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阿富汗平民多死于谁手?

        联合国阿富汗援助团24日发布报告,显示阿富汗今年第一季度平民遇难者多数死于国际联军和阿富汗政府军,而非塔利班和其他武装组织的枪炮。这是近年来首次出现这一现象,加剧国际社会对阿富汗平民状况的担忧。

        逆转

        政府军和国际联军也担责

        据联合国阿富汗援助团24日发布的一份报告,今年1月1日至3月31日,阿富汗581名平民死于战火,其中305人死于阿富汗政府军和国际联军枪炮,不到半数死于阿富汗塔利班和其他武装组织发动的袭击。联合国方面10年前开始记录阿富汗平民伤亡数字,这是首次出现阿富汗政府军和国际联军对平民死亡承担主要责任的情形。联合国阿富汗援助团人权事务主管理查德·贝内特说,以美国为首的国际联军和阿富汗政府军对各类武装组织频繁发动空袭,是连累平民丧命的主要原因;其次则是对躲藏起来的武装分子发动搜剿行动,不时导致无辜平民遇难。

        联合国去年发布的报告已经显现国际联军和阿富汗政府军致死平民人数呈现上升趋势,超过1000名平民死于空袭。就阿富汗平民受伤人数而言,今年第一季度阿富汗塔利班和其他武装组织所致伤害依然多于政府军和国际联军所致伤害。

        担忧

        超过50%是妇女和儿童

        贝内特说,阿富汗战乱持续,平民死伤状况令人担忧,“每一起死亡事件、每一起受伤事件,对平民而言都是悲剧……各方火力造成的平民死亡和受伤数量实在太多。”贝内特注意到,阿富汗死于战火的平民中,超过50%是妇女和儿童。

        2018年9月,阿富汗瓦尔达克省一处塔利班控制区遭到空袭,殃及当地平民马希·拉赫曼一家。拉赫曼当时赴伊朗工作,得以保住性命,他的妻子、4个女儿、3个儿子和4个甥侄辈孩子死于那次空袭。拉赫曼悲愤地说,阿富汗政府军与塔利班的冲突使他们一家人成为牺牲品。

        联合国以外,其他多个机构同样追踪阿富汗平民死伤数字。据阿富汗独立人权委员会数据,2018年3月31日至今年3月31日,阿富汗受伤和死亡的平民人数合计超过1.12万;阿富汗战争持续17年,大约7.5万平民最近10年丧生。据新华社

  • 美国勒紧绳索 伊朗百姓受苦

        “情况会变得更糟。我们普通市民早已预料,如果石油出口量降到零,物价会进一步上涨。”在伊朗首都德黑兰一处集市,一名现年55岁的家庭妇女23日忧心忡忡地说。前一天,美国政府宣布将不再就进口伊朗石油给予部分国家和地区制裁豁免,以期全面禁止伊朗石油出口。这一做法恐怕会让饱受美国制裁之苦的伊朗民众面临更多困苦。

        德黑兰北郊的塔季里什巴扎一如往日那样熙熙攘攘,新鲜蔬菜和水果摊前人头攒动。摊贩们喊出价格,与顾客讨价还价,麻利地把货物打包。相比之下,这处集市出售器皿、香水、服装等非必需品的区域冷清得多。一些市民经过,但只看不买。

        “制裁有没有影响到我?这么多年你是躲在哪块石头后面啊?”面对法新社记者提问,一名摊贩一面没好气地反问,一面四下张望,看看能否从路人中招揽到顾客。那名55岁的家庭主妇表示赞同。“如你所见,我们工资有限。”她说,美国恢复制裁后,就连平价粮、平价肉也涨价了,人们只能先确保不饿肚子。法新社记者23日在德黑兰街头采访市民,他们大多不愿公开姓名,就通货膨胀大倒苦水,说住房租金和食品价格尤其令他们吃不消。

        伊朗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波斯历一月、即今年公历3月21日至4月20日,全国整体通胀水平较去年同期上升51.4%。食品价格、服务价格分别上涨85%、37%。在那名家庭主妇看来,这导致“阶层差距越来越大。现在只有富人和穷人,已经没有中间(阶层)”。

        经济困难让旅游成为一种奢望。出游原本是伊朗人庆祝波斯历新年“诺鲁兹节”的传统活动之一,许多人今年不得不捂紧钱包。

        “美国施压,最终是民众受苦。”德黑兰一名28岁的技术指导讲师23日接受法新社采访时十分悲观,“一些人已经崩溃。如果情况变得更糟,那些还没有倒下的人或许也会放弃。”

        分析师估计,伊朗今年3月每天出口大约190万桶原油。伊朗中央银行先前预期2019年原油出口收入大约105.7亿美元。国际媒体和分析师认为,美方加码“极限施压”,意图切断伊朗财政收入主要来源,进而逼迫伊方就范。    据新华社  

  • 会聊天了

        阿联酋一名女子因遭遇车祸成为植物人长达27年,去年前往德国就医后逐渐恢复意识并重拾语言能力,现在已能与人聊天。

        这名女子叫穆妮拉·阿卜杜拉。1991年时,32岁的她乘坐亲戚开的车,带着4岁儿子奥马尔返回位于艾因的家。途中车辆与一辆校车相撞。她为保护儿子,脑部严重受伤陷入昏迷。她被送往当地一家医院救治,后转院到英国伦敦一家医院接受治疗,但始终对外部环境没有反应。家人又将她送回阿联酋,辗转多家医院。

        阿联酋阿布扎比王储穆罕默德2017年4月得知此事后,向这家人提供了一笔资金援助。家人将穆妮拉·阿卜杜拉送往德国接受治疗。去年6月,她的情况出现好转,先是渐渐恢复意识,能发出声音,后来重拾语言能力。转回阿布扎比继续治疗后,她现在已能回答问题、与人聊天,不过仍需定期理疗。奥马尔说:“我一直梦想着这个时刻的到来。她说的第一个单词就是我的名字。”

  • 禁种蚕豆

        意大利一座小镇禁止民众在一处住宅附近种植蚕豆,缘由是那里住着一名患罕见过敏症的儿童。

        英国《卫报》23日报道,意大利塞斯托-菲奥伦蒂诺镇一名儿童患蚕豆病,进食蚕豆或吸入蚕豆花粉后可能引起溶血性贫血。应孩子母亲的请求,镇长禁止民众在她家300米半径内种蚕豆。这道禁令没有期限,影响范围广。但镇长发言人里佐说,它对蚕豆种植者的影响有限,因为受影响区域主要是居民区,不是“蚕豆大规模生产区,所以不会让农业企业为难”。

        镇政府最初拒绝这名母亲的请求。考虑她的孩子去年因溶血性贫血在一家顶尖儿童医院接受长期护理,镇长最终决定采取行动。该病因为红细胞破坏速率超过骨髓造血代偿能力而发生,症状包括发热、黄疸和心动过速。蚕豆病主要影响地中海男性,任何年龄都可能罹患,儿童相对多发。据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