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当时占应急车道的司机 都被罚

        本报讯(记者安然)前天傍晚,一段视频被网友热转:五环路平房桥北主路上,两名摩托骑手在执行灭火任务的消防车遇阻时,前行开道。消防车上拍摄的视频中,录下了前方多辆占用应急车道,在消防车警灯闪烁时仍然不主动让路的车辆。今天上午,其中两名被拍下车牌的司机接到警方通知,已经自行来到机场交通大队接受处理。交管部门表示,警方的核查工作还在继续,所有被拍摄下违法行为的车辆都将同样处理。

        上午10点,当时开着奔驰车的石先生走进机场大队。对于当时的违法行为,石先生表示:“我全都认,错了就是错了。”他告诉记者,发现这段视频后,他也非常后悔。“我当时是从高速路上下来,准备回公司。走到这儿的时候,前边远远的已经看见浓烟了,我知道当时是出事了。”

        据他自己讲,听到摩托骑手要求他赶紧并线,让出应急车道的要求时,他自己也想赶紧躲开,但是当时左侧行车道上有别的车子挡着,想并线也并不过去。“我当时真的不是成心要挡消防车,就是躲不开了。”石先生说,其实作为司机,也是觉得当时摩托骑手的做法非常靠谱。“我当时还跟骑手说,让他赶紧通知前边的车,否则消防车还是过不去。”对话中,石先生自称,他绝不是不避让特种车,作为老司机,脑子里肯定有这方面的意识,接着随口说出了必须避让的车型:救护车、消防车、工程抢险车……

        半小时后,另一辆被清晰记录了车牌的黑色别克车的司机马女士也来到了交通队。和上一位司机一样,接受询问时,快速认错认罚。“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不是理由,反正当时肯定是错了。”当然,当记者问及马女士“是否平时也经常这么开车”的时候,对方一口否认:“那怎么会啊!那天就是个特殊情况。”

        交管局涉车案件侦查专业队民警程烨说,视频发出后不久就已经引起警方高度关注,马上根据视频中记录的信息,对车子的情况和车主信息进行了调查。昨天,警方联系上部分车主,并告知车主其当时的违法行为以及后果,要求他们尽快主动前往交管部门接受处罚。其中有平时经常上网、对传媒比较熟悉的车主,发现自己的车牌号已在网上传播,也有点慌神,对警方的要求也表示积极配合。“当时被记录到违法行为的司机们都将陆续接到我们的电话通知,希望司机们配合我们的工作,否则被民警找上门去,就不好了。”

        程烨说,两位摩托骑手协助引导消防车的行为当然需要肯定,但是他们进入五环主路,也同样属于交通违法行为,这是不能鼓励的。

  • 小区里种660株罂粟 男子获缓刑

        本报讯(记者刘苏雅)用捡来的罂粟花种在小区内种出660株罂粟植株,被小区居民发现并举报后,宁某被警方抓获归案。今天上午,丰台法院对宁某涉嫌非法种植毒品原植物罪一案公开审理并宣判,宁某因犯非法种植毒品原植物罪,被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

        2017年底,宁某得到了四枚黑色的种子,将种子外壳碾碎后,他发现壳内装满了细小的黑色花种。宁某平时就喜爱养花,他将小区楼下的一片绿地用铁丝网围起来,开辟出一片小花园,这些花种就被撒到了这片花园中。

        种子长得很快,还没入冬,就已经蹿出了绿芽。害怕幼苗被冻伤,宁某便找来塑料薄膜和棉被将花坛盖住,果然这一举动让这些幼苗顺利过冬。去年一开春,这片植物便开始迅速生长,很快就长到了半米高,并且开出了紫红色的花朵。

        有居民路过时,一眼便看出宁某所种的是“大烟花”,便向民警进行了举报。第二天,宁某就在家中被警方控制。警方搜查发现,宁某在花园内种出的罂粟共有660株,而除了已经种植成功罂粟外,宁某家中还藏有3颗罂粟种子,而每颗罂粟种子碾开后,都能种出数百棵植株。

        被捕后,宁某向警方供述称,这些罂粟种子是他在路边捡拾到的,而直到它们开花,他在和小区居民聊天时才知道这些是罂粟。

        “罂粟花开得太好看了,我是一个爱花的人,就没舍得铲除。”宁某说,他得知自己种的是罂粟后,他心里既害怕,却又舍不得这些花,因此没有立刻处理,没想到仅过了一天,自己就被警方抓获。

        今天上午,本案在丰台法院开庭审理,宁某对检察机关指控其犯非法种植毒品原植物罪不持异议,当庭表示自愿认罪。

        “我确实不知道这是大烟花,”法庭上,宁某反复表达自己的悔意,“我错了,以后真的不敢了。”

        经审理,丰台法院对本案当庭宣判。法院认定,宁某的行为已构成非法种植毒品原植物罪,故一审判处其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罚金2000元。宁某当庭表示不上诉。 文并摄  

  • 涉侵犯知识产权犯罪案
    去年批捕5000多人

        本报讯(记者徐慧瑶)今天上午,最高检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相关工作情况,并发布2018年度检察机关保护知识产权典型案例。最高检第四检察厅厅长郑新俭在发布会上通报了一组数据:“2018年,检察机关共批准逮捕涉及侵犯知识产权犯罪案件3306件5627人,同比均上升31.7%;提起公诉4458件8325人,同比分别上升21.3%和22.3%。”

        据郑新俭介绍,检察机关充分发挥监督立案、刑事抗诉等法律监督职能,及时纠正有案不移、有案不立、以罚代刑、裁判不公等问题。2018年,经检察机关建议,行政执法机关移送涉嫌知识产权犯罪案件343件464人。经检察机关监督,公安机关立案侦查侵犯知识产权犯罪189件237人。向公安机关书面提出纠正违法意见211件次,公安机关已纠正165件次;提出刑事抗诉55件,法院已改判38人。

        郑新俭表示:“同时,检察机关注重恪守客观公正,依法履行监督撤案职能,保护权利人不受不当追诉。2018年,经检察机关监督,公安机关撤销涉嫌侵犯知识产权犯罪案件131件148人,其中侵犯商标类犯罪121件138人,侵犯著作权类犯罪5件5人,侵犯商业秘密罪4件4人。”

        “随着网络信息技术的迅速发展,利用互联网进行知识产权犯罪的数量快速增长;假冒注册商标商品多通过网络渠道进行销售,侵权作品也多以网络形式进行传播;生产、物流、销售环节的分离,造成了办案的难度增大。”发布会上,郑新俭还介绍了互联网时代知识产权犯罪的新特点。

        上午,最高检还发布了2018年度检察机关保护知识产权典型案例。14个案例中,包括了多起假冒注册商标、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案。如山东祁玉康等五人假冒注册商标、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案中,被告人制售价值十余万元的假酒;浙江张大伟、义乌市楚菲化妆品有限公司假冒注册商标、侵犯著作权案中,被告人伙同他人生产假冒“Vaseline”等商标字样的化妆品,涉案价格总计40万余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