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物业进村,能否适应村庄水土?

        早上7点,海淀区北部的上庄镇罗家坟村的主干路上,一辆洒水车开始喷水,路面瞬间变得湿润起来。道路两侧的树木冒出嫩芽,湖面在微风吹拂下泛起粼粼水波。

        村中的道路宽敞,路面整洁无杂物,家家门前都摆放着两个垃圾桶。不时有巡逻车与垃圾车在村中驶过,随时发现村中的异常。

        3月15日,罗家坟村迎来了物业公司,作为海淀区首个农村引入准物业管理试点村,物业进村管理已经“满月”。对大多数城市居民来说,物业管理不算新鲜事。而在农村,这还属于新兴事物。

        推行准物业化管理会给村庄带来哪些变化?物业公司能否适应村庄的水土?通过专业团队与村民自建队伍结合的方式,物业进村也在探索着一条适合农村物业化管理的道路。

        现场

        道路喷洒全天巡逻

        临近西北六环的罗家坟村,村口正对着一条主干路,道路的树木冒出新芽。一辆清扫车正在道路上作业,旋转的扫把与地面摩擦后发出“唰唰”的响声,随之道路上的杂物也被清理得无影无踪。目之所及,干净整齐。

        3月15日,罗家坟村迎来了物业公司,以准物业的形式进村管理。

        几百米长的罗家坟村主干路两侧,没有停放一辆汽车。村庄的车辆进行了统一管理,所有车辆在村口北侧的停车场有序停放。“村里道路不能停车,都得统一停到停车场。”一名村民表示,这样做的目的一是为了道路整齐,二是要保持道路通畅,在发生紧急情况时,消防车、救护车可以快速通过村中大大小小的道路。

        早上7点,一辆洒水车迎面驶来,主干路一下子变得湿润起来。因为临近一家水泥厂,村中的扬尘比较严重,道路中常会出现一辆车驶过卷起一阵尘土的情况。为了降尘,物业公司进驻后,每天早上都会对村内大小道路进行喷洒作业。在村民韩桂珍看来,物业进驻后家里的水电出现问题,维修工10分钟之内就会出现,村子里的环境与管理也在发生变化,新生事物让她在村子里感受到了城市小区的服务。

        穿着统一服装的保洁员骑着电动车,穿梭在村子里,捡拾街面中的杂物,并对卫生死角进行清理。

        物业公司进驻后,经过专门培训后上岗的物业保安员24小时在村里巡逻。身穿制服的物业保安不时从罗家坟村的街面上走过,巡查村子中的异常情况。村里停车场等交通节点也有物业保安专人值守。

        一名村民表示,此前的安保是由村民组成,夜晚后便无安保措施,现在常能看到保安巡逻,使得村民的安全感增强许多。

        感受

        道路干净垃圾不落地

        “以前村子里也挺干净,但是没有这么干净。”一名村民表示,物业进驻后,卫生打扫频繁,村里一共有5条街道,每天对每条街道都进行喷洒,卫生、环境、绿化、安全巡查等工作都有专人负责。“干净到我出门都想脱鞋,怕给踩脏了。”

        在每户村民家门前,都摆放着两个垃圾桶,一个为可回收物垃圾桶,一个为其他垃圾垃圾桶。村民将垃圾投入自家垃圾桶后,由清运人员运至村中垃圾站,再由垃圾车集中运走,进而实现垃圾不落地。

        北京阜康丽洁物业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经理张惠龙表示,罗家坟村多年前便开始对村内的环境进行整治与管理,由部分村民承担保洁与垃圾清运的工作,村子整体的底子比较好。日常每天由村保洁员骑着三轮车到村里的几个垃圾点收集垃圾,街面保洁由村里安排村民早晚到街上捡拾烟头。但是没有经过物业培训的村民负责街面保洁和垃圾清运相对随意,特别是夏天难以保证垃圾及时处理而造成异味儿和渗漏遗撒。同时,物业公司通过专业化维修、管理等服务,让村民感受到生活的便利与舒适。“垃圾不落地”措施保证了地区的卫生环境整洁,物业公司也对一些村民家门前堆放的杂物进行清理,使得家家门前干净整洁。

        韩桂珍每天都推着小孙子到村中的小公园坐坐,几乎每次出门都能看到有人在清扫街道,保安也会热情地与她打着招呼。“跟周围其他村子比起来,我们这的环境好多了,不比城里差。”

        维修工李国权负责村民申报的维修工作,他也是罗家坟村村民,成为物业公司一员后,维修也有了标准和要求。“接到电话就得行动,维修结束后还有电话回访,询问村民维修情况,对物业人员服务是否满意。”

