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引擎盖维权的实质是产品质量

        贾亮

        坐引擎盖不是维权常态

        大牌公司更不能耍大牌

        西安女车主坐在奔驰引擎盖上维权事件余波未停,兰州、长沙等地又有女车主坐上引擎盖。就在昨天,又爆出北京一名律师车主维权遇阻,刚买7天的奔驰车在高速路上突然亮起“加注机油”的警示灯,身为专职律师的车主维权一月,至今无果,再度将奔驰售后问题推向舆论焦点。

        一坐激起千层浪。西安女车主这一坐,不仅将4S店和奔驰生产厂家在产品和服务上的硬伤暴露出来,还顺带揭开了包括“金融服务费”在内的名目繁多的消费陷阱。多地奔驰乃至其他汽车品牌的车主纷纷坐上引擎盖“控诉”,与其说是蹭热点,不如说是自身无奈被逼集体“借眼球”。对汽车产品质量问题以及经销商的销售套路以及种种不负责的售后,车主们忍气吞声已久。

        消费者维权,首先自然是因为汽车质量不过关。西安的是漏油,兰州的是安全气囊,北京的是发动机,车主选择奔驰前,一定想不到这样知名的品牌,会有这样的质量问题,更不会想到出了问题之后,大牌公司会耍大牌,处处为难消费者。

        各地“引擎盖维权”表明,所谓大牌,在质量上并非免检产品,在服务上也可能蒙骗糊弄消费者。非要所有消费者都坐上引擎盖才去解决问题?“不闹不解决,小闹小解决,大闹大解决”,绝不是消费者维权该有的常态。“这一个月合理合法的途径都试过了,总不能让我也去引擎盖上哭吧?”这名北京律师都陷入维权难,遑论普通消费者。

        其实不止是汽车维权难,近年来,众多国外一线品牌在国内屡屡曝出质量问题、霸王条款、店大欺客的丑闻,商家鲜见道歉、自省、合理善后。殊不知,他们日复一日地伤害消费者利益的同时,也日复一日抹黑了自己的品牌。

        必须指出的是,消费者之所以采取近乎出格的方式维权,是由商家更为出格的行为而起。有些所谓国际大牌,对开发中国市场的重视程度与对中国顾客的尊重程度严重不成正比,甚至把企业的内部规定或自设的“解释权”凌驾于法律之上。比如业内人士透露,无论何种原因,货品售出概不退货,已成为奢侈品业内的潜规则。卖着最高的价格,却提供相对低质的产品和服务,还为消费者维权设置重重障碍,而且不止一个品牌、不止一年两年。再不思悔改,被坐上“引擎盖”的绝不仅仅是奔驰。

        不尊重中国的品牌不会赢得中国市场,不尊重消费者的品牌也不会换来消费者的认可。以消费陷阱来坑害消费者的商家,其实是在自掘陷阱。事不过三,引擎盖维权的教训足够深刻,就看奔驰们如何反思与改进了。

  • “我要飙得更高”

        上个月,一只比利时冠军赛鸽拍卖,被一名中国人以约942万元人民币的价格拿下。赛鸽的价格在5年内飙涨了10倍,幕后推手是一批国内精英“鸽友”。逐步走高的赛鸽身价,催生出不少黑色产业,令人担忧。

        李嘉    

  • “抖商”抖机灵 监管莫旁观

        邓海建

        抖商,成为2019年的热词。抖音等短视频平台商业化爆发,让抖商继微商之后开始活跃。有媒体将其形容为“3000万微商大军涌入抖音”。

        短视频带货,当然是电商经济的新蓝海。这种娱乐购物的社交电商模式,与传统电商有着天然的分界。比如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抖音上已有超过6万的明星达人、企业蓝V账号开通并使用购物车功能。有人致富,想要分杯羹的商家自然纷至沓来。

        不过,商场如江湖,江湖规则就是:哪里有“肉”,哪里必有“坑”。抖商虽然是片蓝海,却有两个前提值得注意:一是短视频平台只是带货的渠道,微商上那些山寨货就算换到抖音上来卖,也并不会立马“速成洗白”。谁也不要指望抖商能为假冒伪劣赋能,更不要指望新平台能蒙蔽消费者的基本消费素养。

        二是短视频平台衍生的一切产业链,都不在法外之地。任何新业态新模式或平台经济样板,都应该在法律法规、公序良俗的边界之内。具体的带货行为也好,时髦的抖商培训也罢,“内容靠抄、讲师靠炒”的做法,恐怕迟早会被定位为亟待严惩的灰黑产业。

