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借版权碰瓷的盈利模式走不远

        贾亮

        恶意维权的岂止视觉中国

        虚构版权牟利必须要严惩

        针对前段时间社会热议的视觉中国事件,国家知识产权局新闻发言人、办公室主任胡文辉在4月25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加强对各类知识产权的保护、依法维护广大权利人的合法权益是国家知识产权局一贯坚持的立场,同时也反对任何以保护知识产权之名滥用知识产权的行为。

        一张黑洞照片,不止曝光了视觉中国的维权黑洞,更将知识产权领域恶意维权的黑幕曝光。原来,将国旗、国徽,党旗、党徽及伟人肖像收录在其版权库并公开售卖的,不止视觉中国一家;原来,这些动辄以侵权名义将他人告上法庭的公司,往往违法在先,因为本身侵权而官司不断。

        恶意维权的惯用伎俩,如今也已揭穿。把没有版权的图片打上公司水印,强行占有;将拥有版权的图片不加水印散布到网上,给人造成免费的错觉,坐等“鱼儿上钩”。不仅如此,它们对“小鱼”没有兴趣,并非一发现有人侵权就去维权,等对方使用多张图后才要求高额赔偿。或者背后捅刀,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以封杀你的产品作为要挟,以保护之名,行欺诈之实。“碰瓷式维权”,岂止视觉中国一家;可怕的是,视觉中国被查处之后,“勒索式营销”并未销声匿迹,仍有单位不胜其扰。

        满满的都是套路,像极了“套路贷”的手法,明明是布置好陷阱坑人,却将自己置于使用版权必须给钱的道德法律制高点上。这种处处披着“合法”外衣,将索赔当作重要收入来源的做法,不仅严重破坏了版权市场的正常秩序,也与版权保护的初衷相悖,更是对法律的亵渎。

        今天是世界知识产权日。近日,各地法院陆续公布了一些典型案例。其中有两个案例值得一看。一是全景视觉诉广州某公司使用孔子画像图侵权,称该图片系摄影师拍摄孔子画像图所得,具有独创性。法院裁定涉案照片不属于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第二个是视觉中国子公司状告南京某医院侵权,因为图片上有它们公司的水印。加上水印版权就归你们公司了,这与巧取豪夺何异?二审法官认为,仅凭水印不能证明就是著作权人。

        相关判决及天津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对视觉中国做出的处罚,无疑在警告依然视恶意维权为生财之道的企业,不要以自己的贪婪挑衅法律的尊严,不要以为耍小聪明就能躲过法律公正的眼睛,借版权碰瓷的盈利模式一定走不远。

  • 默认

        近日,杭州刘女士收到某APP会员服务自动续费的通知短信。刘女士只是订购了一个月的会员服务,却变成了每月“自动续费”。不少APP自动续费标识不明显,有的默认勾选,一不小心就“漏财”了,想取消却没那么容易。   李嘉

  • 鼓励更多的“大兵”实名举报

        张丽

        近日,湖南长沙警方破获了以王忠和为首的黑恶势力组织,4月22日,被该黑恶势力组织长期欺凌的某小区业主们一同到公安局送锦旗,其中就有演员大兵。年初,大兵实名举报长期把持小区物业公司、纠集团伙为非作歹十余年的王忠和。中央扫黑督导组进驻湖南仅一周后,该涉黑涉恶团伙便宣告覆灭。

        罪首就擒,自然大快人心。但回想当初,一个人、哪怕是名人,面对气焰嚣张的黑恶势力团伙,能够站出来实名举报,也还是需要勇气和决心的。从报道可知,大兵实名举报王忠和后,便成为涉恶团伙打击报复的对象。今年1月,大兵家门前被人为泼上油漆写大字,家中水电被阻断,迫使大兵不得不携带家属暂时搬离。名人尚且如此,可想而知其他业主过得怎样战战兢兢。

        没人能够忍受自己的家园变成那副样子。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掀起一轮又一轮凌厉攻势的当下,更不应如此。邪永远都不可能压正。2018年8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公安部和各地公安部门同时开辟了举报平台,并提倡实名举报。截至今年1月底,公安部扫黑办就接到群众网络、电话、来信举报共19万余条,从中梳理出有效涉黑涉恶线索15445件,公安机关开展核查,从中打掉黑恶势力团伙269个。这些数字告诉人们,对黑恶势力,不必怕也不用怕,就像大兵所说,“你怕他,他就欺负你,你不怕他,他就没办法”,大兵所言和所做,堪称实名举报的表率。

        扫黑除恶,人人有责。要为大兵的勇敢点赞,也期待更多的“大兵”敢于站出来。实名举报更有真实性,既能为司法机关侦破案件提供直接线索,又能让黑恶势力直接感受到正义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