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攀登者》在“珠峰”完成最后一镜

        本报讯(记者王金跃)昨天,由徐克监制、李仁港执导,吴京、章子怡、张译、井柏然、胡歌、王景春、何琳等主演,成龙友情出演的电影《攀登者》在珠峰大本营举办了最高海拔的关机仪式。影片出品人、上影集团董事长任仲伦宣布电影《攀登者》于9月30日国庆档全国公映。

        电影《攀登者》改编自真实历史事件,讲述的是1960年中国登山队向珠峰发起冲刺,完成了世界首次北坡登顶的壮举。15年后,方五洲和曲松林在气象学家徐缨的帮助下,带领李国梁、杨光等年轻队员再次挑战世界之巅。迎接他们的将是更加严酷的现实,也是生与死的挑战。

        昨天,在顺利完成电影全片最后一镜的拍摄后,影片监制徐克携主演吴京、张译、何琳、曲尼次仁、拉旺罗布等亮相关机仪式现场。作为1975年成功登上珠穆朗玛峰顶峰的中国登山队队员之一的攀登英雄桑珠(图右五)也来到了仪式现场,戏里戏外的两代“攀登者”首度同框。

        监制徐克现场表示:“1960年中国登山队作为第一批从北坡登上世界最高峰的人类,向世界说明珠峰是我们的高峰,既然是我们的山就要自己攀登上去,这就是攀登者的精神。”徐克坦言:“日本、韩国等国家在电影领域都曾拍摄过相关题材的商业大片,电影《攀登者》作为国内首部大制作的登山题材从故事到视效都是极具中国特色的。”

        吴京说,拍摄过程中自己感受到了海拔、风雪、艰苦和友情,感受到了电影的单纯、纯粹和快乐,“真正地去感受电影才能拍出好的电影作品。”张译表示,作为影片中一名攀登者,不仅要面对零下几十摄氏度的严寒、狂风、雪崩等极端的自然环境与天险,更要面对心理与生理双重的严峻挑战,以超于常人的勇气和毅力克服一切险阻和困难,“这也是我与片中角色共同完成的一次对自我的全新挑战,向攀登英雄们致敬。”

        主演何琳表示,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珠穆朗玛峰,都有自己的梦想,“能够在冲顶的路上坚定心中的信念,为之挣扎煎熬并努力拼搏,人生足矣。”

        藏族演员曲尼次仁坦言:“很感恩能够与这样优秀的主创团队和演员们一起合作,虽然拍摄艰苦,但获益良多。”而同样作为藏族演员的拉旺罗布也表示:“能够回到自己家乡参与这样一部讲述中国攀登英雄的电影非常荣幸。”

        1975年登顶珠峰的桑珠现场讲述了当年中国登山队勇攀珠峰的艰险过程与真实史实,并与影片主演们一起在珠峰留下珍贵的同框合影。吴京透露:“拍摄过程中我们也还原了当年攀登者们的装备,尽管当时的条件非常简陋,但他们仍然克服困难最终完成攀登珠峰的任务。这也印证了老一辈登山英雄们的那种勇气。”

        张译感慨道,这些前辈是中国登珠峰的先驱,有了他们才有了今天影片的人物。

        《攀登者》编剧是获得过茅盾文学奖的藏族作家阿来,徐克表示,影片会借助业内顶尖的视效手段表现出世界第一高峰神圣、壮观与艰险的雪域奇观,希望观众可以通过影片感受到中国登山队的前辈们不断向上、勇攀高峰的中国精神。

  • 《因法之名》演员走进社区跟观众讲幕后故事

        本报讯(记者邱伟)昨天,北京电视台“欢聚一堂”系列社区活动携《因法之名》演员石天琦、苇青、栾元晖一同走进团结湖街道,与现场观众交流创作心得,共话台前幕后的故事。

        青年演员石天琦(图左一)在《因法之名》中饰演葛大杰的女儿葛晴。“其实刚开始接触这个角色的时候,我特别抵触,觉得葛晴太作了。”虽然石天琦最开始并不喜欢这个角色,“我觉得如果想把一个角色演绎好,首先得喜欢上这个角色,并且认为它是合理,所以我写了一篇小作文,把葛晴的童年和她上学期间发生的故事,以及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都写下来了,其实写完之后我就理解她了,并且认为这样是合理的,也开始喜欢她了。”剧中石天琦有很多哭戏,这也让她十分痛苦:“集中拍的时候,一天17场戏,15场是哭戏,早晨的时候其实精力比较饱满、旺盛,拍到中午,我已经把泪都哭干了,虽然确实在哭,但就是泪下不来,太难受了。最后整个人拍完戏身心疲惫,都有点萎靡不振了,导演都说我像老了5岁。”

        石天琦曾和李幼斌在《中国地》中有过合作,这次又与众多老戏骨合作,石天琦也学到了不少,“他们表面很硬汉,其实贼逗的,李幼斌老师在剧组里没有什么架子。好多年轻演员没有跟他合作过,不知道他的性格,觉得难接触,他怕别人有顾虑、耽误戏的拍摄,就自己搬个板凳,主动找别人去对戏,这个其实值得我们学习。”

        退休后机缘巧合进入演艺圈的苇青(图左二)在剧中饰演子蒙姥姥,一个苦命却又非常“作”的老太太。这样极具悲情色彩的人物也是她为数不多的尝试,“面对女儿的离世她悲伤不已,但却偏执地认为凶手是女婿,一定要将他置于死地。”谈起这个特别的角色,苇青也发出感叹,“谢天谢地,生活中我不是这样的性格,不然我的老伴、孩子都要遭殃了。”在她看来,人这一辈子最重要的就是宽容、豁达,只有这样才能使家庭美满、幸福。

        女儿的离世让这位本该享受天伦之乐的老人承受了巨大的痛苦,令苇青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在法院门口争夺外孙抚养权的那场戏,“一开始是我一个人在法院门口跟记者控诉对判决结果的不满,拍到一半张丰毅老师提议增加一个哭诉对象会更好。”最终呈现的效果令导演非常满意,苇青也表示,“这样帮助我更加入戏,导演喊‘停’的时候,我整个人已经哭得鼻涕一把眼泪一把了。”虽然已年过六旬,但苇青对自己提出比年轻演员更严苛的要求。“只要拿到剧本,我就会把所有与我相关的戏抄一遍,把台词‘收拾’成自己这个年龄段会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