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我理解的“王小波现象”

        ▌李银河

        2019年4月11日是作家王小波逝世22周年的纪念日。22年来,王小波从一名作家变成了一种现象,他的作品俘获了无数读者。在阅读和交流中,读者也在心中分享着对他的怀念。

        11日晚,“王小波之夜”朗读分享会在北京举行,活动主办方之一新经典文化已连续三年为王小波举办纪念活动。自2016年始,新经典文化开始对王小波的所有作品进行编辑整理,在新版本中对一些长期存在的错处进行了修订。

        在今年的朗读分享会上,王小波的妻子,学者李银河现场朗读了一篇随想,有关她理解的“王小波现象”。以下是转录的文章,标题为编者所加。

        今年4月11日,小波离世22年了。这22年间,王小波从一个作家变成了一种现象。22年间,小波的小说、杂文一版再版,出了不计其数的版本;用王小波作品撰写的博士、硕士论文以及研究专著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文学史不知如何评价王小波、不知如何为其定位(不知道该把他归入哪一流派)的尴尬中,王小波的作品在荒蛮的旷野自由自在,野蛮生长。

        我想,“王小波现象”的出现在我看来可能有以下几个原因。

        首先,王小波的文学在中国当代文学中很难定位,就像鲁迅博物馆馆长孙郁先生所言:“王小波是中国文学中的一个异数。”他既不属于现实主义,也不属于浪漫主义,看不出路数,看不出师承。有些蛛丝马迹,但都没有实锤。例如在《我的师承》一篇中,小波列出的人都是些走背字的翻译家和前诗人:穆旦、王道乾;他喜欢的小说家在当时也很少有人提起,比方说卡尔维诺和杜拉斯。从我平时与他的接触中可以确知,他跟所有的中国作家都无关,我没发现他真心佩服过任何一位中国作家,但绝对不是源于傲慢和轻薄,而是因为他的评价标准是世界文学通用的标准,如果中国没有人到达那个高度,他就无法违心地赞赏。王尔德有过一个文学评价标准,大意是文学没有什么这流派那流派,只有两派,一派是写得好的,一派是写得糟的。我想,小波的文学应该是属于写得好的一派,所以它才能经受住时间的考验。

        其次,王小波的思想杂文是在改革开放时面世的,而那恰好是思想活跃的一段时间。小波的文字在小说之外,有一项重要内容是杂文,是鲁迅式的思想小品,常常是对时弊的针砭,对文化传统的批判,夹叙夹议,妙语连珠。冯唐有一次参加了一个活动,回来对我说:“今天一个活动上又听了小波的一篇杂文被阅读,写得还是真好。”冯唐这人是相当狂傲的,轻易不会说谁的东西好,曾以金线论得罪了很多作家。连他都说好,或许那就是真好了吧。记得一件轶事,有一阵小波给《三联生活周刊》写专栏,每周他的稿子一到就引起一阵骚乱,编辑部的年轻编辑们争相传看,击节赞赏,因为他的杂文思路新颖奇异,文字风格独特,能引起人们先睹为快的冲动。

        再次,王小波的生活方式在当时使人们发现了一种新的可能性。从上世纪50年代以来,所有人的安身立命方式只有进入机关、学校、企业或生产队,总之要进入一个单位才能存活。而改革开放以来,出现了自由职业,王小波从人民大学辞职成为自由作家,这在当时还是一个需要勇气的选择,有好几篇关于他生平的文章论及他的这一全新的生活方式选择。在王小波的心目中,写出真实的想法、说出真实的看法是他的写作要守护的底线。这不仅是一般人的底线,更是一位生性敏感的作家的底线。小波选择自由作家的生活方式是他向往自由写作的必然之选。现在我们的社会已经有越来越多自由写作、自由生活的人,这是中国社会变迁的真正希望。

        此外,王小波与我的爱情故事似乎也已经成为经典。有一次,我偶然看到一个相声节目,那人说:“有个作家把给女友的情书写在了五线谱上。”这说的不就是我们的故事吗?文学评论家余杰有一次说,他觉得在王小波所有的文字当中,写得最好的还是他写给我的情书。这个评价当然不那么公正,也许与余杰说这话时正在谈恋爱有关,但是从后来《爱你就像爱生命》是小波所有书中卖得最好的一本可以看出,“王小波现象”当中,我们的爱情故事也的确是一个无法被忽视的内容。

        在王小波逝世22年之际,让我们共同怀念他,阅读他的文字,理解他的思想,分享他为我们创造的奇妙无比的精神世界——这就是对他最好的纪念。

  • 《桥墩不是桥》反映乡土混沌世界

        《桥墩不是桥》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宁波作家浦子的长篇小说《桥墩不是桥》一书近日在中国作协召开作品研讨会。《桥墩不是桥》被列为2018年度宁波市文艺作品精品工程,由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出版。作者有着多年的基层经验特别是农村生活经验,通过切身的体会,以乡村治理的角度切入,描摹出百年乡土中国的变迁,着力呈现改革开放四十年农村的巨变,对探讨新形势下农村题材文学作品在时代洪流中的人性关怀、时代变革的精神内核等有着启示意义。

