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新能源指标租赁 当心掉坑

        今天上午,新一期小客车指标摇号结果公布。北京市小客车指标办昨天公布的数据显示,本期将配置个人普通小客车指标6379个,申请者却已突破320万,中签难度再度攀升。而新能源小客车指标年度配额已用尽,超过41万申请者只能加入轮候大军。

        在当前“一号难求”的局面下,新能源指标租赁业务正悄然兴起。然而,看似划算的交易,背后却暗藏诸多风险;白纸黑字的协议,并不具备任何法律效力。

        求租

        比普通指标便宜一半 必须押“绿本”

        经历了5年多的摇号等待后,程峰(化名)终究还是放弃了对油车的最后一丝念想。但当他准备申请新能源指标时,才发现全年的个人新能源指标已在第一期全部用完。按照现行规则,像他这样的新申请者,或许要等上8年。

        “家里就我一个人有资格申请,这么等下去实在太漫长。”程峰的家在东五环外,每天上下班都不得不挤几站公交、换两趟地铁、再骑一段单车,单程一个多小时。“孩子出生以后,更觉得没车不方便。有次夜里发烧赶去医院,结果半天打不着车,把我们急得团团转。”

        这些年里,程峰并非没有考虑过“借名买车”,但一直也只是“想想”。“油车指标一年一万多,还要担风险,有点不值当。”前不久,程峰在网上偶然看到有人发帖出租新能源指标,不由得有些动心,“一年4000元,价钱上好接受些,反正没指望开长途,市区里跑跑应该也够用,总比没车强。”

        在帖子中,对方列举了多项条件,其中既有对承租人身份的要求,如“在京工作稳定,国家机关、事业单位、大型知名企业、教师、医生等固定工作优先,北京户口加分,名下有北京住房、已婚有小孩加分”,也有对车辆的相关限定,包括“仅限自己家庭使用,不能营运、转借或用作公车”“全款购车且无分期”“租赁期间上车损全险、三者险和车上人员险,三者险至少100万元,最好150万元”等,同时需要押金1万元。

        而在线下中介市场,类似业务也有着自己的门槛。位于姚家园路附近的东方旧机动车交易市场附近,不少门店赫然打出“指标租赁”“收售租赁京牌”“无需摇号上京牌”的招牌。记者以求租者的身份进入其中一家咨询,工作人员表示“随时有指标,新能源指标比普通指标起码便宜一半。”至于具体的价格和租期,与所购车型直接相关,“如果车太次,‘标主’(指标所有人)未必想租。”

        谈及使用条件,工作人员提出必须押“绿本”(机动车登记证书),“否则万一你连车带本卖掉一走了之,上哪儿找你去。”看记者有些顾虑,工作人员又支招,“可以到车管所做个抵押登记,抵押到你名下”,还拿出手机展示协议,“到时候直接跟标主签,上牌的时候让对方配合,保险上自己的就行。建议尽快租,不然后面还得涨价。今年11月开始对外地车加大限制,京牌可就更值钱了。”

        出租

        真正谁用难知 协议里也没相关条款

        同样作为小客车指标申请者,林芮(化名)要幸运许多。早在2017年,她便调转方向,将原来申请的普通指标改为新能源指标,并在2018年2月顺利中签。

        “一开始也想过自己用,在市场上看过不少,但还是觉得新能源车价格有点虚高,电池也有些鸡肋,当时主流车型里续航最多也就400公里左右,冬天还要大打折扣。”在林芮看来,充电始终是最大的难题,“我属于租房一族,居住的小区周围一公里范围内都没有充电桩,之前打电话问地下车库什么时候能开,也没有明确答复。”

        犹豫到去年10月,林芮还是放弃了买车计划,但又不舍得让到手的指标作废,“一开始想过借给朋友用,但问的人多,真正要的少。”后来,林芮找到租车公司,打算把指标租出去,“像三者险要上多少、出交通事故该怎么办,这些我都有考虑,刚好那边协议里也都写得很清楚,除了上牌需要我配合以外,后面都不用我管,感觉要省心不少。”

        对于价格,林芮没有太多要求,也懒得“货比三家”,“两年才给了三五千,跟普通指标没得比,也比租给个人低很多,但看中的是他们公司规模比较大,一直有指标进出,到时候我自己想用的话,相对容易腾出来。如果租给个人,还得担心到期以后能不能顺利要回来。”

        按照租车公司的说法,指标将会租给在北京工作的上班族,或者用于店里的试驾车,“但这也只是他们口头上那么一说,并没有在协议里写出来,谈不上承诺。”事后回想起这些,林芮不免有些忐忑,“当时没考虑过会不会被拿来做营运车辆,之前也没仔细研究过,现在看来,还真说不准,毕竟车不在我手上,究竟给谁用,拿来做什么,我就很难真正掌握了。”

        对于租车公司的操作流程,林芮也心存顾虑,“起初我是不想把身份证交给他们的,就提出跟着他们一起去办上牌手续。结果一大早到了车管所,看到那边排大队,租车公司的工作人员说要等上一整天,就让我把身份证留给他们代办,第二天再给寄回来。”

        虽说的确节省了不少时间,但林芮意识到其中潜藏的风险,“对方一直只说什么都不用我管,可他们有没有拿着我的身份证做别的事情,包括保险具体怎么上的,这些我都不知道。”

        提醒

        事先声明不能完全免责 不当使用指标将被作废

        “在很多指标租赁交易过程中,看似双方签订了协议或合同,但实际上并没有任何法律效力。”北京市律师协会交通管理与运输法律专业委员会主任张金澎表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规定,当事人订立、履行合同,应当遵循法律、行政法规,尊重社会公德,不得干扰社会经济秩序,损害社会公共利益。而指标租赁行为显然扰乱了北京市小客车指标调控管理的公共秩序,这种情形下,合同本身会被认定为无效。从以往的判例来看,所谓的协议或合同也都得不到法院的支持,那么交易双方就将面临诸多风险。

        “对指标所有人来说,即使事先在协议中声明车辆发生的一切风险与其无关,也不等于完全免责。”张金澎进一步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中明确规定,因租赁、借用等情形机动车所有人与使用人不是同一人时,发生交通事故后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机动车使用人承担赔偿责任;机动车所有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的,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按规定,不能将机动车交由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或者机动车驾驶证被吊销、暂扣的人驾驶,非营运车辆也不能用于营运,但由于指标租出去以后,车辆并不在指标所有人的控制之下,所以很难做到有效管理和约束。如果租期到了以后,对方拒不配合归还指标,也将给指标所有人带来很大麻烦。”

        张金澎表示,对承租方,也就是实际车主而言,同样隐患重重。“按理说,机动车登记在指标所有人名下,如果对方把车抵押出去,那势必会影响实际车主的使用。更有甚者,如果登记车主遇到法律纠纷,相对方提出财产保全的话,该机动车作为登记车主名下的财产,将会被法院查封、扣押或冻结。”

        此外,《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实施细则还规定,对于经公安、司法机关及指标管理机构等调查确认有买卖、变相买卖、出租或者承租、出借或者借用小客车指标确认通知书行为的,由指标管理机构公布指标作废;已使用指标完成车辆登记的,由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依法撤销机动车登记,指标作废。同时三年内不予受理该申请人提出的指标申请。

        本报记者 宗媛媛 文并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