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斯里兰卡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斯里兰卡系列爆炸事件发生一天后,首都科伦坡气氛依然紧张。军方和警方21日晚和22日在机场、车站和教堂附近都发现疑似袭击者留下的爆炸物和引爆装置,避免了更多爆炸的发生。

        总统迈特里帕拉·西里塞纳宣布全国23日零时起进入紧急状态。多名官员指认境外极端组织关联系列恐怖袭击。

        避免更多爆炸

        一名军方发言人证实,军方21日晚排查机场通往市区的道路,在机场出发大厅门口附近发现一个简易爆炸装置,由拆弹人员以控制爆破方式排除。按照这名发言人的说法,这一装置如果爆炸,破坏半径可达400米。

        警方22日在科伦坡一座公交车站发现12枚雷管,在车站附近的一处垃圾场发现另外75枚雷管。

        科伦坡圣安东尼教堂21日遇袭,现场附近22日下午再次传出爆炸声。当地媒体报道这一动态后,警方澄清,在一辆厢式货车内发现炸弹并作引爆处理,没有人员伤亡。

        截至22日下午,官方发布的伤亡数字更新至290人死亡、包括39名外国人,500多人受伤。

        斯旅游发展局在声明中说,爆炸受害者包括30余名外国公民。据中国驻斯里兰卡大使馆22日提供的最新消息,中国公民确认死亡人数从此前的2人修正为1人,还有5名中国公民失联,5名中国公民受伤。

        安理会发谴责

        总统办公室发布声明,宣布全国从23日零时开始进入紧急状态、23日是全国哀悼日。声明没有提及紧急状态什么时候结束。

        斯里兰卡政府21日宣布的全国宵禁22日晨解除,但首都科伦坡22日维持宵禁,从20时至次日4时。

        路透社记者在科伦坡街头看到,往日拥挤的街道如今车流稀少,手持自动武器的军人在人流多的地方巡逻。

        联合国安理会22日发表声明,强烈谴责斯里兰卡发生的系列恐怖袭击。声明说,这些恐怖袭击是令人发指和懦弱的行为。安理会成员向遇难者家属和斯里兰卡政府表示最深切的同情和慰问,祝愿伤者尽快和完全康复。安理会强调,必须严厉追究这些恐怖主义行为的实施者、组织者、资助者和赞助者的责任,并将他们绳之以法。

        美国国务院21日更新旅行提示,警告“恐怖分子”仍可能继续在斯里兰卡发动袭击,可能的地点包括旅游点、交通枢纽、商场、酒店、宗教场所、机场以及其他公共场所。

        民众自发悼念

        4月22日,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市内的圣安东尼教堂前戒备森严,教堂钟楼上的指针依然停留在8时45分——这是这座教堂一天前遭遇爆炸袭击的时刻。

        遭袭后第一天,荷枪实弹的士兵驻守在圣安东尼教堂门前。玻璃碎片依然散落一地。通过破碎的大门,隐约可见教堂里一片狼藉。工作人员不时进出,清理和调查工作仍在进行中。

        教堂门口的街道旁,人们在两侧楼顶之间拉起线,挂上黑色和白色的丝带,表示对遇难者的悼念。

        不远处一座民宅里,一场悼念仪式正在举行。亲友依次进入客厅,向61岁的遇难者安东·费尔南多行告别礼。

        费尔南多妻子的姐姐格雷蒂娅告诉记者,自己妹妹一家21日上午去圣安东尼教堂做弥撒,因妇女和儿童坐在前排而幸免于难,但妹夫坐在后面,在爆炸中不幸遇难。“他是个好人,非常安静,从不为难别人,随时准备伸出援手。”

        住在圣安东尼教堂附近的居民舒班回忆说,21日上午,他骑车经过教堂,正拐弯时教堂里发生了爆炸。“我看到教堂里哭喊着冲出很多人,我帮忙把一些伤者送入医院,还捐了血。”舒班说,爆炸后的惨烈场景一直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到现在吃饭都难以下咽。

        “我对这场悲剧感到非常伤心。”附近居民焦纳赫说。

        “袭击者太疯狂了,这么多人(死伤)。”科伦坡市民卡皮尔说。他在爆炸后连续两天来到这里,静静地站在一旁看着这座他经常来祷告的教堂。

        像卡皮尔这样专程来到圣安东尼教堂的科伦坡市民还有不少。从10公里外家中赶来的普拉卡什说:“我感到伤心,整个科伦坡的人都会感到伤心,但我们会重建这处教堂。”

        关联境外组织

        警方截至22日逮捕24名嫌疑人,但一直没公开他们的身份。官员把矛头指向宗教极端组织“全国认主学大会组织”(NTJ),其所属成员去年毁坏多座佛教雕像。总统西里塞纳和其他高级官员认定,境外极端组织与爆炸案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西里塞纳说,情报显示,境外恐怖组织在幕后支持斯里兰卡境内极端主义组织。正在国外访问的西里塞纳22日晚些时候回国,会见外国驻斯大使和高级专员,寻求外部帮助。国际刑警组织先前表示愿意协助调查。

        政府发言人拉吉塔·塞纳拉特纳说:“我们认为,这些袭击不是这个国家的某一伙人独自发动。如果没有境外组织(支持),他们不可能得手。”

        路透社报道,22日发生8起爆炸,最初4起几乎同时发生,第5和第6起大约20分钟后发生,最后两起发生在下午。前6起袭击据信由7名自杀式袭击者发动,其中一处地点遭两人袭击;后两起爆炸据信由其他同伙逃窜时触发。

        斯里兰卡电信部长哈林·费尔南多在社交媒体“推特”写道,“一些情报官员事先知道”可能发生袭击,却没有及时采取行动。按照费尔南多的说法,他的父亲听说过可能发生袭击,继而提醒他不要去人多的教堂。

        反恐专家阿尔托·拉贝图邦说,这些袭击高度协同,明显有组织、有预谋,需要相当程度的行动能力,“与中东发生的类似袭击相比,明显带有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和‘基地’的印记”。

        拉贝图邦说:“就袭击的规模而言,我认为行凶的不仅有当地人,很可能牵连境外组织或个人,尤其是那些进出印度和巴基斯坦的人。”

        反恐专家罗恩·古纳拉特纳说,NTJ组织成员据信关联前往叙利亚和伊拉克作战的斯里兰卡籍武装人员。

        新华社 王宏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