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溜溜,北京的医生今天接你来了

        今天一大早,家住重庆的万小琼便匆匆赶到医院,在大门口翘首盼望着北京来的医生,他们是儿子溜溜活下去的唯一希望。

        早产宝宝生下来就在闯关

        “医生说,只要坚持到5岁就有救!”这句话就像一棵救命稻草,常常把万小琼从濒临崩溃的边缘拉回来。万小琼一家住在重庆市沙坪坝区歌乐山镇,2017年6月27日,她因妊娠高血压做了剖宫产,生下一个2.34斤重的早产儿,当时才28周。宝宝取名张文凯博,小名溜溜。溜溜今年两岁了,却只有七八个月大婴儿的体重,靠一台呼吸机活着。

        由于早产,溜溜的心、肺、脑等器官发育不全,一出生就被送入重症监护室,医生发了病危通知书。无法预知的未来,深不见底的治疗费用,让刚刚生产的万小琼整夜无眠。看着巴掌大的儿子浑身插着管子一动不动躺在那里,放弃还是不放弃,她与丈夫每天都在挣扎和煎熬。

        “就这样吧,我们不放弃。”夫妻俩和全家人最后商议,哪怕砸锅卖铁也要救孩子。就这样,溜溜在重症监护室住了两个月,他仿佛知道父母的心意,顽强地活了下来。他不知道的是,这两个月里,父母花光了家里所有积蓄,还欠下了外债。没想到,溜溜回家后的第4个月,由于咳嗽发烧,又住进了医院。这一住又是两个月之久,每天各种缴费单源源不断地涌来,压得万小琼和丈夫喘不过气来。

        万小琼自己带孩子,家庭生计便全部压在丈夫身上。为了挣钱,他拼命工作,可还是承担不起儿子的医疗费用。去年3月,万小琼夫妻决定,让溜溜戴着无创呼吸机回家休养。由于连着呼吸机,溜溜只能以插管的长度为半径,在巴掌大的地方内活动,身边必须24小时有人看护。丈夫每天上班工作,照顾溜溜的重担完全压在万小琼身上。

        孩子只能戴着呼吸机生活

        即便是妈妈万分精心地呵护,溜溜的成长还是充满变数。去年7月,刚一岁的溜溜去医院复查,刚进门诊就出现了窒息,再次被转入重症监护室。医生的诊断是:重症肺炎、呼吸衰竭、支气管和肺发育不良、早产儿视网膜病、房间隔膨胀瘤、房间隔缺损(Ⅱ)、动脉导管未闭等20项疾病,医生说溜溜挺不过这一次。

        万小琼和丈夫抱头痛哭,他们一次次恳求医生不要放弃溜溜。“不要给他停药,钱我们会想办法。”父母的坚决也给了溜溜求生的勇气,他又一次奇迹般地挺过来了。两个月后,溜溜转入普通病房,10天后,小溜溜再次戴着呼吸机回家休养。

        为了能让溜溜学走路,万小琼特意找厂家订做了2米的加长管,让溜溜有机会下床,在床边玩一会儿。能穿上小鞋子走在地上的溜溜高兴极了,他甚至能到门口看别的小朋友玩耍,虽然无法参与其中,但溜溜也高兴得手舞足蹈。看着儿子的兴奋,想想两年的坚持与艰辛,万小琼泪如雨下。

        北京医生今赴重庆千里救助

        每一个健康成长的早产儿背后,都有一位伟大的母亲。在早产儿妈妈群里,万小琼母子得到了大家的关注和关爱,她们自发地给这对母子提供必要的物质帮助,分享护理经验。后来,一位爱心医生加入了早产儿妈妈群,她帮万小琼向中华儿慈会求助。今年4月,基金会开始为万小琼母子筹款。同时,他们帮忙联系北京八一儿童医院。接到基金会的治疗请求,医务人员迅速组织起一支由心内科、呼吸科、ICU等科室医生组成的团队,今天一早,他们从北京飞往重庆,接溜溜进京治疗。

        为保证一路顺利,几位医生携带了制氧机、监护仪、微量泵,保证溜溜路途上的基本生命支持。“因为转运条件限制,今天过去的任务是评估溜溜的基本情况,白天将会尝试降低呼吸机参数,尽最大可能评判孩子能否承受12个小时的转运。”八一儿童医院PICU主任洪小杨说。

        本报记者 曲经纬

        图片由中华儿慈会提供

  • 新车刚买两个月 就被大树砸坏了

        五一小长假,和朋友外出郊游原本是件高兴事儿,可市民李先生却在小长假的最后一天遭遇了一件倒霉事:刚提了两个月的新车,停在古北水镇景区的收费停车场里,被一棵倒下的大树砸中,造成车辆严重受损。

        5月4日,市民李先生和朋友自驾去密云区古北水镇景区游玩,把车停在了景区的P1停车场。傍晚时分,一行人游玩归来时,李先生却发现自己的车竟然被一棵倒下的杨树砸坏了。“这辆车是新买的,刚开了两个月!”李先生仔细查看了车辆的受损情况,发现车的后备箱被砸瘪打不开了,后挡风玻璃破碎,车顶和车左后方C柱也出现不同程度的凹陷,车身上留下了不少划痕,车上还散落了一些树叶和土,这让李先生倍感心疼。

        李先生说,这棵倒在他车上的大树,是从他的车紧邻着的高墙外砸过来的,正好砸中了他的车。高墙外是一个平台,上面是景区栽种的杨树。发现车被大树砸了后,李先生找到了景区停车场管理员。景区派了几名工作人员到现场进行了处置,将大树锯断清走了。至于车辆的赔偿问题,工作人员只告诉他,“第二天再给您答复。”

        由于车被砸坏,李先生只能在古北水镇多住了一晚。第二天一早,他致电景区停车场负责车辆维修的工作人员,得到的答复是由李先生自行进行车辆的定损和维修,修车费用由景区负责报销。但对于这样的解决方案,李先生无法接受,“我这是辆新车,停在景区收费的停车场里,好端端地被砸坏了。除了修车的费用外,我认为景区还应该对我进行赔偿。”李先生向该工作人员表明自己的想法后,该工作人员说:“那您的车就停着吧,啥时候需要修车了再过来找我。”这样的处理态度,让李先生感到更加生气,“从车被砸了以后,景区方没有一句道歉的话!”

        对此,记者联系到了古北水镇景区负责处理此次事故的吴经理。吴经理告诉记者,5月4日,密云区发布了蓝色大风预警,这棵自然生长的杨树树龄过大,在大风中支撑不住断根倒地。事故发生后,公司十分重视,与车主进行了沟通协商,“虽然是自然因素造成的,但由于发生在景区停车场内,所以公司会负责的。我们向车主提出负责车辆的维修和后期保养,通过走保险的方式解决他的后顾之忧。”

        北京市嘉安律师事务所彭艳军律师表示,车主交给停车场停车费,就与停车场形成了事实合同关系。虽然大树被风刮倒砸了车是自然原因,但景区有适当的警示义务,应预想到发生大风时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车主的车停在停车场内,停车场应当保证车辆的安全。就这一点来说,停车场应当赔偿车主修车费用。

        同时,彭艳军律师建议,车主可以从车辆贬值损失方面,就是车辆修理后影响二次销售的价格,找景区索要赔偿。前提是要找相应的鉴定机构出具专业的鉴定意见,评估车辆贬值损失。如果双方对此达成了一致,也可以不用进行评估鉴定。

        本报记者 褚英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