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广州医生“打飞的”取回“救命心脏”

        “前方的旅客请注意避让……”4月22日上午11时30分,在昆明长水国际机场候机楼里,机场地勤人员开着电瓶车往登机口方向疾驰而去。坐在电瓶车上的,是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心血管外科梁石医生和张汝祥护士。他们护送着昆明一位脑死亡患者爱心捐献的心脏,正在争分夺秒地赶回广州。跨越1300多公里,这个珍贵的“救命心脏”为广州一位38岁扩张性心肌病患者江先生带来重生的希望。

        末班飞机赶往昆明

        据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心胸外科主任郑俊猛教授回忆,4月21日晚上7点多,他们接到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发来的通知,显示有一颗合适的心脏匹配到该院的扩张性心肌病患者江先生。

        “我们接到这个消息后,立即组织人员前往昆明。梁石医生和张汝祥护士各自从家里出发赶往机场,同时联系急救车把手术器械及保温箱送往机场,乘坐最后一班飞机过去。”郑俊猛教授介绍,医院移植小组人员反应非常迅速,从联系相关人员到坐上飞机仅用2个小时,尽管正处于周末休息时间,但所有人员均马上到位,在飞机起飞前登机,顺利在当天半夜抵达昆明。

        4月22日7点多钟,梁石医生和张汝祥护士来到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认真查看捐献者情况并记录相关信息,为取心手术做准备。上午9时30分,取心手术开始,45分钟后,心脏被顺利取出,装入充满保护液的无菌保护袋,并放置于装满冰的手提保温冰箱。获取“供心”后,两人迅速赶往机场。

        13分钟过安检登机

        据了解,心脏离体后耐受冷缺血时间上限约为6至8小时,因此心脏移植手术的时间要求是最为苛刻的。即使在可耐受的时间范围内,缺血时间越长,器官的质量及器官接受者的预计术后效果越差。因此,越早让这些器官进入受体,移植效果就会越好。

        器官移植对时效性要求非常高,转运“爱心”过程中存在太多不可控因素,比如交通状况、天气变化、人为因素等。为了保障心脏在最短的时间转运回广州,4月21日晚,郑俊猛教授就通过拨打服务热线联系中国南方航空,请求航空公司协助开通绿色通道。航空公司方面接到求助后,立即表示全力支持。

        4月22日上午11时20分,梁石医生和张汝祥护士抵达机场时,机场地勤人员已经在门口等候。两人跟随地勤人员通过绿色通道快速完成安检后,地勤人员用电瓶车把他们送到登机口。“从我们进入机场,通过安检到抵达登机口,仅仅用了13分钟时间。”梁石医生回忆道。

        在飞机上,机组成员早已为梁石医生两人留好了座位。经过1小时50分钟的飞行后,飞机降落在广州白云国际机场。在机组成员的协助下,梁石医生两人获得第一个下飞机的“特权”,并以最快的速度登上医院派出的急救车从机场赶回医院。

        38岁患者获“心”生

        4月22日15时,“爱心”抵达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南院区手术室。1小时45分钟后,由郑俊猛教授主刀的手术进展顺利,心脏在江先生体内复跳,心脏收缩有力,患者生命体征平稳。18时30分,心脏移植手术顺利完成,江先生转入ICU。4月24日,江先生术后恢复良好,已从ICU转回普通病房。这颗千里迢迢空运而来的心脏,为38岁患者江先生带来“心”生。

        “与时间赛跑,为生命助力。非常感谢中国南方航空和昆明长水国际机场为我们开通的绿色通道,他们的大力支持和帮助,让我们赢得了这场‘生命接力’的胜利。心脏移植不仅为终末期心衰患者带来了新生,对于心脏捐献者来说,他们的生命也以另一种方式延续,他们的‘心’将永远和我们在一起。”郑俊猛教授也呼吁社会各界关注器官捐献,希望更多人成为器官捐献志愿者,挽救更多终末期器官衰竭患者的生命。

        据羊城晚报 信息时报  

  • 移植手术顺利 孩子闯过一关

        济宁2岁eb病毒嗜血细胞综合征患儿小轩(化名)的父亲唐绍龙因拾金不昧获赠40万斤萝卜一事。1个月来,爱心持续汇聚,共为这名罕见血液病患儿筹集70余万元善款。唐绍龙与儿子小轩配型成功。24日,唐绍龙进行了骨髓造血干细胞的抽取手术,捐献出的“救命种子”输入了孩子的体内。“等这一天很久了,孩子就有救了。”唐绍龙说,孩子生病以来闯过那么多道难关,一直提心吊胆的,这下终于觉得心里踏实许多。

        24日上午10点左右,在手术室外,小轩的姨姥爷一会站起来一会坐下,焦急地等待着。11时20分,唐绍龙被医护人员推出手术室。“医生说今天就能给孩子输上,所以医生从我腰上抽骨髓的时候,我就一个想法,能多抽点给孩子就多抽点。”他说。

        从手术室出来后,唐绍龙平躺在护理床上,脸上满是笑容。“打麻药打得腿麻,其他没啥感觉。”唐绍龙说。在回病房的路上,唐绍龙赶紧把手机开机,给妻子打了一通电话报平安。“我这边完事了,你放心,小轩怎么样?”当听到电话那头小轩的一句“爸爸”,唐绍龙的眼眶顿时有些湿润。

        早在14天前,小轩就在妈妈的陪伴下,从小儿血液肿瘤科病房转至无菌舱位,进舱开始准备移植手术。“他妈妈怕头发带细菌,专门把头发都剃了。”唐绍龙说,刚进舱的几天,小轩见不到自己总是哭。“他不愿意待在里面,这两天才适应。之前我和他妈妈通电话的时候,他总说‘让爸爸来’,想让我也进舱陪着他。”“昨天上午孩子突然发烧,医生说如果晚上还不退,手术就得推迟,还好这孩子中午退烧了。”他说。

        目前,唐绍龙骨髓里分离出来的造血干细胞已经输到了小轩体内。“上午我的骨髓抽出来之后,就送去分离了,下午4点多护士联系我的时候,分离出来的造血干细胞已经给孩子输上了,20分钟前刚输完。”下午6点,唐绍龙告诉记者。

        25日上午,唐绍龙再进行了一次外周血造血干细胞采集。“做完移植之后,他还得在无菌舱里再待一段时间,继续观察。”唐绍龙说,孩子还是挺幸运的,过些天等出舱了,就又会是个健康的小轩了。

        据济南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