        模式

        专业团队与村民自建队伍结合

        早晨6点,陈树燕骑着三轮车挨家挨户地将垃圾桶中的垃圾倒入小型垃圾车中。与她一样,赵国芳、郑玉林等多名村民也在从事着这样的工作。

        直到早上7点,陈树燕负责的垃圾清运工作已完成。每名卫生垃圾清运员每月可以得到400元至600元不等的报酬。

        与此同时,身穿物业公司工装的保洁员对村路开始清扫,地上却很难看到一片纸屑、一处垃圾,每条道路都干净整洁。

        陈树燕与其他23名村民,为罗家坟村原有村民自建队伍的成员,负责着村子的垃圾清运与保洁工作。

        张惠龙表示,物业公司进驻后为了解决本村的就业问题,共聘用了24名村民作为保洁员、维修工、垃圾清运员。物业公司派驻4名专业人员,对村庄物业服务进行管理与引导,同时派出6名保安与7名保洁人员,对村子进行不间断地巡逻与卫生清扫。

        在物业公司进驻后,原本就是垃圾清运员的陈树燕不知道能否继续做下去。很快,罗家坟村中的垃圾清运员、保洁员得到了物业公司的聘用。“年龄上符合要求的,都签订了合同,年龄大的村民,也会得到相应的报酬。”

        罗家坟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郑彦民表示,物业公司进村前便与其达成一致。物业公司要为村子里提供相应的就业岗位,让一部分有需求的村民能够在其中谋得工作。

        “通过专业团队与村民自建队伍相结合的模式,为村子提供物业服务与管理,同时解决村里部分村民的就业问题。”张惠龙表示,除了派驻专业人员外,对村中之前的各种工种进行了整合,统一管理,设置标准与规范。“好处在于,村民间相处多年知根知底,相互间比较放心,物业的进驻没有让这些村民失去原有的工作,而是继续保有这份工作与报酬。”

        探讨

        物业进村

        需因地制宜

        海淀区农业农村局工作人员表示,海淀的农村城市化进程非常快,为促进城乡公共服务一体化,让海淀村民快速地享受到城市居民住楼房的服务待遇,海淀区在科技创新提升城市管理水平的同时,也把城市精细化管理的理念推广到农村,“物业进村”就是在这个大背景下产生的。“物业进村”采取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解决,将在其余五个村陆续试点。

        郑彦民认为,村庄的服务与管理十分重要,可以使村子的面貌焕然一新,也使村民的生活更加舒心。但是通过何种方式能够得到最大的利益仍需探索。聘请物业公司为村庄进行服务需有一定投入,大面积推广的资金问题或成为一个难题。“在我看来,通过专业的引导与指导,仍要以本村村民作为提供物业服务的主体,其中可以免去很多的开支,为物业进村模式的推广能够惠及更多的村庄提供范本。”

        北京首一业主大会指导部主任、物业管理专家童超表示,提及城中村,就会想到“城市管理难点”,难点的关键就在管理与治理。“物业进村”需要适宜的土壤,没有相关部门的支持,大多数的物业公司不愿到村子里进行服务。相关部门在前期先把土壤整治得适宜播种了,物业公司进村才会变得水到渠成。“村子不同于小区,村子里村民都是本乡本土,作为‘外来和尚’的物业公司更需要因地制宜,充分考虑各村不同村情,试点不同模式的物业进村。为村民提供‘物业式服务’,并非只有引入物业公司一种方式,村子里并没有复杂的设施需要维修维护,更加需要的是物业服务与管理的经验,从而使村子在走上城市化中能够改变原有比较陈旧的面貌,让村民有更好的获得感。”

        本报记者 赵喜斌 文并摄

  • 东四、劲松增设垃圾桶

        2019年3月20日,本报刊发报道《扔掉手边垃圾,要走多少米》,报道一些人流密集的公共场所外或道路两旁废物箱的数量太过稀少,给市民丢弃垃圾造成困难。近日,记者了解到,为改进报道提到的东四十条西段、劲松南路废物箱密度较低的现状,东城区已在东四十条西口与东四路口交叉口东南角等三处加装垃圾箱,方便市民投放垃圾,朝阳区已在劲松南路增设了28个果皮箱,达到了平均间距50至60米的标准。

  • 刘家窑新建养老驿站

        2019年月26日,本报刊发报道《缺乏场地,养老驿站难落脚》,报道因场地资金掣肘,刘家窑第二、第三社区规划中的养老服务驿站迟迟无法落地。近日,记者了解到,东铁匠营街道正在建设蒲安里第一社区养老驿站,可辐射周边3到5个社区,其中就包括刘家窑第二、第三社区,该驿站预计将在2019年6月投入使用。

        本报记者 白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