产权收归国有。

        2017年9月,深圳市司法局在工作中发现,位于罗湖区的一处物业存在疑似无主房产的情况。经了解得知,罗湖区村民蔡某某,膝下无儿无女,年老后投奔侄女,由侄女为他养老送终。依据蔡某某生前签订的拆迁赔偿协议,其名下拥有一套回迁房,该回迁房在其去世后才建成安置。蔡某某侄女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分配该房产。考虑到蔡某某侄女对蔡某某生前尽了扶助义务,并为他办理丧葬事宜,深圳市中级法院审理判定蔡某某侄女获得回迁房30%的房产份额,剩余70%的房产份额无主。

        深圳市司法局法律顾问室研究相关法律法规等,认真分析研判,最终确定应适用《继承法》关于“无人继承又无人受遗赠的遗产,归国家所有”之规定。2018年1月法律顾问室代理深圳市政府向罗湖法院提出认定无主财产申请。公告期限满后,该房产份额仍然无人认领。2019年2月20日,罗湖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法律顾问室代理深圳市政府出庭,法院依特别程序审理判定该房产70%份额归国家所有。

        法律分析:判定并无法律漏洞

        多名法律界人士认为,这一判定在法律上虽没有漏洞,也兼顾了些许人情,但仍建议修改相关法律拓宽继承人范围,并明确尽了赡养义务的亲属是否享有继承人资格,“好的判决可以形成良好的导向,不让做好事者寒心”。

        现行《继承法》第32条规定,无人继承又无人受遗赠的遗产,归国家所有;死者生前是集体所有制组织成员的,归所在集体所有制组织所有。

        也就是说,因无继承和受遗赠人,遗产即可依法收归国有。按此理解,蔡某某生前若没有指定受遗赠人,遗产属于“无继承”,在法律上应归国家所有。

        北京中银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力争分析,单纯从法律角度上看无漏洞,上述判定并未违背相关法律规定,但社会效果不佳。“从民众朴素情感来看,会认为侄女为老人养老送终,让其安度晚年,理应多分遗产,但最后只是得了小部分遗产。”李力争表示,这一判决容易让人感觉“尽了赡养义务,却未得到应有的回报”。

        根据《继承法》相关规定,继承人只能是“第一顺序:配偶、子女、父母。第二顺序: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

        上述涉案抚养人的身份是侄女,并非法定继承人。但据《继承法》第14条规定,继承人以外的对被继承人抚养较多的人,可以分配给他们适当的遗产。但法律并没有作出具体的比例规定。

        “有关遗产‘适当’分配的规定给法官留下了裁量空间。”李力争说,如果有证据证明抚养人确实尽了最大的赡养义务,在遗产分配上可大幅倾斜,比如百分之七八十。

        专家学者:应扩大继承主体

        现实生活中,非法定继承人照料、赡养无子女老人继承的现象常见,比如侄儿、侄女、外甥,甚至邻里、社区、福利机构等。记者注意到,我国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并未对此作出具体的比例规定。

        “当地法院可能是基于抚养人的赡养时长、房产价值等因素作出的判定。”福建三明中院法官郭婕分析说,“对于确实尽到赡养义务的抚养人,理应享有相关的权利。”

        基于此,专家学者建议修改继承法,扩大继承人主体,容纳更多的亲戚来继承,“对于公民财产,除非有捐赠给国家的意思,尽量不要随便收归国有。”上海律师丁金坤认为。

        “目前的规定还太过狭窄,只有第一、二顺位,可以考虑扩大至侄女、外甥女这一层级。”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陈爱武同时呼吁针对非法定继承人,由其他亲属或相关亲友在死者生前尽到较多抚养义务的,可以根据个案裁量多分,甚至100%。

        “关键不在于继承范围的拓宽,而是要明确尽了义务的亲属或是实际履行义务的赡养人是否享有继承人资格。”郭婕坦言,如果老人生前有人照料,在司法实践中,遗产直接被收归国有的现象并不多。   据深圳新闻网 

        中国青年网 澎湃新闻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