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停运5年 这儿的滚梯成楼梯

        地下通道安装自动滚梯,本来是为了给市民过马路提供便利,但滚梯安装之后却常年不见使用,造成严重的资源浪费。最近,市民李先生向市政府服务热线12345反映,东城区西花市大街和崇文门外大街交叉的花市路口,四角各有一处地下过街通道的出入口,其中,3个出入口都安装了自动滚梯,令人不解的是,这3处滚梯形同虚设,已经停用了近5年,居民都希望它们能尽早恢复使用。

        现场  3部滚梯停运长达5年

        花市路口除了搜秀商城所处的东南角没有安装自动滚梯,另外3处都安装了上下双行的自动滚梯,只不过,目前都处于停运状态。位于西北角的地下通道处,因滚梯存在安全风险,已被木板封堵。西南角和东北角的滚梯虽然未被封堵,但状况十分不理想。踏板的缝隙中不仅有污渍,还有瓜子皮、果核、小石子等各种垃圾。

        从这里路过的李女士对此非常不解:“好好的电梯没人维护,也不能用,既然这样,真不明白当初为什么还要装在这里?真是既费钱又费力。”

        花市路口的四角都是大型商业中心,搜秀城、新世界百货、国瑞购物中心分布在各个路口,此外,这里还有不少写字楼和居民区,平时人流量很大。配送员小吴去年年初开始负责崇文门一带的外卖配送,因工作需要,他每天要在崇外大街上来回穿行,光这几部滚梯就得上下几十趟,“自动扶梯只能当楼梯用,我们这些配送员是最希望滚梯能尽早恢复使用的,这样我也能少跑些路。”小吴说。

        滚梯停运给老人带来的影响更大。刘老爷子今年快80岁了,昨天小雨不断,滚梯的踏板特别湿滑,他扶着扶手小心地一步一步往上爬,生怕滑倒,而且,每走上两三步他都得停下来休息一会儿才能继续。

        “对于上了年纪的人,没有电梯真是太不方便了。我经常从这儿过,电梯停运的时间可不短了,怎么也有5年了吧!”他无奈地说,有时自己腿脚实在不便,只能“铤而走险”横穿马路。熟悉这里路况的人都知道,这个地段车流量大,红绿灯间隔时间短,像刘老爷子这样腿脚不便的老人,往往刚走到马路中间,信号灯就变了,他们只能冒险在车流里穿行,安全隐患不言而喻。

        探因  已不具备使用条件

        记者从东城区城管委了解,该处地下通道位于崇文门外大街崇文门至磁器口段,建于上世纪90年代,连接新世界购物中心一期与国瑞购物中心。该通道为原崇文区政府组织建设,并已将地下通道产权移交原北京市市政工程管理处,由原崇外大街管理处安排具体养护工作。

        东城区与崇文区合并成立新东城区后,对部分机构进行了调整,原崇外大街管理处已经撤销,原北京市市政工程管理处也已撤销,现该地下通道产权归市交通委下属部门。这3组滚梯在2014年左右停用。经过专业机构检测后,发现这几部电梯严重老化,已经不具备使用条件。

        进展  整修工作即将启动

        “我们也接到周边居民反映电梯长期故障停运,影响行人过街通行。”东城区城管委相关负责人表示,为此,东城区城管委已经向市交通委提出申请,将该处地下通道的养护工作移交北京市地下通道管理部门,纳入正常养护管理,并整修电梯。该负责人表示,电梯停运期间,已对该地下通道进一步加强安全提示和防护措施,每日巡查,确保行人通行安全。下一步,将启动此处施工。 

        本报记者 张楠 刘琳 实习生 师悦

  • 霸州:京津冀城市发展生态宜居新样本

        五年前“京津冀协同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五年来这片总人口超1亿人、总面积达21.6万平方公里的“热土”,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京津冀都市圈逐渐兴起。

        2019年,地处京津冀都市圈腹地的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即将通航,进一步带动周边区域经济发展。其中,位于冀州平原东部的霸州,北距北京80公里,东临天津70公里,西接新区35公里,位于40公里半径临空经济区内,是京津冀都市圈区域联动的枢纽城市。未来,伴随着国家重大工程、产业配套逐步落成,霸州将吸引更多人才落户,推动城市高质量发展。

