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雪子和布丁 战友一生相伴

        布丁是一只优秀的搜爆犬,在首都机场公安局服役了十一年。因为几乎失去听觉,2018年布丁光荣“退休”。如今布丁在驯导员宋哲雪子家中享受着安逸的退休生活。对于雪子来说,布丁不仅是好战友、好搭档,更是十几年来形影不离的陪伴。

        今年3月,首都机场公安局警犬队警犬奇迹因患癌症突然离世,这让雪子的心也跟着揪了起来。每每触及布丁的未来,雪子都会忍不住掉下眼泪,那是她最不愿意面对的画面。然而警犬驯导员的工作最残忍的地方莫过于此:未来,雪子不得不一次又一次面对同样的问题。

        这是雪子和布丁的缘分

        在首都机场的航站楼里,旅客们经常能看到英姿飒爽的特警携带警犬巡逻的画面。殊不知,比起普通的宠物犬,警犬的工作性质让这些威武的“国门小卫士”们更容易衰老。

        宋哲雪子是首都机场公安局的一名女特警,也是警犬布丁的驯导员。去年布丁退役时,队长问雪子:“是把布丁留在基地养老,还是带它回家?”雪子抚摸着布丁的脑袋,语气坚定:“我要带它回家!”

        2007年,雪子从中国刑警学院警犬技术专业毕业,进入当时的首都机场公安分局(现为首都机场公安局)警犬队工作。布丁是她驯养的第一只警犬。

        2007年4月10日,布丁在南京警犬研究所降生。那一年,首都机场公安分局正在筹建警犬队,雪子跟同事亲自跑去南京挑犬。“去之前我们本来说好这一批全部要公狗,但是当我看到布丁的瞬间,我想这就是我跟布丁的缘分。”

        布丁是雪子从二十多只史宾格幼犬中挑选出来的。雪子告诉记者,挑犬时,她用一条打结的毛巾当做玩具跟小狗们玩耍,观察它们的胆量、注意力、兴奋性、衔取欲以及占有欲——这是挑选警犬的窍门。布丁虽然是一只小母狗,却是那一批史宾格幼犬中表现最为出色的,雪子一眼就相中了它。于是,布丁破例成为警犬队第一批幼犬中唯一的母犬。

        工作训练 她们彼此相伴

        每只警犬的一生要进行上万次越障、服从、扑咬、搜爆、搜毒等科目的训练,十几公里的跋涉更是家常便饭。

        作为一只搜爆犬,布丁能够依靠敏锐的嗅觉识别出多种爆炸物。一旦嗅到可疑物,布丁会迅速坐卧在旁边,保持安静,只用眼睛注视可疑物隐藏的位置给雪子信号。雪子告诉记者,这种嗅觉的记忆如果不去巩固,警犬会日渐淡忘,所以要经常对它们加以训练。

        平日里,雪子和布丁一起练习,一起威风凛凛地在首都机场各个航站楼里穿梭巡逻,还会一起承担勤务工作。在雪子眼中,布丁是她学习训练的伙伴、一起工作的战友,更是能带给她欢乐的天使。

        布丁退役前,雪子每次带着它巡逻,只要一停下休息就会有旅客跑过来围观。这个时候,布丁总会仰起小脸儿盯着雪子看。雪子很能读懂布丁在想什么:“它在观察我的微表情,只要我不反对,它就让旅客摸摸它的后背。”

        雪子说,布丁很有御姐范儿,是一只高冷、傲娇的小母狗。除了雪子外,布丁从不主动亲近别人,甚至对其他狗也是爱搭不理。布丁唯一喜欢的就是寸步不离地跟着雪子,工作之外也是如此。但它总是很安静,从来不会影响雪子做事,只是默默地陪伴。

        布丁平时就住在警犬基地。这里,每只警犬都有自己的单间和木床。2013年,雪子买车了。这样一来,布丁和雪子更加形影不离。工作、训练之余,每逢雪子休假,她都会开车带着布丁一起回家,还经常带着布丁到处玩耍,让它认识这个世界。

        工作一辈子 布丁没吃过火腿肠

        雪子告诉记者,为了避免警犬工作中的干扰,驯导员在对警犬的零食和玩具的选择上非常谨慎。直到“退休”前,布丁几乎没有吃过火腿肠,雪子也绝不会用喝完的饮料瓶来跟布丁玩耍,因为这些东西随时可能出现在旅客的手中或者航站楼的垃圾桶里。此外,身为警犬,它们还要接受严格的禁食训练,即使碰到再诱惑的食物,没有驯导员的同意它们也绝不会食用。

