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城里人禁买农村宅基地建别墅

        5月6日上午,国家发展改革委召开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专题新闻发布会,国家发改委发展战略和规划司相关负责人表示,城里人到农村买宅基地的口子不能开,严格禁止下乡利用农村宅基地建设别墅大院和私人会馆。

        近日公布的《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的意见》明确提出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的若干举措。国家发改委规划司处长刘春雨说,建立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制度的核心是夯实土地的产权基础,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目前这项改革还在部分地区试点,未来在全国范围内普遍推开的路径和时间节点,要视土地管理法的修改情况和国家统一部署来安排,在修法的基础上全面推开。”他说,在改革过程中,要严格守住土地所有制的性质不改变、耕地红线不突破、农民利益不受损,重点守住生态保护红线、守住乡村文化根脉,还要有效防范各类潜在风险;要以维护农民的基本权益为底线,真正让农民得到改革红利;要确保待入市土地符合空间规划、用途管制和依法取得,不得突破现有规划,不得随意改变土地用途,不得出现违法用地行为。

        刘春雨说,改革完善农村承包地制度,抓紧落实第二轮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长30年政策,要平等保护并且进一步放活承包地经营权,为现代农业发展提供更加可靠的制度保障。在此过程中,要注意承包地的农业用途不能改变,农民利益要得到充分保护,而且要坚持因地制宜、宜大则大、宜小则小,不搞“一刀切”式的土地规模经营。

        “稳慎改革农村宅基地制度,要注意的是城里人到农村买宅基地的口子不能开,按规划严格实行土地用途管制的原则不能突破,严格禁止下乡利用农村宅基地建设别墅大院和私人会馆。”刘春雨说。

        综合新华社

  • 广东专项工作组治理“高考移民”

        新华社电 广东深圳富源学校“高考移民”事件引起考生家长广泛关注。广东省教育厅5日下发《关于做好治理“高考移民”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地成立“高考移民”专项行动工作组,开展治理“高考移民”专项行动,并向社会公布举报邮箱。

        近日,深圳市一所民办学校深圳富源学校在全市高三“二模”考试中成绩优异,尖子生排名力压深圳四大名校。有家长怀疑该校部分学生为河北衡水中学等校高考移民,担忧破坏教育公平。广东省教育厅开展专项治理行动,于5月10日前对从外省转入广东普通高中学校就读的学生转学条件进行全面排查,重点排查其学籍、户籍转入是否合法合规。对不符合户口迁移条件的,一律不得办理入户;已经落户的,凡查实以高中转学或以高考为目的弄虚作假迁入广东的,一律予以清退。

  • 西安小升初民办校继续“摇号+面谈”

        新华社电 记者6日从西安市教育局了解到,为缓解“择校热”“大班额”等难题,今年西安市“小升初”将继续采取公办按照学区划分入学,民办采取“电脑随机派位”与“面谈”相结合的方式入学。

        据介绍,今年西安市“小升初”入学中,公办学校仍按照学区划分入学。招生将根据学校招生规模,按照“户籍登记为主、住房登记为辅、就业经营补充”的原则,安排学生就近入学。5月10日,各区县教育局将统一公布学区划分范围。

        “小升初”民办学校招生,将继续采用电脑随机派位与面谈结合的方式招生,电脑随机派位与面谈的比例为4比6,即所有报名学生均可参与随机派位,随机选取招生人数的40%;未被选中的学生,仍想在民办学校就读,可申请学校面谈,争取另外60%的名额。电脑随机派位6月3日开始,由各区县同一地点集中进行。面谈于6月15日至19日由各民办学校组织实施。

  • 宁夏取消“宏志班”“资助班”

        新华社电 记者获悉,针对一些普通高中自主招生、特长生专业考试不透明,违规跨地区“掐尖”招生等严重影响普通高中学校招生生态的现象,宁夏将加强招生管理,取消“宏志班”“资助班”,规范“民族班”“实验班”“艺术班”“国际班”招生。

        从2019年秋季招生起,宁夏全面取消四所普通高中学校的“宏志班”自主招生项目,一些学校如有企业或个人资助项目的继续资助,但不得以“宏志班”单独招生。同时,宁夏将取消各种行业“资助班”,各地各校对以企业、个人、行业等名义出资资助的普通高中学生资助班,要按照资助协议严把审核关,不得以资助名义单独设立班级。在“民族班”招生方面,宁夏规定各地普通高中严控招生范围、招生对象,向少数民族比例高的地区、薄弱初中学校、农村户籍考生倾斜,招生班额控制在每班50人,严格控制跨市、县(区)招生的学校和招生数量。

