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北京大姐圆了乡村孩子读书梦

        “人生的经历起起落落,没人能永远在高峰期,但是总得有几段时光让你回忆起来觉得是发着光的,现在这段日子,对我来说就是这样。”今天是世界读书日,在保定市阜平县然尔图书馆,创始人段英看着在书架间穿梭的小读者们,笑着对记者说。2015年4月末的一天,网上一则为河北阜平县贫困山村募捐的信息进入了段英的视线,从此远在北京的段英与阜平结下了深厚的缘分——这则消息改变了段英的人生,或许也将改变阜平县许多小朋友的人生。

        捐资助学 从未放弃对教育的热爱

        段英今年48岁,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段英从小的愿望就是当一名小学老师,但阴差阳错未能实现。做过前台,换过许多份工作,但段英的心里从来都没有放下过对教育和公益的热爱。

        2009年,段英带着10岁的女儿自驾游,买了书本和十几套文具带给一路上乡村小学的孩子。在内蒙古热水镇,看着女儿把文具分给小朋友们时兴奋的表情,段英觉得,自己做对了。2011年元旦,段英与山西省晋中市寿阳县罕山小学建立联系,开始长期资助,桌椅板凳、教学用具……只要学校有需要,段英都尽力捐助,到现在已经八年了。

        2015年4月,网上一则阜平支教学生发布的消息进入了段英的视线。5月初,段英带着图书和学习用品第一次来到阜平。通过走访,她发现这里很多乡村小学要么根本没有图书室,要么有图书室,但是鲜有孩子问津。“上世纪六十年代出版的文选、《土壤肥料学》、《有色金属冶炼》……这哪是孩子们看的书?”同年6月,段英听说了朋友在南方做乡村图书馆的事,当时心里一动——我为什么不在阜平为孩子们建几个乡村图书馆呢?虽然迟了15年,但这个实现教育梦想的机会让段英激动不已。

        一场车祸拉近与乡村校长的距离

        经过一番调研,段英确定了以学校为依托建立乡村图书馆的初步规划。与当地教育局和几个校长取得联系后,段英把自己想要无偿帮助学校建立乡村图书馆的想法讲给了他们。但是令段英有些意外的是,她的想法并没有立刻受到校长们的欢迎和支持。一位跟段英比较熟的校长告诉她,每年来阜平县捐衣捐物的人和企业非常多,但留下来帮扶的少,因此段英在他们心里也是一位匆匆过客。

        2016年1月17日腊八节,段英从北京驱车前往阜平参加与校长们的会议,遇结冰路段轮胎打滑,“从中间车道滑到左车道,撞上栏杆又弹到右车道,车才停下来,当时真觉得命都要丢了……”车坏了,段英联系了时任阜平镇总校长的张秀林来接自己。因为整个右腰右腿都动不了了,段英去医院检查,医生告诉她要静躺两天,可是第二天还要开会怎么办?段英再三嘱咐张校长不要告诉其他校长车祸的事情,怕大家有心理负担。第二天,一瘸一拐的段英准时出席了会议。看着若无其事的段英,张校长终于没忍住把她出车祸的事情说了出来,“段老师连命都快搭上了,我们怎么能不好好做这件事呢?”从此,段英跟各位校长的心算是连在一起了。

        事必躬亲 在阜平建了15所图书馆

        2015年12月,“北京然尔阅读公益发展中心”在北京市民政局注册登记,标志着“然尔阅读”成为正式的公益组织。2016年下半年,段英彻底结束了北京的工作,把所有的精力投入到阜平。

        “村里收到的爱心捐书非常多,但是这里的孩子没有阅读意识,也没有阅读习惯。我要做的是把阅读习惯培养起来。”在学校设立图书馆、挑选适合孩子读的图书只是第一步,乡村阅读“软环境”的构建让段英投入了更多心力。然尔阅读会不定期举办教师培训活动,段英邀请名师学者为阜平乡村教师培训。目前阜平县有15所乡村小学加入了然尔阅读校园联盟,学校里设有然尔阅读图书室,图书和硬件设施都由然尔阅读提供,学生的课表里也多了一门阅读课。今年,借着世界读书日的契机,段英还组织老师周末举办读书会,交流如何上好阅读课。

        段英每个月至少来两次阜平,从打印展板条幅到下乡与校长们讨论图书室的建设、管理,事必躬亲;即使在北京也不曾脱离工作状态,忙着与红十字会、慈善机构沟通筹款筹物。正是段英的这股劲儿,才让然尔阅读在阜平扎根落地。

        除了校园图书馆,段英还在大道村村民家里试点建立了第一家“家庭图书馆”,供村里的孩子在周末和寒暑假来看书,她希望能把这样的试点在其他乡村开展下去。

        2018年4月25日,阜平县然尔图书馆在当地民政部门正式注册,标志着阜平成了然尔阅读推广乡村儿童阅读的根据地。

        让孩子们走出大山“看见梦想”

        段英一直相信,脚步丈量不了的地方,书可以。除了给乡村孩子们提供用书丈量世界的机会,段英也提供给孩子们真正走出大山的机会。每年然尔阅读都会举办一次“童书太行”征文比赛,全县的小学生都可以参加,25名优秀学生去北京参加夏令营,费用全由然尔阅读承担。“一次夏令营大概需要3万,有时候能筹到钱,但有时候筹不到,比如去年,我本来都在犹豫要不要停一次,但是一位理事跟我说,段老师,这个夏令营不能停,这么多孩子都盼了一年了!”听了这话,段英和理事会的人一商量,决定自己掏腰包,“我想起有一位家长跟我说,儿子一从北京回来就跟她讲,什么是地铁,什么是故宫,国家图书馆长什么样,激动得不得了……这就像一颗种子播在了孩子心里,他看到了梦想,就会去为梦想而努力。” 

        其实即使在辞掉工作之前,段英的收入也并不算多,这将近五年的时间里,为了把然尔阅读做下去,她已经自掏腰包贴补了将近30万,但段英并没有特别在意。“前一阵身边的人让我把这些年做的事形成一个文字资料,我想了好几天,决定把题目定为《因梦想而出发,因改变而坚持》。”这几年在阜平看到的变化,正是支撑段英坚持下来的动力。图书馆刚刚开放的时候,图书损毁非常严重,因为这些孩子不知道什么是公共图书,也不懂得爱惜,但现在图书损毁的情况已经大大减少,孩子们进入图书馆还会主动提醒家长把手机调成静音;原来课余时间要么抱着手机电视,要么在村里疯跑,现在然尔图书馆里的小读者络绎不绝;原来很多孩子说不出、写不好,现在已经能交出像模像样的征文了……“有一次我们图书馆已经闭馆了,一个老太太带着小孩敲窗户,原来是附近水果摊的一个老太太,说今天太忙了没空带孙子来看书,可是孙子一天不在这儿看会儿书晚上就睡不好觉,问我能不能通融一下……这样的事在图书馆里见得太多了,让我相信我做的事情,是造成了一点改变的。教育、阅读是一个隐性的工程,不能立竿见影,但为了这一点点潜移默化的改变,我愿意坚持下去。”

        2013年,段英在罕山小学校长的介绍下,资助当地一个跟爷爷奶奶相依为命的贫困小女孩,她每个学期都会给女孩寄去1000多块钱,去年六一儿童节,段英去看望她,女孩的一个小举动让她哭了,“孩子掏出了300块钱递给我,说是这几年攒下来的钱,想要捐给然尔图书馆,让图书馆能更好地办下去……然尔阅读,取的是‘燃烧’和‘你我’的意思,我相信播下的每一颗种子,都会发芽长大,正如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本报记者 车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