        产业对接先行

        带动环北京城市发展

        在国家战略引导下,京津冀三地按照“功能互补、区域联动、轴向集聚、节点支撑”的布局思路,围绕“一核、双城、三轴、四区、多节点”的骨架,在非首都功能疏解、交通一体化发展、生态环境保护、产业升级转移等方面取得了显著进展。

        雄安新区的建立,为三地协同发展、都市圈建立注入新动力。近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河北雄安新区全面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的指导意见》中就指出,把雄安新区建设成为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集中承载地、京津冀城市群重要一极、高质量高水平社会主义现代化城市,发挥对全面深化改革的引领示范带动作用,走出一条推动高质量发展的新路径,打造高质量发展样板。

        实际上,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核心在于,有序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调整经济结构和空间结构,走出一条内涵集约发展的新路子,探索出一种人口经济密集地区优化开发的模式,促进区域协调发展,形成新增长极。

        五年来,津冀两地经济增长迅速,地区间差距逐步缩小。据北京市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京津冀三地地区生产总值合计8.5万亿元。其中,北京地区生产总值为30320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上年增长6.6%;天津地区生产总值为18809.6亿元,增长3.6%;河北地区生产总值为36010.3亿元,增长6.6%。

        除GDP增长迅速外,2018年河北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超过京津。如今,依托于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环北京城市群承接北京、天津等大城市外溢的产业与人口,区域能量逐渐获得释放。

        大兴国际机场通航

        助力三地交通一体化

        对接产业的同时,五年来,三地交通一体化发展成效显著,“断头路”的打通、高速公路的互联、首都地区环线高速正式成“环”……“京津冀1小时生活圈”渐渐成型。生活圈中资源集散和人口流动愈发高速和便捷,地区的发展和人们的生活都得到改善。

        伴随着大兴国际机场9月30日前通航,京津冀三地腹地航空空白将被补齐。与此同时,根据2016年国家发改委印发的《北京新机场临空经济区规划(2016—2020年)》,北京市将与河北省合作共建大兴国际机场临空经济区。初步规划,约150平方公里的临空经济区,北京部分约50平方公里、河北部分约100平方公里。

        大兴国际机场更将配建包括“五纵两横”在内的综合交通主干网络,未来通过新机场高速、新机场快线、高速公路网、城际铁路以及外围铁路跨线广泛衔接,新机场可快速通达京津冀三地,加速三地交通一体化成型,方便三地居民出行。

        新都市圈雏形初现

        霸州生态宜居优势凸显

        产业落地、交通一体化建成加速,也让环北京各城市更具吸引力。

        其中,被称为京津冀的“黄金十字交叉点”的霸州,规划有三轨三高速两国道,交通路网非常发达。除地理位置、交通优势外,丰富的自然资源也让霸州从环北京城市中脱颖而出。

        公开资料显示,霸州拥有丰富的富热田,已探明地热面积达500平方公里,热水储量约220亿立方米,地下泉水富含氟、硅等多种矿物质及稀有元素,具备较高的康养价值。

        凭借丰富的自然景观,霸州正以市区、胜芳镇为中心的绿化组团,初步构建了“五园、三带、两个中心”的生态景观格局。同时,霸州市还积极整合历史文化资源,借助胜芳、信安两个历史文化名镇,依托中国温泉之乡,不断提升城市承载力和吸附力,加大了文化旅游开发建设力度,增加城市魅力,吸纳京津人口和产业转移。

        伴随着京津冀三地人口汇聚于此,为促进当地“职住平衡”,诸多房企落子于此。其中,作为“宜居住区引领者”的孔雀城在此营造温泉新都孔雀城。据了解,项目地处京津冀黄金交汇处、交通枢纽位置,毗邻北京新机场空港区域,区域内立体交通环伺左右,畅达全球,同时域内共享天赋温泉资源,为京南霸州描绘一幅美好多元生活蓝图。

        本报记者 崔陆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