        当然,消费者也不是砧板上的鱼肉。不在商品与服务上狠下功夫、却在渠道与营销上一意孤行,终究是舍本逐末之举。5G商业脚步渐进、技术迭代更为频繁,传统电商与微商抖商等新式平台终有一天也会成为市场中的“前浪”。不管时代如何变化,抖机灵的伎俩只能是一锤子买卖。

        “抖商”不是抖机灵的商家。无论是培育发展国内市场,抑或保障合法消费权益,面对“一场游戏一场梦”的抖商领域诸多乱象,市场监管等职能部门都应尽快祭出雷霆手段。

  • 谁买走了5元“脆皮”安全帽

        侯江

        安全帽,是一线施工人员安全防护的必需品。谁能想象,用来保护劳动者安全的安全帽,本身竟然有安全的问题。

        最近一则工人安全帽“一碰就碎”的短视频,引发热议。虽然当事人改口称视频中的那顶“一碰就碎”的黄色安全帽并非工地所发,而是自己购买,但存在“脆皮”安全帽总归是事实。随后新华社的一篇调查,揭开了市场上部分安全帽“无厂商、无检验、无标识、无人查”的乱象。

        据报道,工人佩戴劣质安全帽已成行业“潜规则”,尤以建筑行业居多。在一些电商平台以及多家建材市场上,不乏一些毫无资质的5元“脆皮”安全帽,用手一压就是一个坑。

        对于安全帽,国家标准非常明确:基本性能要包括抵御坠物对头部造成的伤害,此外普通型安全帽还可增加阻燃功能,防静电性能、电绝缘性能、侧向刚性和防寒性能等。劳务用品市场上劣质安全帽比比皆是,说明有些厂家并没有执行上述标准。一线工人戴上了这样的安全帽,安全防护岂不是形同虚设?

        多年来,安全生产事故触目惊心。无怪乎应急管理部官方微博特意转发安全帽短视频,并大声疾呼:“如果连工人的安全帽都不安全,又怎么能够实现生产安全呢?落实企业安全生产主体责任,决不能流于形式,浮于表面”。

        生产安全的基本原则中,有“四不放过”,即发生安全事故后原因分析不清不放过,事故责任者和群众没有受到教育不放过,没有防范措施不放过,有关领导和责任者没有追究责任不放过。现在,首先要做的应该就是,对“安全帽不安全”不能放过,应立即从生产和流通两个环节入手,查查到底哪些无良企业在生产,又到底是谁买走了这些“脆皮”安全帽。同时,尽快查封已经流入销售市场的“脆皮”安全帽,更要倒查已经戴在工人头上的“脆皮”安全帽,这才是对一线劳动者负责、对生产安全负责的态度,才是真正的防范和补救措施。

        安全帽有红蓝白黄几种颜色,一般对应不同的工种和岗位。短视频中,那位工友的黄色安全帽是被一顶红色安全帽击碎的,暗示“红色安全帽”等级更高。是只有普通工友戴的黄色安全帽造假,还是不分颜色都在造假?对于安全来说,无论何种颜色,体现出的应该仅仅是工种的不同,绝对不应有质量的区别。不管哪一种颜色,最终的目的一样,都是为了保障使用者生产过程中的生命安全。

  • 点到为止

        张丽

        打算赚学生的钱?

        4月16日,西安某小学学生拿到了学校发的游学宣传单。其中“日本动漫文化亲子团”7天的报价达到每人33600元,家长去其他旅行社了解,同线路团的报价也就在万元左右。该校工作人员回应时称,这是由于游学团组织者在印制宣传单时的手误造成的,33600元实际为两个人的价格。真是太会“手误”了,正好加倍,怎么不是减少一倍呢?要是家长没发现是不是也就将错就错了?

        不是用学生赚钱?

        近日,宁夏彭阳县王洼镇中心学校的“校服印枸杞品牌名”一事引起关注。涉事的活动负责人表示,很自责,本来想做一件好事,结果没做好,目前校服已经全部回收调换。事实上,在2018年11月到2019年1月连发三起广告进校园事件后,教育部就已表态坚决反对,对此类事件要严肃查处。相信彭阳县教育部门肯定收到上级文件了,为何明知故犯?校服上印广告事前一点不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