        雪子第一次开车带着布丁去爸妈家时,雪子妈妈听说布丁绝不乱吃东西,好奇心起,“她用火腿肠、饼干、苹果等零食和水果在茶几上摆了一圈,还拍了张照片方便回来检查,之后我们就下楼去吃饭。”吃完饭回家,雪子妈妈检查发现自己留下的零食不但没少,连位置都没有动,布丁碰都没碰一下。

        每次雪子妈妈想喂布丁吃东西,布丁即便流露出渴望的眼神也会询问地望向雪子,只要雪子不理它,布丁最终都会放弃。“有时候想想,作为一只狗活了一辈子好吃的都没吃过,也挺让人心疼的。”

        布丁的懂事和聪慧经常超出人对狗的认知,很多时候雪子觉得布丁可以像人一样思考。几年前,雪子的爸爸突然脑梗,左半身瘫痪。为方便照顾,雪子将父母从沈阳老家接来北京。爸爸恢复期间,雪子每次带布丁回家都会让爸爸牵着布丁下楼遛弯儿。老人行动不便,布丁好像知道,每下一级台阶就会回头等着,看老人跟上了它才继续下一级。“我从来没有教过它,这样的布丁真是不爱它都难。”

        回归家庭 布丁的退休生活很滋润

        布丁退役主要因为身体原因。2017年,布丁十岁,相当于人类六十岁,雪子渐渐发现布丁的听力出现问题。一开始是对声音不敏感,后来几乎听不见,直到雪子在它身后喊“布丁”的名字,它不再有任何反应。但是布丁的嗅觉依然灵敏,只要有雪子牵着它,布丁依然能够出色地完成工作。

        但是,雪子不可能一直牵着它。当布丁在停机坪上工作时,听不到声音就会变得很危险。于是,2018年布丁正式退役了。

        雪子告诉记者,警犬退役的时间没有具体的规定,通常看狗的年龄和它的身体状况。史宾格属于小型犬,跟德国牧羊犬这种大型犬比起来,寿命相对要长一些。不过11岁退役的布丁已经算是警犬里“退休”比较晚的。

        雪子和爱人平时工作忙,所以布丁“退休”后被送到雪子父母家里照顾。今年3月,和布丁同一窝出生的史宾格公犬奇迹因为癌症突然离世,给驯导员孙丽颖的心中留下了难以言喻的悲伤。这两年,和布丁几乎同时服役的警犬因为到了年纪相继去世,这也让雪子的心越揪越紧。

        今年4月10日布丁12岁生日,雪子请来专业宠物摄影师给布丁留下了一组靓照,因为她担心布丁有一天会像奇迹那样突然离开。

        雪子不知道布丁还能陪伴自己多久。她和母亲无数次探讨过这个话题,可每次都是以说不下去而终结。雪子妈妈最后感慨,“能多陪布丁一天是一天吧。”“退休”后的布丁终于享受到了普通宠物狗的待遇,它在雪子父母家里自由自在,不仅没有了饮食上的禁忌,雪子妈妈还会专门做好吃的给它。

        她跟“布丁”的缘分会一次次传下去

        首都机场公安局警犬队目前共有驯导员22人、警犬30余只,每年要承担的专项任务就有300余起,并且还负责着辖区内的反恐处突、防爆安检、治安巡逻、毒品查缉等任务。自2008年成立以来,警犬队在维护首都机场治安稳定、打击预防犯罪等方面做出了积极贡献。

        记者了解到,驯导员一般会与警犬相守十年甚至更久,直至警犬退役,再重挑选小犬开始新一轮的相伴。

        2017年,雪子领到了一只新的小犬,和老布丁一样,也是史宾格、褐白花、母犬,名字还叫布丁,这是雪子带新犬时提出的要求。目前看来,虽然外形一样,但小布丁的性格跟老布丁却截然不同,雪子形容它“就是个熊孩子”。

        采访中,每每触及其他警犬的死亡以及布丁的未来,雪子都会忍不住掉下眼泪,那是她最不愿意面对的画面。然而警犬驯导员的工作最残忍的地方莫过于未来,雪子不得不一次又一次面对同样的问题。

        “我给自己的人生规划大约如此:我的从警生涯大概30年,老布丁我带了十年,现在这只小布丁我再带十年,最后的十年我还要申请一只史宾格、褐白花、母犬,还叫布丁。然后,我就再也不养狗了。”说到这里,雪子的声音已经哽咽。          

        本报记者 张蕾  雪子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