  • 警惕“五毛零食”藏身文具店

        《学校食品安全与营养健康管理规定》明确提出,中小学、幼儿园一般不得在校内设置小卖部,食品安全监督管理部门应当将学校校园及周边地区作为监督检查的重点。管理规定实行整一月,记者近日在多地调研发现,随着监管加强,不合格零食售卖情况有所收敛,但仍有部分“五毛零食”风吹草不折,隐藏在校园周边的文具店、书店中。专家建议,有关部门应持续加大治理力度。

        重拳出击 持续封堵“五毛零食”

        辽宁建立“学校—学生—家长”三位一体联防机制防堵三无食品、山西太原打出“组合拳”持续加码、河南开展校园及其周边食品安全整治“百日行动”、甘肃全省所有校园及周边200米范围内禁止销售“辣条”……记者调研发现,重拳之下,校园周边的“五毛零食”泛滥情况有所收敛。

        记者在沈阳市浑南区一所小学附近采访发现,超市中售卖的都是符合规定的正规食品,也没有发现辣条的踪迹,当记者问起有没有辣条时,店员表示,“这个不健康,我们不卖。”

        山西一位经营者告诉记者,她在县城一处小学周边经营着一家小卖店,卖了五六年的小食品。“前不久,监管部门查辣条,让下架,不让卖了,我感觉这是近些年查得最厉害的一次。”这位经营者坦言。山西一位监管人员告诉记者,重拳打击确实产生了很好的成效,比如“三无产品”在校园周边几乎难再见到,但“五毛零食”并未因此绝迹。“有的文具店‘跨界’售卖逃避监管视线,还有一些即时加工类小食品存在变质、过期隐患,操作人员无健康资质。”他说,农村、城郊等仍是监管的重点地带。

        记者调查 文具店“跨界”成新据点

        在沈阳市沈河区一所小学附近,记者随意走进一家文具店,店内陈设了各类文具、书本、贴纸等。当记者问有没有“小零食”时,店主示意“往里走”。在靠里的几排货架上,记者看到各式各样的零食,售价多为五角钱、一元钱。记者注意到,一款名为“滚蛋”的零食,外观形似止汗滚珠,开封后可以舔着里面的“甜水”吃。还有外形仿真的“灭火器”和“喷水壶”等,类似的产品很多,配料大多是白砂糖、色素和防腐剂。店主告诉记者,店里的零食“卖得很好”,记者随意挑选了几包“学生最喜欢的”“有滋味儿的”零食,仅花费5.5元。

        既卖文具书本,又卖零食,门口和货架上还挂着小玩具,学校周围的小小文具店内可谓“大有乾坤”。记者在多地调研了解到,“五毛零食”藏身于校园周边文具店、书店中的情况较为普遍。这些小店有单独的货架摆放零食,有的还在店里摆放了烤肠机、“关东煮”机,现场烹调食物向学生出售。有文具店店主表示,零食卖得比文具还好。而当记者问及其是否具备售卖零食的相关证照时,店主却闪烁其词,有的说“正在办”,还有的不再回答。

        东北大学文法学院副教授牟瑞瑾告诉记者,如果某家文具店的经营范围仅为销售书本、纸笔等文具,在实际经营过程中却额外销售了食品,是不符合规定的。该店若想在店内售卖食品,除需要变更已有营业执照的经营范围外,还要额外再办理食品经营许可证。牟瑞瑾认为,校园周边文具店往往不在食品监管范围内,文具店超出营业执照规定范围经营食品,存在一定安全隐患。“尤其是烤肠、关东煮、炸串这样的食品,一般还要求售卖人员具备健康证。”

        专家支招 让“五毛零食”无处遁形

        校园周边的“五毛零食”缘何屡禁不止?有专家认为,学生偏爱、监管疲软是主要原因。在采访中,很多学生向记者表示“不干不净,吃了没病。”“少吃没问题。”

        “因为味道独特,孩子往往很难摆脱这些食品的诱惑。”辽宁社科院研究员张思宁说,“这些零食普遍卫生条件不过关,长期摄入过多可能会导致脂肪超标,给学生的健康带来安全隐患。”

        在张思宁看来,保障学生“舌尖上的安全”,要从源头上严格把关。“一方面,需求决定供给,建议学校为学生开设食品安全科普课程或讲座,让他们能自觉学会拒绝;另一方面市场监督管理部门要严格监管,加强对零食生产、流通环节的抽检;同时,定期对学校周边店面进行抽检,对没有食品经营资格、却擅自售卖不合格食品的文具店等店面采取一定的惩罚措施;加强对学校周边环境进行整治,减少学生接触‘五毛零食’的机会。”张思宁说。

        综合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