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爱上网络

        ▌阿耐

        煎熬中重拾血脉的力量

        不成想,去猴山熊山溜达一圈,骑着马儿骑着骆驼绕圈儿几周的苏大强回来还真焕发了精神,都不用明成做思想工作,他自己抱着衣服就钻进客卫哗哗洗澡。明成大喜,连忙打电话向正在加班的朱丽汇报,让朱丽准备着,晚上接她一起吃饭。朱丽在电话那头听得乐不可支,乌云终于镶金边了。朱丽当机立断,明天周日不加班了,首先得好好睡上一觉,然后得好好与明成玩上一天,带上公公也行。

        几乎是明成才打完电话,苏大强就已经穿戴整齐从浴室出来。就这么一点点时间,猫舔胡子都不够,明成对父亲的洗澡干净度表示深刻的怀疑。果然,都不用他眼尖,便一眼看到父亲鬓角还挂着一串玻璃葡萄似的泡沫。明成毫不犹豫就把父亲推回浴室,回锅重洗。而明成这回不敢怠慢,坐在门口很没气质地大声指挥:“耳朵后面淋到没有?……腋窝打两遍肥皂……手指一根一根地洗,拿废牙刷刷刷指甲缝……全身搓,对,要我给你搓背吗?”

        答案是“要”。明成只能走进去,拿起那块明玉买的,但已经被父亲用了好几天的毛巾,屏住呼吸以隔绝毛巾带给他指尖的滑腻感受,大力在快憋不住呼吸之前完成搓背运动,飞快逃出气味混杂的浴室,长长呼吸一口新鲜空气。他真是不能明白,父亲怎么用的毛巾,竟能把一条簇新的毛巾用得跟泥鳅似的滑腻。难怪朱丽坚持毛巾天天换洗,钟点工阿姨还笑他们毛巾浴巾用得勤。

        再次从浴室出来的苏大强头发花白,肤色粉嫩,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容。浑身散发着WALCH药皂的香味,终于暂时没了体臭。明成将他领到电脑面前,手把手教他上网,教他打传奇,打CS,但是一直退步到打企鹅,苏大强都没法对游戏提起兴趣。明成气馁,退到百度,问父亲最想要玩什么。苏大强对于占用这个老伴儿最喜欢的儿子那么多时间已经感到诚恐诚惶了,见问忙说想找一本书,叫做《东周列国志》,并解释说他小时候一直想看全它,但一直由于种种原因没有看全。

        明成输入书名,一按百度搜索,从此苏大强老鼠跳进白米缸。这个做了一辈子学校图书馆管理员的人,在一次次打入自己心仪的书名,一次次得到满意的搜索结果后,发现了一片崭新天地,原来网络可以提供比他管理的图书馆更多更丰富的书籍,而且,他想看某本书的话,都不用战战兢兢地填表看领导脸色让领导审批去新华书店进货,现在他想看什么就看什么,却只要稍稍移动一下鼠标。苏大强从此认准了现代化武器——电脑。其实他在学校图书馆的时候已经用上电脑了,但是电脑没有联网,就像人缺了腿脚,再活络也是有限。

        (33)

  • 败家石

        ▌叶广芩

        颐和园里的童年

        临走,老三跟我说:“明天你带着她们到园子里转转。”

        我说:“为什么非得是我?”

        老三说:“不是你是谁?”

        依着老三设计,张家姆妈单独睡里间,梅子安插在我的炕上。我心里挺别扭又不好说什么。从玉澜堂回来后我没言语,钻了被窝,把炕帘放下了。我下决心明早睡他个太阳高升自然醒,本耗子向来晚起,管你们呢!

        帘外边,南方娘俩在商量洗澡问题。在颐和园里洗澡,太奢侈了,想得美,先问问当年慈禧太后在这儿是怎么洗的吧!没澡堂子是肯定的,听说老太后洗澡是拿盆蘸毛巾,抹香胰子一块块擦,一块块换,几个宫女轮番伺候着,挺麻烦。今天本耗子在这儿洗澡也不是那么容易呢,得找卫生所的女大夫带着上单位澡堂,每星期一、三、五男的去,二、四、六女的去,有序不乱……眼下这俩南方人,动辄就要洗澡,难道比慈禧太后还慈禧太后?

        我平静睡去,蒙眬中听到南方人把洗澡改成了洗脸和洗脚。

        一夜好睡,昨晚梅子什么时候爬到炕上来的,我一点儿不知道。计划着早晨睡个昏天黑地,谁知天刚亮,我就被一阵尖叫惊醒。是耗子大爷在我的炕上溜达,蹿到了枕头边,惊着了梅子。只见大姑娘缩在炕角,抬着脚,抱着胳膊,一脸恐惧。

        我不出声地偷着乐。

        上午带着张家娘俩到园子里转,那娘俩怕晒,每人打了一把遮阳伞。小花伞在人众里太扎眼,像是黑黝黝的人海上漂着两朵牡丹花。她们扭啊扭地走不出速度,我就像条狗一样,在她们的前头远远地跑,不时地回头张望。

        在乐寿堂的院子里,我给张家姆妈介绍那块青芝岫大石头的来历,这是我“导游”必说的故事之一。我告诉张家姆妈,这块石头原来是个姓米的财主在山里选中的,姓米的有钱,雇人从房山往城里运,这么大的石头,运起来可是要花不少钱。姓米的太爱这块石头了,倾家荡产也要把它弄回家去。石头运到北京郊区良乡,姓米的家产钱财都耗完了,就扔在半道儿上。后来姓米的死了,这块石头就在良乡路边躺了一百多年,没有谁有能力把它捡回去。后来石头被清朝乾隆皇上看到了,皇上正盖园子哪,皇太后的房前刚好缺个影壁,就这么着,石头从良乡进了颐和园,成了乐寿堂的一景,大伙儿给石头取了个名字叫“败家石”。

        张家姆妈围着石头走了一圈,摇摇头说:“一点儿也不好看,傻愣傻愣的,我们家院里的太湖石比它精致,我们家石头上边大大小小有二十多个洞洞……”

        给我来了个没趣。

        看有人在石头跟前照相,姆妈说:“败家石,不好照相的,照了也要败的。”

        让照相的人也没了兴趣。

        我发誓,一句也不说了,让她自己看去吧!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