        作者浦子本名潘家萍,出版过长篇小说“王庄三部曲”(《龙窑》《独山》《大中》)、小说集《吃晚宴的男子》、散文集《踏遍苍苔》《从莫斯科到斯德哥尔摩》、长篇报告文学《脊梁》《东海魂》《下洋涂上》等,曾入围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桥墩不是桥》是浦子亲自下乡体验之后写就的,作者不是社会科学家,但是在文本之中,依旧希望能给当下社会,尤其是基层社会带来一点思考。作者凭着作家的敏感,在讲述农村青年男女追求事业、追求爱情甚至追求权力的过程中,探讨人性在特定时期农村生活中的沉浮,或升华,或堕落;或闪光,或暗淡;或发香,或沤臭。 

        文学批评家潘凯雄认为,《桥墩不是桥》一书带来了“新鲜的气息”,这是因为中国农村正处于一种混杂的情形下,有传统的宗法家族因素,也有新的时代下的城镇化、空心化等问题。多种力量、价值观交织在一起,作品中渗透着浓郁的地方色彩,体现了作者的写作功夫。

  • “子弹笔记”是啥?

        《子弹笔记》

        未读·生活家·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近日,畅销书《子弹笔记》作者、“子弹笔记”创始人、TED演讲者赖德·卡罗尔来到北京,以《信息碎片化时代,如何整理你的人生》为题,分享子弹笔记的创作开发历程及核心方法与理念。 所谓子弹笔记,其实是一种简要的快速记事方式。你只需要一支笔和一个本子,就能很好地管理自己的时间。    作者小时候被诊断出患有注意力分散症(ADHD),于是他用了数年时间开发了“子弹笔记”这一独特的笔记术,帮助全球各地人们规划工作和生活。 演讲中,赖德强调“子弹笔记”绝不仅仅是一个笔记术,而是一个个人管理心法,一个越简单、越高效的人生理念。它让人重新发现自己,获得自律、自信、自由。赖德曾在《子弹笔记》中写道:“真正的效率无关速度,而在于为重要的事情留出了多少时间。”他创造这项工具的真正目的在于帮助人们将信念与行动相结合,梳理自己的人生,聚焦真正重要的事情。

  • 像体悟人生一样解读经典

        《曲黎敏精讲<黄帝内经>一》

        曲黎敏著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黄帝内经》是中国传统医书四大经典之首。2006年曲黎敏的《黄帝内经·养生智慧》电视讲座创下养生栏目收视奇迹。积淀12年,曲黎敏在《曲黎敏精讲<黄帝内经>一》中首次逐字逐句,以全新视角解读这一国医典籍。本书涉及《黄帝内经》中《上古天真论》《四气调神大论》两大篇章,深挖人体五脏、气血经脉中蕴藏的秘密,破解人与世界的相处之道。

        在这本书中,曲黎敏从古籍原文本身巧妙陈述,不仅涵盖切实可用的养生秘籍,更包含多角度跨学科阐述。曲黎敏用诗意、风趣的语言将深奥的古籍化繁为简,深入浅出。从具体养生方法到解析生命大道,与现代生活紧密结合,让每一位读者既能领略《黄帝内经》的智慧与玄妙,学习养生知识,又能寻找到破除自身迷惘的良方。

        关于现在人各种各样的病痛,曲黎敏表示,现在人是一边熬夜一边敷面膜,其实熬夜最催人老,敷面膜并不见得多有用,这是本末倒置。先是电视,然后是手机,人手一个,白天晚上离不了手,更有人越到晚上越喝酒、越兴奋,现在人的病,大多都是自己“作”出来的。在指出现在人不良的生活习性后,曲黎敏对年轻人、中年人和老年人三个群体如何保持身心健康,也给出了具体的建议和指导。

  • 周末读书活动招募

        世界读书日来临之际,西城区第一图书馆将在本周六举办一场名为《童话是写给老年人的礼物——从童话故事看老年心理学》的公开讲座,主讲人李峥嵘将以经典民间故事和童话故事为例,分析这些故事的心理学意义和精神意义,和读者朋友一起重新认识人的后半生的机敏与智慧。时间:2019年4月20日(周六)下午两点至四点。地点:西城区第一图书馆(后广平胡同26号)二层集体视听室。主讲人:李峥嵘,北京晚报资深编辑、专栏作家、北京市十大金牌阅读推广人。参与方式:免费参加,自行前往,并有机会获得赠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