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俄客机“黑匣子”已找到

        俄罗斯联邦侦查委员会6日确认,已经找到俄罗斯国际航空公司5日晚紧急降落时起火客机的两个“黑匣子”,调查人员正在探查酿成这一事件的3种可能性,即人为因素、技术故障和天气状况。俄罗斯交通部长叶夫根尼·迪特里希同一天说,暂时没有理由停飞苏霍伊超级100型客机。

        查原因

        事发时天气很恶劣

        这架苏霍伊超级100型客机5日晚起飞不久紧急降落,碰撞着陆后燃起大火,41人死亡、37人幸免于难。客机搭载73名乘客和5名机组人员,共78人。俄罗斯交通部长迪特里希6日告诉媒体记者,41名遇难者的遗体全部找到,37名幸存者包含33名乘客和4名机组人员,其中6人伤势严重,正在接受治疗。

        俄罗斯联邦侦查委员会同一天确认,客机“黑匣子”、即飞行数据记录器和驾驶舱语音记录器已经全部回收。这一委员会的发言人斯韦特兰娜·彼得连科说,调查人员正着手分析酿成这一事件的各种因素。“调查正在考量这一事件原因的各种版本。”委员会说,“包括飞行员、调度员和技术检验员资质不足,客机故障以及天气状况恶劣。”

        这架客机的飞行员丹尼斯·叶夫多基莫夫告诉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记者,闪电迫使客机紧急降落。他没有说明客机是否遭闪电直接击中。

        按叶夫多基莫夫的说法,由于遭遇闪电,机组与地面通信中断,被迫切换至应急控制模式。“我们得以经由无线电连接的应急频率恢复通信。但是连接仅仅持续较短时间且不时中断……只能说几个词。”按照一些乘客的说法,事发时天气恶劣,电闪雷鸣。当地媒体报道,莫斯科地区5日傍晚突降阵雨。

        受惊吓

        “恐怖的悲剧展现在我眼前”

        “我们刚起飞,闪电击中客机。客机掉头往回飞,非常生硬地着陆。”乘客彼得·叶戈罗夫告诉俄《共青团真理报》记者,“我们害怕极了,几乎失去知觉。客机像蚂蚱一样在地面蹦跳着,后来就着了火。”阿廖娜·奥萨基纳在航站楼目睹这一幕,“火焰吞噬客机……这场恐怖的悲剧展现在我眼前”。火势较大,消防队虽然很快抵达,但是无法迅速扑灭大火。奥萨基纳注意到,不少乘客逃离客机后并没有狂奔,而是“貌似冷静”地缓缓走向航站楼,“我认为他们受到过度惊吓”。

        俄国际文传电讯社援引消息人士的话报道,部分乘客坚持要拿手提行李,以致拖慢人员疏散进度。一些视频画面显示,客机碰撞着陆,在机场跑道上急速滑行,机舱尾部随后燃起熊熊大火。事故中飞机后部完全烧毁,顶部塌陷。

        未叫停

        执飞国内和东欧国际航线

        俄罗斯交通部长迪特里希6日说,俄方暂时不会停飞苏霍伊超级100型客机。被问及等待调查结果期间是否应停飞这一型号飞机时,迪特里希回答:“没有理由那么做。”

        苏霍伊超级100型喷气式支线客机由俄罗斯苏霍伊民用飞机公司研制。俄罗斯媒体报道,事发客机2018年出厂,最近一次保养维护是今年4月。俄罗斯国际航空公司拥有至少50架苏霍伊超级100型客机,大部分执飞俄罗斯国内航线和东欧地区国际航线。

        2012年5月9日,俄罗斯一架苏霍伊超级100型客机在印度尼西亚西爪哇省做展示飞行时失事,所搭载的40多人全部遇难。

        据新华社

  • 波音承认早知737 MAX警示灯故障

        美国波音公司5日承认,2017年就知道737 MAX系列客机的“迎角不一致警示灯”无法正常运行,但直到去年10月印度尼西亚狮子航空公司空难,才与美国联邦航空局讨论这一问题。这家全球最大飞机制造商同时反复强调,警示灯并非飞机安全操作必备装置,且波音和联邦航空局都有这一结论。

        737 MAX系列客机2017年投入商业运营。波音公司5日在企业网站发表声明,承认在当年新客机“开始交付的数月内”,工程师们便发现客机的“显示系统软件无法正确满足‘迎角不一致警示灯’的必备条件”。

        声明说,“迎角不一致警示灯”按设计要求应是“标准、独立配置”,但波音购得的软件把警示灯与“迎角指示器”捆绑,而后者在737NG和737 MAX系列客机上都只是“选装配置”。声明没有明确企业从何处购得软件。“因此,软件只会在选装了‘迎角指示器’的飞机上激活‘迎角不一致警示灯’。”

        声明说,发现软件不适配情况后,波音多名专家评估故障解决方案,认定警示灯缺失“不会对飞机安全或操作造成不利影响”;显示系统软件下次预定升级时可能会“解绑”警示灯和指示器,在此之前“现有功能可以接受”。声明没有给出“预定升级”的具体时间。

        “迎角指示器”提供探测气流与翼弦夹角的两个迎角传感器读数。如果迎角过大,飞机可能失速。“迎角不一致警示灯”提醒两个读数不一致。

        作为波音737 MAX系列客机最大客户,美国西南航空公司4月28日证实,直到狮航空难后才从波音方面得知,需要付费加购“迎角指示器”才能在MAX客机上正常使用“迎角不一致警示灯”。这一警示灯状态与737NG系列不同,也与MAX操作手册说明不符。

        波音在声明中再三强调,“迎角不一致警示灯”和“迎角指示器”都“只提供辅助信息”,“在任何商用运输飞机上都不被视为安全装置”;向客户提供的737 MAX等全部飞机已配备所有安全操作飞机所需飞行数据和信息。声明澄清,波音高层没有参与2017年故障评估,直到狮航空难后才得知相关问题。

        波音承认,狮航空难后才与联邦航空局讨论“迎角不一致警示灯”事宜,说企业工程师2017年已辨明相关软件问题并“依据标准流程”确定,问题不会对飞机安全或操作造成不利影响。去年12月,波音组建“安全审查委员会”,再次判定警示灯缺失不构成安全问题并把相关结论和分析递交联邦航空局。

        据新华社

  • 伤!造成员工“自杀潮” 法国电信巨头受审

        法国首都巴黎一家刑事法院6日开庭审理10年前“法国电信公司员工自杀潮”诉讼,这家现已更名的企业以及7名前任或现任高级管理人员、包括前董事长迪迪埃·隆巴尔德作为被告,受到“合谋”“精神骚扰”指控。

        诉讼涉及2008年至2009年35名法国电信员工陆续自杀。检察机关6年多前对这家法国最大电信运营商和隆巴尔德提出“精神骚扰”指控。控告一家大型企业“制度化精神骚扰”员工,在法国司法界属首例,这一罪名对应的个人最高刑罚是一年监禁和1.5万欧元罚款,对企业可以罚款7.5万欧元。

        法国电信1990年创建时是国有企业,2004年接受私有化改制,大批员工下岗,2013年改名为橙公司(Orange)。隆巴尔德2005年出任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检方指认这家企业和隆巴尔德采取频繁调动员工岗位等手段,有意“营造容易诱发焦虑的职业氛围……意在扰乱员工情绪、以诱导对方主动离职”,导致将近40名员工承受不住心理压力而自杀身亡、自杀未遂或严重抑郁。最早几个案例中,2008年7月,一名51岁男性技术员自杀,遗书中指认上司搞“恐怖管理”;两个月后,一名32岁女性员工当着同事们的面,从巴黎办公室窗户一跃而下。

  • 闲!美国人平均每天“八卦”52分钟

        美国一项最新研究显示,美国人平均每天花52分钟聊家长里短的“八卦”话题,女性略高于男性。

        加利福尼亚大学里弗赛德分校研究人员招募467名志愿者,向他们发放便携式电子激活录音器,在2至5天里随机记录志愿者每天聊天内容的10%。

        志愿者年龄在18岁至58岁之间,包括269名女性和198名男性。研究人员分析了总计4003段闲聊内容,将它们分为正面、负面和中性三类。根据他们的计算,志愿者平均每天“扯闲篇”52分钟,女性闲聊时间略高于男性。另外,“中性闲篇”是人们“八卦”的主要组成部分。

        研究人员还发现,闲聊内容涉及的对象中,志愿者熟悉的人多过名人、明星;低收入、受教育程度低的人群并不比高收入、受教育程度高的人群更爱闲聊天;年轻人更喜欢聊负面话题。在录到的聊天内容中,说别人坏话片段的数量是赞扬别人的两倍。

  • 乐!跳蚤入侵警察“抓狂” 巴黎警局被迫关门

        法国巴黎第19区一警察分局5日关门,原因竟是跳蚤太多,咬得警察受不了。位于巴黎东北部的这个警察分局5日在大门贴出告示:“警察局关闭,恢复时间待通知!”

        警察工会通过社交网站说明了警察局的关门原因——跳蚤“让工作条件无法忍受!!!”。法新社报道,这一警察分局三周前开始闹跳蚤,虽然设法灭虫,但未见效果。跳蚤把警察们咬得奇痒无比,难受得“抓狂”,还跟着警察“回家”,殃及警察家属。警察工会要求警察局采取彻底除虫措施。据新华社